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来人


小说:诸神基金会  作者:念雪独渡
  “虽不知你们是哪里听来的,但你可别忘了,不说吴家,我可是宋家一脉之人!”
  宋涵听到周老板的威胁,心中极为不悦。
  她走出了屋,实在待不下去,听到房间中周老板几人的大笑声,眼角血红。
  “怎么了?”吴友泉一脸焦急地赶了回来,见宋涵状态不好,忙问道。
  “没事...”宋涵轻拭眼角,“走!”
  “那...”
  “走!没听到?”宋涵语气冷厉。
  “是不是他们欺负你了!”吴友泉瞬间暴怒,作势要冲进去。
  宋涵急忙拉住,两人出门带着保镖离开了。
  宋涵不想再去与这些人为敌,毕竟敌人已经够强大了。
  其实柳叶现在忙于应对隐世家族,他们有更危险的敌人,而且吴家也只是他们争斗中的一枚棋子,哪里有空管他们家。
  宋涵坐在车上,心中苦痛,不知是谁将消息传出去,不少人都不看好制药厂,毕竟宋城宋柳两家名气太大,当初商战的事可是震惊了商界,他们作为旁观者也有些瞠目结舌。
  而吴家宣城制药厂居然与两家为敌,不少人口上答应若是有麻烦会帮忙,但他们这也只是场面话。
  这部分人的态度出乎宋涵意料,不过也有一些受到过吴家恩情或者被欧阳段红算计的人,是诚心要帮助吴家。
  宋涵想起当初那个被自己儿子糟蹋的女子,当时还是她出面用钱摆平的,没有告诉吴友泉。
  她不禁感慨,或许这就是因果吧,自己沦为弱势群体,自己也变成了他人眼中的猎物...
  宋涵很快调整心态,因为她发现吴友泉心事重重。
  宋涵心中惊疑,急忙问道:“难道是柳家那边出手了?”
  “不是...”吴友泉摇头,“我们赶紧回去。助手打电话说是有欧阳家的人来公司找咋们两!”
  “什么!欧阳家?”宋涵一听,刚放下的心又被欧阳二字惊吓。
  “对,不知道他们有什么事。”
  “会不会是他们来终止合作!”宋涵稍微一分析,脸色惊变。
  “哎...”
  吴友泉摇头叹息,他也不知道欧阳家来人要做什么,不过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夫妻两急忙赶回公司。
  “老板,他们...”
  “知道了,他们在哪?”
  吴友泉见自己助手鼻青脸肿的,心中咯噔,赶忙问道。
  助手指了指吴友泉的办公室,夫妻两都忍不住顿住了脚步,待到心神稳定些后才朝办公室走去。
  “吴友泉?”
  两人刚进屋,便听到一女子的声音。
  “是是!”吴友泉赶忙点头应是,“不知您是?”
  “坐”女子挥了挥手,身旁两人守在夫妻两身后。
  “你...你要干什么!”知道欧阳家的一些手段的夫妻两心慌了。
  “放心,坐!”
  坐在总裁办公椅上的女子玉指轻点桌面,语气有些不耐烦。
  夫妻两对视一眼,坐在沙发上。
  女子以半脸面具遮掩面容,打量着两夫妻。
  “说吧”
  女子淡淡开口道。
  “不知...您想问些什么?”
  吴友泉压抑内心的慌乱,小心询问道。
  “欧阳段红在哪?”
  女子说完,吴友泉和宋涵都楞在原地,有些反应不过来。
  “欧阳先生?”
  吴友泉再次确认。
  “嗯,最后他不是来帮你们家解决问题了吗!”
  女子有些不悦。
  夫妻两对视一眼,很快宋涵反应了过来。
  “是柳家!”
  宋涵心中窃喜,她想起当初欧阳段红跟墨仙沉走了,若是发生了什么意外,那不就让欧阳家直接出手对付柳家吗!
  看女子的架势,确实是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她心中打鼓,因为当初欧阳段红非常害怕墨仙沉,不知道这欧阳家会不会也和欧阳段红一样。
  宋涵一盘算,她不想再得罪墨仙沉,但这如果说实话的话,若是双方有什么争执,那也怪不了自己。
  “哦?”女子似乎不相信。
  “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女子声音变冷。
  “没,没!”宋涵赶忙摆手。
  “哼!以他的身手,你说柳家能奈他何?”女子说完,看向守候在旁的两位欧阳家来人。
  一人上前一步,作势要对吴友泉出手。
  “别别!”宋涵大惊,她心中叫苦不迭,真不应该和这些隐世家族的人牵扯太深,心中悔恨却也来不及了。
  “当初是欧阳先生替我们出头,不过...”
  “不过什么!”女子眼神有着波动,看来欧阳段红确实发生了什么事。
  “他...他的招数被一个保镖识破了。”
  “保镖?”女子变得凝重起来。
  “是!”宋涵看了看抓住吴友泉的男子。
  女子挥挥手,男子松开了吴友泉。
  “是柳叶请来保护她孙女宋雨梦的一个保镖!”
  “柳叶请的?”女子似想起什么,起身问道,“叫什么名字!”
  “墨仙沉!”
  “什么?”女子皱眉沉思,“确定没有记错?”
  “没有!他似乎在柳家的地位非常高。”宋涵补充道。
  “墨家?”女子想不通,因为她没有听说过什么隐世势力有姓墨的。
  “你说说,当时的情况是怎么回事。”
  女子再次坐下,她猜想墨仙沉可能是东皇家培养的隐藏高手,又或者只是化名。
  “欧阳先生怎么了?”
  “不该问的别问!”女子语气再次变得强硬。
  “是是!”
  宋涵点头,她本想打探一下,看欧阳段红发生了什么。
  “当晚,柳玄心他们过来,那墨仙沉先是和欧阳段红握手交锋,后来又为了一只老鼠大打出手。”
  “什么!”
  女子不淡定了。
  “你说他们为了一只老鼠大打出手!”
  “对”
  “他怎么发现老鼠的?”
  女子赶忙追问。
  “不是,是两人动手,但欧阳先生不敌,后来跑出一只老鼠被墨仙沉给抓走了。”
  “不敌!那后面呢?”
  “后来...后来欧阳先生似乎非常害怕墨仙沉,便和墨仙沉去救柳叶了,再之后的事我就不得而知了。”
  “害怕!”
  女子着实震惊,她不认为东皇家的人能让欧阳段红害怕,而且欧阳段红有术鼠的帮助,怎么会输。
  “那墨仙沉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能赢过欧阳段红?”
  “这...”宋涵看了看女子,但见女子看过来,非常不耐烦,她弱弱说道,“就是弹了一下...”
  在场的欧阳家人都愣住了,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弹...一下?”女子再次询问。
  “对”
  “不可能!”女子眼神一冷。
  “这我骗你们作甚!”
  宋涵和吴友泉心中发寒,因为如此看来,连欧阳家都不能做到这种地步,难怪欧阳段红那么怕墨仙沉。
  “不对,欧阳段红有术鼠的帮助,这锁魂咒是我们家族绝学。”女子心道。
  “你将经过说出来”女子看向宋涵,一字一句说道,“所有细节!”
  宋涵一五一十地将那日所见讲述出来,欧阳家三人越听越心惊。
  “你知道如果你说的信息不实,会发生什么吗?”
  女子压下心中的震惊,威胁宋涵。
  “我们说的全是事实!”
  吴友泉上前保证。
  “知道了,将墨仙沉的信息给我。”
  “这...”
  “怎么?”
  “我们哪有他的信息,似乎连柳玄心都不知道他的来历。”
  女子点头,这等人物,吴友泉不知道才正常。
  “我们来过的事你们不许透露出去!”
  “知道知道!”
  见女子要离开,宋涵急了。
  “欧阳小姐,那之前欧阳先生与我们宣城制药厂的合作?”
  女子刚起身,一听顿住了。
  “我们可是签了协议的,而且这些年也帮你们挣了不少钱...”
  “知道了,暂且先如此,不过你们别再去招惹柳家和宋家。”
  宋涵心中叫苦,现在自己已经把两家得罪死了,难道这女子涉世不深,不懂自己的意思?
  “那欧阳先生的那部分分红如何处理?”
  “原来的账户!”
  “那..若是柳家要报复我们...”
  女子一听,面有愠色。
  “这是你们的事!”女子回头看着宋涵,质问道,“怎么?难道我们欧阳家还要当你们的保姆不成?”
  “不不!”吴友泉赶忙摆手,“阁下误会了,不过我们上次答应给欧阳先生五成的利润,这数目可不少。”
  “哦?”女子冷冷一笑,“放心吧,柳家还不会对你们出手。”
  “真的?”夫妻两人大喜。
  女子露出了一个讳莫如深的笑容,随即带着两人离开。
  “小姐,我们现在去哪?”
  “当然是宋城,现在的宋城可热闹得很,我怎么能缺席呢?”
  “难道小姐您要亲自去对付墨仙沉?”
  “当然!欧阳迁带队去打探东皇家的消息,我既然已经有了眉目,就要查下去。
  我猜十之八九与东皇家有关,就看我们谁能抢先拿到消息。
  这次的事,包括与东皇家的争斗,事关家主之争,纵使是虎穴,我也得闯。”
  “但...那墨仙沉似乎非常不好对付!”
  “哼!”女子不屑,“欧阳段红也不是我的对手,刚才宋涵越是说得神乎其神,其中的可信度就越低,而且就他们两,对方使用什么阴暗手段,他们哪里发现得了!”
  两人都点头表示赞同。
  “那宣城制药厂这边柳家真的不会动手吗?我们要不要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