162、同行


小说:世子妃她是朵黑心莲  作者:石向晚
  ,世子妃她是朵黑心莲
  巧合太多,太后简直要疑心是不是人为制造的了,可想想又觉得不可能,采药是万里临时决定的,以寄怀的身手,若真有隐情,他不会发现不了。
  至于唐家那小子身上的毒,她相信镇南王府绝不可能为了儿女私情做这种事情。
  看来,这两个小的也算是有缘分,瞒着挡着,竟还能寻着机会凑到一处。
  既然拦不住,就由得他们去吧。
  她也年轻过,深知情之一事,犹如抽刀断水,越是阻拦,便越是波涛汹涌。
  倒不如顺其自然。
  路都是自己趟出来的,必须自己走下去。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不过,太后始终没有提镇南王妃来提过亲的事情,只是叮嘱道:“我让寄怀随你同去,另调遣一百凤卫随行,你若一路无病无灾地回来了,我便饶了你这一回,倘若累病了瘦了,便罚你禁足到沈氏族学开课为止,你可知晓了?”
  姜翎大喜,一叠声地道:“是!孙儿遵命!”
  太后见她一副欢喜的样子,不由暗暗叹了口气:当年我情窦初开时,父皇和母后是不是也曾这般为我操碎了心?
  她一时有些感慨,但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对春兰道:“去请金玲来替囡囡收拾行李。”
  金玲姓姚,宫里人管她叫姚嬷嬷,如今年事已高,早不当差了,在宫里荣养着。
  姚嬷嬷是太后从宋国带过来的陪嫁宫女,从少女时代起便一直陪在太后身旁。
  太后还年轻时,宋国的皇宫根本关不住她,一年十二个月,倒有九个月都在走江湖。
  每次出宫闯荡,替她收拾行装的都是姚嬷嬷。
  这宫里恐怕再没有人比姚嬷嬷更清楚出门闯荡应该带些什么了。
  姜翎谢过太后,从慈宁宫里出来后便让珠翠去跟宫门口的萧世子送信,告诉他酉时正在京都北门碰头。
  从京都快马加鞭赶往漠北望苍城,至少需要一个白天加半个晚上的时间,倘若选在明天上午出发,要么明晚住一宿,后天中午才能抵达,要么就得连夜赶路,凌晨抵达。
  漠北一带气候条件比京都更恶劣,而且十分荒凉,半夜赶路容易遭遇狼群马匪和流寇,十分不智。
  因此,若要节省时间,今日出发才是最妥当的,前半夜一路走官道,既安全又便捷,后半夜找个村子或是城镇歇脚,天亮继续赶路,这样的话,明日天擦黑就能抵达望苍城了。
  宫女里头,会骑马的只有珍珠一人,珠翠倒也跟着姜翎学了几天,但还骑不好,仅仅是跑起来都够呛,更别说连夜赶路了,因此哪怕她哭唧唧的想跟着去,姜翎也没同意。
  这一趟因是赶着去救人,行李比较简单,还好先前为了四国竞技准备了不少骑装,倒是够用了,唯一可惜的是这些骑装都是精贵料子,这么一趟长途跋涉磨损下来,估计再不可能穿第二回了:不耐造啊。
  姚嬷嬷带着珍珠收拾衣裳、护肤品、干粮、饮水、防虫香料、姜茶、简易被褥等物,姜翎则收拾武器银针和一些常用药材。
  萧观澜送的那把银弓还没有配箭矢,而且她现在的身高确实用着不太方便。
  于是只把贵妃姨母送的洞箫别在腰上,又临时调配了两剂令人昏睡的药粉装进小瓷瓶,塞紧瓶盖放进腰间的香囊里。
  等她归置妥当后,姚嬷嬷那边差不多也收拾好了,说是简单行李,但也有三大包。
  姜翎不由咋舌:“这么多?会不会不好拿?”
  姚嬷嬷笑道:“郡主放心,有凤卫呢。”
  姜翎忙躬身道谢:“多谢姚嬷嬷帮忙,否则仅靠我们这几个人,恐怕得拾掇到明早去了。”
  姚嬷嬷面露回忆之色,怅然道:“老奴也多年不曾操办过此事了,想不到还有为殿下的小孙孙张罗行李的一天,实在荣幸。”
  姜翎客气了几句,恭恭敬敬地送走了姚嬷嬷,然后不由想起那一百凤卫来。
  听说凤卫全是皇祖母的陪嫁,皇祖母是四十二年前嫁来乾国的,那么凤卫们至少平均年龄应该在五十五岁了吧?
  所以,我要带领一群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去漠北吗?
  姜翎吸了口气,揉了揉额角,心道:好歹是皇祖母的一番心意,却之不恭,带上吧,去的时候稍微辛苦一下老奶奶们,等回来的时候走慢些,权当带夕阳红旅行团了。
  所有行李收拾停当后,姜翎再去慈宁宫拜别太后。
  太后拉着她的手殷殷叮嘱:“出门在外,蛇虫鼠蚁豺狼虎豹都不算可怕,最要提防的,是人,是人心,寄怀江湖经验比你丰富,遇事你多听他的,他是你师兄,不会害你。那萧世子,就算你心悦他,也要保持距离,须知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女娃娃矜持些,才更受人敬重……”
  姜翎仔仔细细听着,每当太后叮嘱一句,她便郑重地点点头,直到太后说完,她才起身行了个福礼,感激道:“孙儿多谢皇祖母教诲。”
  太后便摆了摆手:“去吧,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赶紧走,别等我改主意!”
  太后差不多也是在十三四岁时,便开始领着一票凤卫在大宋的江湖上搅风搅雨了,推己及人,孙儿必然也不愿意终日关在深宫之中。
  因此,她虽然很不放心,但还是放行了。
  出了慈宁宫,珍珠已经牵马等在夹道里了。马有四匹,两匹驮行李,两匹驮人,因半夜可以休息,不算昼夜兼程,倒是用不着换马前行。
  姜翎挥别眼泪汪汪的珠翠和一脸不放心的月秀,跟珍珠一同翻身上马,直奔宫门而去。
  宫门外,赵畅已经等在那里了,同样是两个人,四匹马,不过,这家伙行李看着比姜翎多出一辈不止。
  两个大男人的行李竟比两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的行李还多?这合理吗?科学吗?
  姜翎忍住了想刺他两句的冲动,在马背上拱手道:“有劳师兄了。”
  赵畅耸了耸肩:“天天跟着老头儿蓬莱馆慈宁宫两头跑,我也腻歪了,正好出去溜达溜达,快出发吧,这天怪冷的。”
  姜翎点了点头,轻夹马腹,御马往北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