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争吵


小说:诸神基金会  作者:念雪独渡
  “我是骗他们的,动不动手与我何干?”女子摆摆手,随意说道。
  “那...”
  “柳叶动不动手,取决于东皇家的态度,若是真的要报复,我们难道要为了一个药厂直接与东皇家对撞?
  宣城制药厂只是一枚棋子而已,他们的存亡系于我欧阳家与东皇家的斗争,若是东皇家势弱,便留的,若是我父亲暂时不愿与东皇家直接对抗,这棋子抛弃也罢!
  不过现在看来,柳家未必动手,我只是稳稳那两口子的心,好好为我欧阳家卖命!”
  蒙面女子嘴角勾出一抹邪魅的微笑。
  “不愧是小姐!”两人不住称赞。
  而宋涵两人,在欧阳家的人走后,心中松了一口气。
  他们两认为其中一定有自己两夫妇不知道的猫腻,阻碍了柳家出手。
  “对呀!”宋涵一拍手,说道,“以柳家的性子,居然迟迟不见动手,定然是忌惮什么!”
  “会不会是在准备?”
  “唉!我怎么忽略了这,若是他们真的要对我们出手,需要做这么多准备吗?”
  夫妻两都面露欣喜之色。
  “太好了!”
  “快让人去打听打听,看柳家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
  我想与欧阳家有关,若是可以,看看能不能找到机会,让高志...”
  “你疯了!”吴友泉怕了,“专心准备官司,想让柳家取消起诉根本就不可能!你要是接着闹下去,若是再惹出什么乱子,若是柳叶不管不顾,你要怎么办!”
  “你知道律师说什么吗?”宋涵不饶人,“根据现在的证据显示,高志多项罪名未遂已经是板上钉钉,而且原告方是柳家,他们都不敢过多运作,几年是铁定的!”
  吴友泉深知宋涵性子,无力劝阻,他并不是不担心吴高志,只是目前的情况尚未明了,他清楚,那些人不会顶着得罪柳宋两家的风险从中运作。
  “一切都交给律师,若是你做了些什么,可能会成为把柄,别把自己搭进去!”吴友泉严肃说道。
  他知道柳叶想要伤害宋雨梦的那些人受到正义的惩罚,若是宋涵在柳叶不干涉的情况下,做了一些出格的,那就被柳叶抓住了把柄。
  宋涵没说话了,坐在沙发上沉思起来。
  “现在走的程序,并没有看到柳叶从中干预,或许他就是等我们跳呢!”吴友泉坐在旁边安慰宋涵,他不会提吴高志,因为一提,宋涵就冷静不下来。
  夫妻两哪里知道,柳叶一家人都把他们两给忘了,他们也确实不想动手,直接与欧阳家冲突,因为他们需要争取时间准备。
  这些日子,宋家也是气氛怪异,宋年一直以工作繁忙为借口,不去找宋雨梦,柳玄心因此一直生他的闷气。
  柳玄心在这期间来过帝展,不过一提到宋年,宋雨梦的脾气就上来了,柳玄心担心再说连自己和宋雨梦的关系都要疏远了。
  柳玄心回来后就将气撒到宋年身上。
  而关文心自从手好了后,多次和宋年提及宋雨梦的事,情绪有些激动,说自己的妹妹一定是被骗了,但宋年一直没给准确答复。
  然而,关文心让自己的保镖去打听墨仙沉的消息,结果这保镖第一时间将此事告知了柳玄心。
  关文心哪里知道,在当初知道是自家的佣人管家出卖自己时,柳玄心就对家中所有人,甚至是清洁员工,都进行了审核。
  查到关文心的保镖时,他们涉及到一起与宋氏集团员工的纠纷,柳玄心大怒,不过后来这保镖全部招了,是关文心与集团人员的冲突。
  柳玄心也辞退了两个手脚不干净的人,还有一人居然打着宋家的旗号,出去招摇撞骗,柳玄心毫不客气一纸诉状,她将公司中的那一套监督机制搬到家中。
  现在这些人如果有什么大事不禀告柳玄心,只有等着被处罚的份,而关文心的这几个保镖,当时被老九调教得服服帖帖,当然没有用玄术,他们哪里还有王岩的这种骨气。
  当关文心让他们去监视宋雨梦和墨仙沉时,几人不动声色,但心中早已惊涛骇浪,他们以为这墨仙沉就是老九的师父,而且监视自家大小姐,若不是柳玄心发话,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
  柳玄心听完脸色一变,不过还是忍住了,让保镖听从关文心的指示,不过有什么异动都要向她禀告。
  柳玄心犹豫再三,还是不把此事告知宋年,不用想也知道,宋年只会说是关文心担心宋雨梦。
  在柳玄心看来,所有对自己女儿有想法的人都打着财产的主意,在她眼中墨仙沉依旧如此,而这关文心迟迟不肯联姻,她已经很不高兴了,现在居然真敢打宋雨梦的主意,其实若不是柳叶说的那些话,她或许只是不同意,并不会反感关文心。
  柳玄心并不担心关文心能伤害到自己女儿,她还将两人住址告诉了关文心的保镖,担心他们找半天没找到,跟踪还容易被墨仙沉抓,这样就破功了。
  柳玄心见宋年宁愿和自己冷战,也不愿意去和宋雨梦讲和,心中无奈。父女两谁都不让谁,不过明日家宴是最好的时机,柳叶让宋年也过去,有些事需要交代。
  宋雨梦和墨仙沉这几日隔三差五地往柳家跑,倒是习惯了,不过这家宴,他们还是觉得有些麻烦,因为这次又要面对一群亲戚,不知道这次他们又要跳出来做些什么。
  两人来到柳家,宋雨梦听说宋年要来,瞬间脸色就跨了。
  “梦梦,听说你和你爸爸闹矛盾了?”
  “外婆,要不我们改天来看你?”
  “你呀!”文玲笑道,“你现在还怕你爸?”
  宋雨梦想了想,这里有外公外婆做后盾,大眼睛滴溜溜地转,展颜一笑。
  今天来的亲戚,没几个对宋雨梦有好脸色,连招呼都不打。
  宋雨梦也乐得清闲,不过她很好奇,这些亲戚不应该上前挤兑自己两句么。
  宋年柳玄心的车队也到了,柳玄心走在前,没有和宋年说话,宋年今日心虚,因为他还无法面对柳叶,只觉出一趟差,回来后地位一落千丈,连宋战都批评他。
  他很无奈,自己信任手下有错吗?当初那犯事的保姆和管家也是自己找的,跟随多年的人,他也觉得自己瞎了眼,加上吴家的事,有眼无珠已是家人给他贴的标签。
  他很想说,这些事不怪他,要怪也要怪那些人辜负了自己的信任。
  关文心紧随其后,手上还缠着绷带。
  “妈,爸!”宋年看到柳叶似乎年轻了许多,也是一愣,瞬间罪恶感少了些许,他还以为大病初愈的柳叶应该是身体虚弱萎靡。
  “哈哈”柳叶笑道,“来啦,先坐一下。”
  柳叶指了指宋雨梦旁边的椅子。
  “外公,外婆!”关文心一眼就看到了宋雨梦和墨仙沉两人坐在文玲身旁,压下心头的怒火。
  宋雨梦在撇着嘴,将墨仙沉拉到自己旁边。
  墨仙沉坐在柳叶分配给宋年的座椅上,装作没事人一样。
  宋年气得直喘气,柳玄心见状,走上前来,瞪了他一眼,墨仙沉只得回到文玲身边。
  “梦梦,你干什么!”
  “我没有干什么呀?”宋雨梦一脸疑惑地看着柳玄心。
  “妹妹...”关文心上前喊道,宋雨梦装作没听见。
  “叫你呢!”宋年怒火更胜。
  宋雨梦依旧装听不到。
  “你越来越不像样了!”宋年认为宋雨梦已经无法无天了,必须要好好管教一番,若是这样下去还得了!
  “叫我又如何?我让他叫我了吗?”宋雨梦淡淡回道。
  “你什么态度!”
  “你什么态度,我就什么态度。”
  柳玄心心中苦笑,自己女儿的叛逆期被夫妻两用强硬手段给压下去,现在不怕宋年了,这叛逆期自然也就卷土重来了。
  “宋年你也真是的,哪有这样惯孩子的。
  文心虽然是姓关,但也是你们养子,是半个宋家人,更是宋雨梦的哥哥!”柳玄玲见状心中冷笑,“我怎么....”
  柳玄玲怪异的眼神打量着关文心。
  “怎么了?”柳玄诚问道。
  “二哥,我怎么觉得文心在家里连佣人都不如呀!”
  关文心脸色甚是难看,柳玄心大怒,柳玄玲居然当面挑拨自家关系,宋年更是怒不可遏,愤怒自己女儿的所作所为。
  “舅舅,姨母,你们误会了,之前是我唐突,惹梦梦不开心...”
  关文心很快调整心态,压下心中的火气,露出善意的微笑,为宋雨梦解释道。
  “哎,你看看你看看!”宋年一听,心中甚慰,“你呀,好好和你哥哥学学!”
  宋雨梦气来够呛,柳玄心也是一脑门黑线。
  “小哥哥,你是最棒的,我要向你学习。”宋雨梦转头看向墨仙沉,一直没有正眼看过宋年。
  宋年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女儿,被气来习惯性抬手,这倒把柳玄心吓到了,立刻拦住宋年。
  宋雨梦余光中看到宋年的举动,也是火冒三丈。
  “你除了会动手,会让保镖动手,你还会什么?”
  宋雨梦起身,与宋年对视,话语针锋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