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德庇阴曹


小说:武周仙缘  作者:碧海蓝天是我老婆
  上一次自己的地被人霸占种了,还是几年前的事情。
  种自己地的李蒙被自己一顿暴揍,在床上起码要躺上一年。
  想不到还是有人不长记性,继续种了自己的地。
  李修远脸色相当不好看,感觉自己是不是太过低调,太过苟,从而显得特别窝囊,任何阿狗阿猫的都敢占自己的便宜,不在乎自己的想法?
  白素素、青青、黑狐也是看着地里青葱的庄稼,感受着李修远的怒气,都沉默不语。
  “走,去其他的地里看看。
  也不知道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侵占他人良田,这是要坐牢的。”
  带着白素素、青青、黑狐把自己的十亩良田都走了一遍,发现自己所有的田地都已经被‘好心人’全部种上。
  地里的庄稼长势喜人。
  看着却让李修远心烦意乱。
  “看来是要显示自己的一些强硬了,许多人都是欺软怕硬的,我总不能一直在这些人身上浪费自己的时间,杀鸡儆猴,才能够让心怀歹念的人止步。
  也许是因为我一直没有显示自己的实力,让别人觉得我依旧是那个有些迂腐,满嘴讲道理的书生,才会让我的身边的人看起来形形色色,恶行恶相。
  等自己显示了实力,周围就不会再有坏人,都会变成一个个对自己友善的好人。”
  李修远的嘴角噙着一丝冷笑,这一次他决定不再继续留手,定要拿出一个狠狠的震慑。
  “把地里种着的庄稼全部毁了,然后随我上山,我要在山上等着,看看是占了我的祖传地产?”
  李修远吩咐着白素素、青青、黑狐,二人一狐领命而去,李修远自己也站在地头,手掌一挥,一股元气席卷而出,平地生出一阵狂风,这狂风如刀,把地里的庄稼连根拔起。
  不过对于风力李修远控制的很好,并没有波及到周围田地里的庄稼。
  把所有的庄稼都拔了之后,李修远身子一晃,消失在地头,到了五龙山的山脚下静静的立身等着。
  不久后。
  寿店的人就把李修远所购买的东西,全部送了过来。
  “公子,这东西我们就放在这里了?
  需要我们帮着送山上吗?
  当然往山上送,太危险,需要加钱!”
  李修远摇了摇头,“不用,把东西放在这里,我能把它们运到山上去。”
  “好的,你稍等,很快就能卸完。”
  李修远拒绝他们送货上山,寿店的人也没有多说,按照约定把东西放在地上,收了钱之后,就乘车离开。
  片刻。
  白素素、青青、黑狐也陆续回来。
  “公子,地里的庄稼已经毁了,我们顺道去了一趟龙隐村,暗中打听了一下,占了公子田地的人是公子的族人李蒙。
  李蒙的儿子前些年中了秀才,也是村中首富,有些钱财,据说和县里也有关系,因而为人上非常的跋扈。
  尤其是他的儿子李元,非常聪明,有着高中举人的潜力。
  对于李蒙一家,不要说其他的族人,就算是族老对他也礼让三分。”
  白素素小心翼翼的把她从龙隐村中打听到的事情给李修远说了一遍,就算她也感觉荒唐,都是一族的人,怎会相煎何太急?
  “又是他!”
  李修远听了之后,淡淡的点了点头,心中对李氏一族最后一死牵绊就此断了。
  “屡教不改!”
  “既然如此,就让他明白有些人真的是招惹不得的。
  老是招惹我这样的老实人,他会后悔的。
  老实人的愤怒他承担不起!”
  虽然他给自己的人设是老实,但绝不是要任人欺辱。
  脑海中浮现出来当年李蒙的样子。
  “真是不长记性!”
  对于这样的一个普通人,李修远完全没有放在心上,看了看地上东西,袖子一卷,意境天地中的元气奔涌,卷住东西,脚踏禹王神步,到了原身父母的墓前。
  墓前空空,原本的五龙夺珠的宝穴被坏,可是却被李修远以自身功德扭转,更胜从前,透过神念可以清楚的看到,有着缕缕的清气从坟头中冒了出来,凝结在坟头的上空,化作一片氤氲云光。
  云光变幻莫测,时而五彩绚烂,时而化作龙虎之状,龙啸虎吟,时而化作神秘华盖,徐徐转动,雍容大度,富贵绵长。
  风水比起当初的五龙夺珠更好,且有着层层的运势从坟墓中散发出来,作用在后人的身上,且会庇护李氏族人。
  “怪不得李氏一族的人中,在短短的几年内,就有族中弟子高中秀才,且有举人之姿,原来是我的父母风水暗中影响了族里。”
  这一股运势太强,基本上全部作用在了李修远的身上,让李修远遇到事情的时候,往往能够逢凶化吉,有着意外收获。
  还有一部分,分散到了族中,使得族中有进取心的人获得了运势帮助,能够心想事成,灵慧大增,光耀门楣。
  “看看族里怎么办吧?
  若是一意袒护,我就彻底断了和李氏一族的所有因果,从此没有任何关系,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再无来往。”
  毕竟是原身的族人,李修远也从来没有想过把事情做绝,可是族里的行径,让他一次又一次的感觉失望,甚至已经绝望。
  这样的族人,若非是为了替原身着想,凭着自己的想法,早就彻底断绝。
  这一次,李修远也是最后一次给族中机会,就看族中的表现了。
  眼睁睁的看着李蒙再次侵占了自己的田地,族里若是不给一个说法,他自己也没有必要再和族里有任何牵绊,彻底的了断,彼此从此是路人。
  把东西都放在墓前,纸人、纸房子、纸钱都统统的烧了,朝着坟墓鞠躬三次,这才站了起来。
  随后坐在坟墓前,念动心经。
  缕缕金色的光芒,从李修远的身上弥漫出来,一朵朵的金色莲花浮现在坟墓的上空,层层叠叠,花团锦绣,一派灿烂。
  神圣的力量涌入坟墓,进入地府中。
  “好神圣的力量,这是有大德高僧在为亡者诵经!”
  龙隐村附近的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面,供奉着一尊手持龙头拐杖,白发白须的老者塑像,此时塑像上面一阵阴气流转,化作真人模样。
  他抬头看向了五龙山的方向,就见一股神圣的力量,从自己的管辖的地界升起,冲入地府中,金光经过的地方,许多身怀罪孽的鬼魂受到金光照耀之后,罪孽都开始消除。
  “到底是哪位大能有着这样的力量?”
  龙隐村土地胆战心惊,“莫非是李修远?
  这怎么可能,他的命格本是个普通的读书人命格,秀才已是他极限,没有灵根仙缘,怎会有着这样的力量?
  就算是玉泉寺的老禅师也做不到这一点。”
  龙隐村的土地并不了解李修远,但是他记得当初五龙山中也出现过一次这样的力量,那股力量昙花一现。
  他本以为是过路的大德高僧,如今看来,很有可能是李修远本身就掌握了这样的力量。
  “没想到,龙隐村这样的一个小地方,竟然出现了这样一尊大神。”
  龙隐村土地身子上白光一闪,化作轻烟飞到了塑像上面消失不见。
  阴阳对应,阳间有着郑县,阴间也有一个郑县,阳间有着一个广阴乡,阴间也有着一个广阴乡,阳间有着一个龙隐村,阴间也有着一个龙隐村。
  世上的万物都是一阴一阳,相互对应。
  活着的人有着自己的阳寿,阳寿一尽,就会身死入地府;死了的人也有着自己的阴寿,阴寿耗尽才回去轮回。
  阳寿耗尽后死去的人的魂魄会被地府的勾魂使者带入地府中接受审判,有罪的接受刑罚,无罪的静候轮回。
  根据自身的功德、罪孽,自有各自的去处。
  地府中。
  一村落中,原身的父母魂魄并没有去轮回,他们住在一个相对破落的院子里,这院子是他们的阴宅,普通的一石房,石房前的门口立着一个大碑,上面刻着他们的名字。
  其他的鬼物无法随意的进入石房中,若是强抢的话,石碑就会发出清光,驱逐凶魂恶鬼。
  一对阴魂往常一样,在院子里忙碌着,收拾着院子的卫生,把院子整饬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此时。
  有着一座漂亮的纸房子从天上落了下来,融入石房中,摇身一变,化作一座雕梁画栋般的豪宅。
  豪宅中,一个个的纸人演化出来一个个的童子、童女,腮红唇朱,对着两人跪了下来。
  “见过老爷、夫人!”
  又有着纸轿、纸钱落在院子里,轿子化作了八抬大轿,十分威风。
  而纸钱却是渐渐消失,唯有一部分融入了他们的功德的纸钱才留了下来,有多少功德,就能够留存多少地府通宝。
  “李家的儿子数年没有祭祀他们,他们都快穷死了,想不到,这一次会祭祀这么多的东西,看样子,老李家在阳世的儿子发达了。”
  附近村里的鬼魂,生前也大多都是龙隐村的人,看着李修远父母院子里出现的东西,都非常的羡慕。
  看了一会,见没有东西落下的时候就要离开。
  随后却是简单一团金光从天而降,落在了院子里原身父母的神魂上面,让他们的神魂凝实了许多,自身的魂魄中更是带上了一丝佛力、功德。
  一阵舒泰。
  “这是有高人在为他们诵经!”
  “太了不起!”
  “有了这么多大功德,将来一定可以投生到富贵人家。”
  “说不准可以成神、成仙呢”
  “他们的儿子是李修远,这一次真有出息了。”
  正在议论的时候,就见一队阴差从远处走来,直接到了原身父母神魂的院子前。
  “李大山,请开门,城隍有请!”
  阴差到了门前,躬身行礼,十分恭敬。
  李大山是原身父亲的名字。
  是龙隐村中一个普通的老实农民,一辈子本本分分,生前最是喜欢乐善好施,死后并没有受到任何惩罚,直接被分到这里,静候阴寿耗尽再轮回。
  “鬼差大哥,请进,请进!”
  老实本分的李大山躬身哈腰,把两个鬼差请进豪宅,鬼差随着招呼进入阴宅,阴宅中,有着小桥流水,有着假山飞瀑,有着奇花异草,有着廊腰缦回,有着雕梁画栋...
  形如别墅,样式别致,就算是做鬼差多年,也是没有见过这样的豪宅,这一座阴宅是李修远亲自作图,在寿店中定做的。
  样式如同后世的别墅,宽敞明亮,宽阔大气,世间独一。
  “真是了不起!”
  鬼差看着豪宅,望着李大山,心中凛然,他从李大山的身上感受到了不少的功德之力流转,魂体纯净无暇,功德渲染,金辉弥漫,福运无双。
  “都是小儿胡闹!”
  李大山咧着嘴,笑的非常开心。
  “李大山,你生了一个好儿子,如今修行有成,在坟前为你念诵真经,金光乱用,天花乱坠,已经惊动了城隍老爷。
  橙黄老爷让我请进前往城隍殿中一见,你要是没有什么事情,就请跟着我们哥俩个走吧。”
  “没事,没事,这就去。”
  做了数年的鬼,又活了一辈子,李大山虽然老实,也懂得一些人情世故,袖子一抖,抖出些地府通宝暗中递了过去。
  “敢问鬼差大哥,这一次城隍老爷找我一个小鬼有什么事,能不能简单说一下?
  我自死了之后,就安分守己,从不做违规乱法的事情,总不会有什么祸事落在我身上吧?”
  鬼差摇了摇头,眸子里带着一丝羡慕看了一眼李大山,“不是祸事,是好事。
  李大山你生了一个好儿子,死后也会受到你儿子庇护。
  放心跟我走吧,不用胡思乱想,等到了城隍殿,你就知道了。”
  李大山听得不是祸事,反而是好事的时候,心中就轻松了许多,紧张的情绪才悄然散去。
  随着鬼差,沿着阴间的羊肠小路,随着鬼差,朝着城隍殿的方向走去。
  不久之后。
  到了城隍殿前,城隍殿盖的是金碧辉煌,占地广大,神域覆盖之地,有着形形色色的鬼物来来去去,络绎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