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孤城喋血


小说:我是三国一谋主  作者:历史系小白
  夏邑,这座只有几千百姓的小城,这日经历了别人难以想像的战火。
  那风中猎猎招展的‘曹’字大纛旗,虽然残破褴褛,但依然高高伫立在城墙之上。
  城墙上磊磊青石,俱已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而城楼之下,更是死尸伏地,那狭窄的护城河如今已堆满尸体,本是浑浊的河水,此刻也已变成了血红。
  浓浓的血腥味弥漫着整个大地,充斥在空气中,刺鼻难闻。
  曹昂带着新陷阵营的士卒,不停的向那些欲冲上墙头的袁军,挥舞着手中兵器。
  曹昂也曾经历过战争,但从没有亲手杀过人,今天的守城战里,曹昂用自己手中宝剑率先砍下一个登城的袁军头颅。
  这是他第一次杀人,却不是他的最后一次,在砍下那个袁军头颅后,曹昂就如那发了狂的野兽,不停挥舞着宝剑,向那些要攻上城头的袁军一剑剑挥去。
  天上的夕阳渐渐落下,站在墙头上的曹昂,看着已经退去的袁军,缓缓瘫软倒在地上,嘴里不停大口喘息着。
  身旁同样满身是血的高顺,看着这个脸上还带着稚嫩的少年,高顺轻轻将他拉起,背在了自己的背上。
  曹昂趴在高顺背上,闭着眼睛,脑中想起的尽是自己杀人的画面。
  刚刚还震耳欲聋的嘶杀喊叫,经过了整整一个白日,终于停下了;整个大地,忽然之间,变得一片寂静。
  高顺背着曹昂回到了夏邑县衙,士卒送来了煮好的食物,曹昂这时才睁开眼睛。
  曹昂狼吞虎咽般将漆碗中食物吃完,狠狠的喝了一口放在旁边的酒水,脑中直到此时才变得清醒起来。
  这时乐进也满身染血的走了进来,看着满脸疲惫,浑身是血的曹昂,乐进赶忙上前问道:“公子身体是否无碍?”
  曹昂见是乐进问自己,连忙回道:“文谦将军放心,昂身上血迹皆是袁军之血,之前昂不过是有些疲累罢了,如今吃完酒食,昂已无碍。”
  虽然听得曹昂这般说,但乐进心中依然不放心,便口中说道:“公子今日劳累,明日就莫要再上城头,这守城之事,明日交由末将便可。”
  曹昂摇摇头:“文谦将军,昂乃是为守卫夏邑而来,如今将军让昂躲在身后,那昂来此又有何意义;
  何况夏邑之后乃是千里平原,若是夏邑有失,那时袁军便可一马平川,进入兖州;昂之所以上那城头与袁军交战,便是要激励城上守城军士的军心。”
  乐进闻曹昂明日还要与袁军厮杀,心中顿时对许济些点点怨念,当初许济派斥候来信,言要为夏邑增兵,当时乐进见此,心中还颇为喜悦。
  可是乐进万万想不到,许济居然会将曹昂派来,而且还成了自己的副将。
  乐进可是知道,自家主公有多看重这个儿子,如今看到曹昂在战场上拼命搏杀,乐进心中,时时刻刻都在担心,生怕曹昂在战场上遭到意外。
  不过见曹昂此刻决心已定,乐进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无奈的深叹了口气。
  见乐进脸上的担忧之意,曹昂便笑着开口:“文谦将军莫要担心,昂身旁尚有高将军看护,若是遇到危险,高将军也会护我周全。”
  乐进闻言,看向了正在吃喝的高顺,连忙向前躬身一礼,口中说道:“进多谢高将军护卫我主公子。”
  高顺见得乐进向自己行礼,放下了手中的碗筷,打了一个饱嗝,口气颇为冷淡:“莫要谢某,要谢就谢那许伯雅,他答应某一个条件,某才护着这曹家小子的。”
  乐进虽然听得高顺如此说,但却依然向高顺行了一礼:“进当日曾与将军发生争执,进在这向将军赔罪,待日后击退袁军后,进任由将军打罚。”
  高顺闻得此言,脸色变得更差了,顿时想起不久之前被曹营诸将围殴的画面。
  只见高顺冷冷一哼:“此事已经过去,汝以后莫要再提,汝放心,某既然应了那许伯雅,就定会护住这曹家小子安全。”
  乐进见高顺此言,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然后便与二人商议起如何击退袁军之事。
  ……
  而另一边,城外张勋大营。
  此刻这帅帐之中,众人皆是眉头紧皱。
  只见张勋坐在大帐主位,口中叹道:“实未料到,这小小的夏邑,居然如此难以攻下。”
  众将听得此言,皆是口中叹气,今日攻城不可谓不猛烈;但怎料曹军士气昂扬,不畏生死,自己一方先后攻城数次,都被曹军打了回来。
  正在众人叹气无奈时,作为张勋此行的军师,袁涣却开口笑道:“诸位将军莫要气馁,如今不过是攻城的第一日罢了,况且此时该着急的也不是诸位将军,而是这夏邑城的守军。”
  “先生这是何意?”只见主位上的张勋急忙问道。
  只见袁涣笑道:“如今这夏邑被我大军所围,犹如瓮中之鳖,已成了一座孤城,现在我等须做的,就是等。”
  “等?”营中诸将脸上都带着迷惑看向了袁涣。
  “不错,如今夏邑守军若想击退我等,只能靠夜袭一途,而且这城中守将便是曹操其子曹昂,曹操用兵,极爱夜袭,这曹昂乃是曹操长子,恐其用兵,当爱效仿其父,我等只需等曹昂领军夜袭时,在营内设下埋伏,到时这夏邑便会不攻自破。”
  张勋听得袁涣此言,心中大喜,急忙问道:“先生可知那曹昂若是袭营,当在何时?”
  只见袁涣笑道:“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明后两日若是我军依然夺不下夏邑,那曹昂必会趁我等士气下跌之时前来袭营,所以涣料定,后日夜晚,便是曹昂夜袭之时。”
  “此战若能夺取夏邑,先生当居首功。”张勋说完便向袁涣行了一礼。
  ……
  夏邑这边已经开战,而此时的鄢县,城外也已是黑压压的一片。
  纪灵、乐就率领的三万先锋已在城外扎营。
  而此时在营中大帐内,纪灵、乐就二人正在会见一位使者,这使者不是别人,正是偷偷出城的李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