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 感情忠贞,无情拒绝


小说:封魔殇  作者:山茶不泡水
  出发的时间一天天临近,在既定的出发日期的前三天,也就是曼珠姐带着云儿等人来到流云城的那天,
  晚上,
  封晟和妖月姬床上缠绵之时,停下修习的时候,妖月姬严肃认真的向封晟问道:
  “封晟,我向问你个事儿,你可得老老实实告诉我啊。”
  “那是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有什么想问的就尽管开口就是。”
  妖月姬来这般很是叫人不解,封晟疑云弥补,淡然回答道。
  “好,那就直接问了,你对云儿是怎么样一个心思?”妖月姬很是直接。
  “...”
  本来还以为有什么大事要说,没有想到就是这个而已,这一脸严肃的还真是叫人担心受怕的呢,封晟也是吐了一口气,心稍微放松下来,人正要思索就为妖月姬喝止,道:
  “别思索,我想要听的就是你脑海之中闪过的最初的想法。”
  “没有什么感觉。”封晟淡淡说道,脸上皱了起来,显得很是难为情的模样,完全不知所云。
  这一刻他是有点吃瘪的感觉,深深感觉到这女人很是难以对付,她这会搬出一个陌生的角色又是想要说些什么?
  “啊?!”
  妖月姬有点讶然,封晟这个回答算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很快她反应了过来,没有在这细究,换了个角度问道:
  “那刚才你犹豫思索的时候脑子里再想些什么?”
  “我就是在想这个云儿是谁,有点遗忘了,脑子一时想不起来...”封晟回答道。
  这个是怎么一回事,你早上的时候不是才见过人家,这才过了多久就给忘了?
  可是看封晟他一脸的真诚模样又不像是作假,当真是奇了怪了。
  本来已经是为封晟第一句话感到有点茫然,可是封晟金句频现,是让得妖月姬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去评价的好了。
  “怎么了吗,云儿那小姑娘,是在我这儿流云城待不习惯,还是说有谁人欺负她?...”封晟追问道。
  “...”
  妖月姬不回答,一手轻拍额头,表示不忍去看。
  她这般举动究竟是想要表达些什么,自己这么说有什么不妥,封晟脸上挂着个大大的问号,一切都是按照夫人的要求去做的,这也会惹得不高兴?
  好难伺候啊。
  “那你就没有对云儿有一点的感觉,就是那个,那个不一样的感觉?
  而且当初你们在妖界相处过一段时间,多多少少会有点的吧?...”
  妖月姬频频暗示,那话也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说得很是隐晦,但是比起之前已经很是浅显的了,这么去说封晟怎么的也应该明白自己的意思了吧。
  “有什么感觉,这个那个?
  当初我进入妖界遇到云儿让她为我带路,遇到那不平之事,帮她报仇雪恨了,人也交由你好生安置了...
  这事情难道不就这样完了,还有什么没有解决好的?”
  封晟困惑,他自认一切都处理妥当,也就将一切抛诸脑后,不去多想,大家从此是路人,各自过好自己的日子就是,往后余生想必也不会再有交集的了,云儿这个人就完全消失他的记忆之中,现在听妖月姬这么一言还有状况,心中当即是一惊,问道一句。
  封晟这家伙还真的是有趣得很啊,与他相处时间越久对于这一点就越是感受深刻,不能够再这般陪他猜谜语一般的进行下去,妖月姬狠下心,直言道:
  “好吧,我就直接说了,你喜不喜欢云儿,爱不爱她?
  人家对你可是那可是一往情深,情根深种的了呢,要不你就直接收了她得了?
  反正我不仅不会介意,还很赞同你这样去做,也更好的让你封家开枝散叶,让你得享承膝之乐不是?...”
  这回妖月姬这般“开明”的话一出,倒是让得封晟吃惊不已,看着妖月姬那眼神就好像是看着一个怪物一般。
  她这般说胡话,也不知道是不是病了,脑子烧糊涂了,封晟一手伸到妖月姬额头去摸了摸,检查一下,某发现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有点自言自语一般说道:
  “一切正常啊,脑子没有烧坏呀,这么就会说出这种胡话来?”
  封晟低估细语那自然是自然是为妖月姬所听到,略有不满,嗔怒道:
  “你脑子才烧坏了你,我好得很,人家可是在非常严肃认真的和你谈论正经事儿的呢...”
  “我看不出来,正常人哪里会说出这样的混账糊涂话来?”
  封晟赶紧小声吐槽一句,闪过之后再妖月姬就要生气发火开口之前解释一番道:
  “平白无故的你凭什么就说云儿喜欢我,好端端的就去诋毁人家一个大姑年的清白,这种行为可是要不得...”
  至于妖月姬所说的叫自己收了云儿,咋听之下封晟还以为是要自己像是一般收妖伏魔,细想一二才知道这个“收了”究竟是这个什么意思。
  前面的且先不谈,这一下子又扯到要自己娶了云儿,前言不搭后语的,这一切都乱糟糟的是要哪跟哪儿啊?
  “这当然不是什么空穴来风,只是你这脑子不开窍,选择视若无睹罢了。”
  妖月姬打趣一句,不让封晟吧话题岔远了直言道:
  “你也不用畏惧于我,担心我对此有意见,你就坦白吧,你到底想不想要了云儿,人家长得也是亭亭玉立,娇艳动人的哦,就...”
  “我当然是在跟老婆大人你说实话的啦,而且我这也不是怕老婆什么的,而是对老婆大人你的一种尊重。
  这些都是题外话,我们暂且抛开不谈,就说回之前云儿的哪个事-就算云儿她喜欢我,可是那又怎么样,那暗道就因为这个我就要娶了她?这是什么搞笑逻辑?!
  我封晟虽然有过两任妻子,在这个修真世界男人妻妾成群,但我自认对感情忠贞不二,我的妻子是你,只有你一个;
  不管别人怎么想,说些什么,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去做任何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对我的一片真心之事...”
  封晟这一番话自然是不会有人加以怀疑,妖月姬听了心里也是感动得很,只不过她心意已决,既然这样劝说还是不行,那就更得加上一把火,继续说道:
  “我真的丝毫不介意,你就真的对人家不会有半点的意思?
  云儿是个好姑娘,人家想的也就是你的一份关爱而已,不求名不求分;
  你不想给人家什么名头也无所谓,暗通款曲的也行;
  要了她,满足人家的一点心意,我相信她定然不会乱说些什么,给你我增添任何的麻烦...”
  妖月姬不断的煽风点火,一次次挑战封晟他的底线,说的话刺激到了他,封晟忍耐程度也快要到达极限,想要发怒教训她一番。
  这个时候房门被人打开,封晟的注意力也就不由得转移到房门外。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传来,人影渐渐靠近,为封晟所看到,没有敲门问声,人就直接推门进到房中。
  是云儿!
  她还是一副娇羞怯弱的模样,双手合十紧握放在胸前,低着脑袋,只不过现在她的一身打扮和白天的相比,风格迥异:
  白天一身道袍将自己裹得是严严实实的,现在就身着一条白色轻纱裙,春光乍泄,白皙靓丽,小家碧玉,身材和妖月姬的相比也是逊色不少。
  “是你!这个时候过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本来就为妖月姬一番话惹得心里不舒服,加上现在和妖月姬卿卿我我恩爱缠绵,这一身光亮,封晟略有不满问道。
  这音调都比平常说话的时候高上不少,一边说着一手赶紧在身旁摸索点什么东西,把他和妖月姬二人的身子遮住。
  “没,没,没事,抱歉了主公...”
  云儿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封晟就又立马低下头,脸霎时红了起来,在这一路上她不断的思索,不停的劝说自己放开心胸,但是真正到了那一步的时候她还是退缩了,连连道歉,想着赶紧离去。
  今夜云儿她来封晟和妖月姬房中的目的不言而喻,耐不住妖月姬的一番苦口婆心,对方反复说道封晟其实对自己也是有意思的,只是由于各种原因不会表现出来;
  要自己主动一点,放开一点就能够拿下他的了,想当初封晟对自己不也是一块冰山一般冷冷淡淡的,自己主动出击不就把他拿下,现在对自己如胶似漆的,缠人得不得了之类的话,还有男人都是有欲望的,哪个不好色...
  虽然知道公主殿下这话是另有目的,想着劝说自己去做罢了,她也不停告诫自己不能去做任何对不起主公和公主殿下之事,自己去做就是破坏人家夫妻之间的感情,恩将仇报;
  但是云儿她还是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情感,最后理智还是被感情压过一头,想着按照妖月姬公主殿下所说的尝试一回。
  她也就此破例,暗暗立誓,如果封晟最后接受了自己,心病去了,这一夜以后自己就选择离开,彻底从他们的生活之中消失,或者是其他的任何方法,只要不再打扰到他们就行,如果封晟拒绝,那自己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直接死了这份心就好,当然从始至终她都更加希望是后者。
  而事情也证明如此!
  在云儿就要转身离开,躺在床上的妖月姬发话了,厉声道:
  “云儿,你是要去哪?”
  她这一叫,云儿脚步立马停了下来,不敢有何轻举妄动,听从公主殿下的指示,背对着封晟二人。
  看到云儿脚步停下,还肯听自己的话,妖月姬心才高兴了一点,但是说话的语气还是那般,不再是以平日里姐妹对待,而是对待属下,继续说道:
  “你说过你这整个人都是属于我和封晟的,一生一世服侍于我,听从指挥,绝不背弃,现在这般,难道说过的话就全部不作数了吗?”
  “云儿不敢。”
  “不敢就好。我现在命令你过来服侍主公,快点!”
  妖月姬呵斥道,温柔形象不再,人就像是女王一般。
  云儿机械一般不敢忤逆妖月姬的命令,人缓缓转过身来,双手慢慢解开纱裙,裙子款款落地...
  这般自然是让得妖月姬很是满意,她想着赶紧起身,给封晟和云儿两个腾出地方。
  在云儿就要将亵衣脱下,一身赤·裸爬上封晟这儿,封晟大怒,呵斥一声,说道:
  “住手,够了。她无理取闹,胡搅蛮缠的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难道你本人就没有一点的思辨能力,学会拒绝这种不正当要求?
  这里还是我当家做主,你退下吧,不会有任何人会责怪与你今天的一切行为,去吧。”
  “还有,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的心意,我往后余生都不会喜欢上你,更不会对一个我不喜欢的女子有任何的生理需求,所以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封晟一边说着一边将将要挪窝的妖月姬给一把拉来下来,死死钳住不放。
  本来在封晟叫自己退下的时候,云儿已经开始慢慢弯腰拾起地上的衣裙准备转身就此离去,但是封晟那绝不会喜欢自己的话一出口,彻底让得云儿崩溃开来,她赶紧迅速抓取地上的衣服遮住自己的丰胸,眼泪止不住的流下伴随着阵阵的抽噎声,人还低着个头不顾一切的快速撞门而出。
  “...”
  妖月姬想要去安慰云儿几句,却不知道该怎么劝说的是好,人想要起身又被封晟一手抓住拦下。
  今夜她精心策划,想着成人美事,好事成双,了了云儿的一桩心愿,也想到过封晟可能会抵触,最终计划失败,封晟拒绝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以后继续加油努力就行,可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封晟会这般“绝情”,态度决绝,根本不给人半点的机会。
  本来妖月姬也是一番好意,但是事情演变成这样,云儿会怎么想,会认为实在自己在折辱于她,跟她炫耀自己丈夫的忠贞不二,叫她认清事实,摆正自己的位置,千万不要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哎...
  这回被封晟拉住,妖月姬也没有乖乖顺从倒在他怀中,人微微停了下来,定睛去看封晟,一时之间竟是无话可说了。
  不过,妖月姬她暂时是没有什么话要对封晟说的,这可不代表封晟没有,人略有一丝责备说道:
  “你今天做的这些很是过分了啊,看来今天我是得好生惩罚你一番,让你长长教训!”
  说着封晟伸手搂住妖月姬后腰,蛮横的要把她贴近自己,另一只手往妖月姬屁股上使劲儿连连拍打了几下。
  妖月姬自知做错,乖乖接受“惩罚”,不敢做任何的抵抗。
  ...
  一番鱼水之欢后,封晟和妖月姬平躺下休息,“惩罚”结束,一切恢复正常,正好这般封晟心情好了起来,妖月姬也才敢跟他说完一些体己话,道:
  “封晟,我真的发现你这人真的是有趣至极。
  我说你这人这般欲望强盛,每次都把人家折磨得要生要死的,你说你干嘛不收了云儿呢,我觉得云儿这人就很好,个中滋味定是非常美味,你这般绝情还真是...可惜啊!”
  “天下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夫人你这般完美无瑕,美貌气质无双,身材丰腴娇好,我不好好疼爱你而去选择其他人,你说我是不是瞎了眼?...”
  封晟花言巧语,见妖月姬还不太满意,继续补充说道:
  “你说得对,我本人是好色,但是我可不是什么淫·贼,不会去随便做...”
  跟封晟相处时间久了,虽然这家伙不会能言善道,但是有自知之明,勇于承认却是让人耳目一新,就是说是一大特征也恰如其分。
  静默许久,妖月姬又嘟囔了起来:
  “还有啊,封晟你就是不喜欢云儿,但也没有必要那么狠心吧,不给人留一点的情面,你叫她以后怎么面对我们俩?
  我平日里就将云儿看做是自己的妹妹,你今日这般闹腾,我们之间的关系有了间隙,这叫人如何是好?”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长痛不如短痛,不该有的感情就应该在萌芽未长成之时就及时掐了,虽然在短时间内她会很是痛苦,但是这在将来对她,对我,对我们都是好的...”
  “就怕人家情根蒂固,为时晚矣啊!”
  妖月姬叨叨说了一句进行补充,反驳道,没有想再封晟在这件事上再多纠缠不休下去。
  换了个话题,妖月姬继续说道:
  “封晟,之前的暂且不说,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你没有遇到我,和你相识的就是云儿,那你会不会钟情于她?”
  “不会!云儿她不是我所喜欢的类型,我对她也没有任何的感觉。”
  封晟决绝回答了一句,毫不迟疑。
  “只是因为云儿她没有人家这般美貌,身材没有我好,胸没有那么大,屁股没有那么翘,没有我的那么珠圆玉润?...”妖月姬打趣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