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81章 齐桓的异变


小说: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作者:巅峰小雨
推荐阅读:旷世之蝶  
  骆星辰心头一紧。
  瞟见齐星云的眼神,他立刻想起齐星云曾经做过的种种事情来。
  这并不是一个特别宽宏仁厚的皇帝啊。
  齐星云,他是血雨腥风中杀出来的,不是平和的继位上来的。
  背叛他的人,他一定会竭尽全力去报复。
  “这三件事,你要注意先后,最先要做的是什么,明白吗?”齐星云叮嘱道。
  “臣知道了。”
  骆星辰已经简单理了个顺序,把迫切要做的事情先做。
  最迫切的莫过于训练和调兵给北离渊了。
  离开皇宫后,骆星辰一步不停的叫了北离渊,前往京城外的兵营。
  马车上,骆星辰和北离渊相对而坐。
  北离渊神色有些紧张,他在强装冷静。
  “骆公子,这兵要从外面哪只军里面调?”
  骆星辰在路上并没有告诉在哪调兵,只说跟他去城外。
  这么一来,北离渊就免不了忐忑不安。
  “等你到了就知道了。”
  骆星辰微微一笑,他就是故意卖个关子,看看北离渊是什么反应。
  果然,北离渊如坐针毡的样子,让他觉得颇是有趣。
  “这事,皇上知道吗?”北离渊又问了一句。
  “你觉得呢?”骆星辰反问。
  北离渊尴尬的笑了笑,他发现自己问了一个比较愚蠢的问题。
  皇上要是不知道,骆星辰又怎么敢私自调兵呢。
  朝廷的兵,绝不是某个人的私兵,只有皇上才有最终的调兵权。
  接下来,北离渊没有再问调兵之事,而是跟骆星辰聊起了儒学义理。
  这么一来,气氛倒是摆脱了尴尬,变得和睦了起来。
  时间过得很快,马车离开了京城,往城外奔去。
  “到了,就是这里。”骆星辰掀开帘子,跳下马车道。
  “这里是……”
  北离渊刚下马车,就被一队快速奔来的队伍给震惊到了。
  “这是金蛇卫!”
  奔来的仅仅只有二十人,却充满着煞气。
  他们整齐划一的步伐,凶狠的眼神,都显示出了他们的能力,完全不是京城的一些老爷兵能相比的。
  “立定!”
  金蛇卫来到两人面前,立刻站好,为首的队长举手向着骆星辰行礼。
  队长认识骆星辰,他曾经是蒋五郎带出来的老兵。
  “提督大人,今日来军营玩吗?”队长行礼完毕后,就笑着靠近过来。
  “带友人来看兵呢,来,这是我的令牌。”
  骆星辰从怀里掏出令牌。
  熟归熟,要进入军营,一样要遵守规矩。
  等令牌检查无误后,队长道:“提督大人,两位里面请。”
  进入了军营以后,骆星辰打发北离渊去训练场上,看军士们出操,他自己找到统领,将自己的来意说了一番。
  “没问题,我挑好兵给你。”统领拍着胸膛向骆星辰保证。
  “一定要能征善战的,这次出兵,可能会比较危险。”骆星辰正色道。
  “哪有什么,我们儿郎,个顶个的好汉,一声令下,不怕危险的。”统领道。
  骆星辰看统领这么自信,也就没什么可说了。
  只能叮嘱几句,给北离渊挑选齐两千人的队伍,并将虎符交给北离渊。
  ……
  湖光县,船舱内。
  当杨若晴闻声赶到的时候,守在船头的侍卫早已抢在她前头进了船舱,正跟骆风棠一块儿将倒在甲板上的齐桓抬到床上。
  而齐桓,已经失去了知觉,上身的衣裳乱了,衣领口敞开许多。
  即便船舱内光线有点昏暗,但杨若晴还是一眼看到齐桓脖子以下部位那一块块白色的鳞片状的东西!
  密密麻麻,一片叠着一片,从肉里面生出来,像草鱼身上的那种鳞片。
  这种鳞片长在鱼雷的身上倒不觉得有什么异样,可是长在人类的身上,那种从灵魂蔓延到基因里的不适感,让杨若晴浑身难受,四肢发麻,竟有些止步不前。
  看得出来,骆风棠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
  他应该也是被齐桓吓得腿脚都软了,不然,凭他的力气,怎么可能要借助侍卫一块儿把人抬回床上?
  要知道先前回船的一路,都是骆风棠扛回来的。
  侍卫把齐桓放平到床上后,赶紧从怀里掏出一只药瓶,从里面倒出一颗黑色药丸塞进齐桓的嘴里。
  接着,他又跟骆风棠这说:“帮忙翻个身,我要给主子放血治疗。”
  骆风棠稳住心神,跟侍卫一块儿将齐桓翻了个身,并将上衣拔下来。
  这一拔下来,骆风棠的手都颤抖了。
  杨若晴更是双腿发软,倒吸了口凉气。
  这还是人的脊背吗?
  全部爬满了鳞片,一片一片,让人恨不得拿起菜刀闭上眼一顿乱刮。
  “我爹到底患了什么病?”
  骆风棠亲眼看着侍卫拿出一把刀,在齐桓后腰的位置划开一条口子,然后用一只茶碗放在那里接血。
  中年侍卫的视线一直落在齐桓的伤口上。
  接完血后他用一种药封住伤口,这才跟骆风棠说:“该说的先前我已说过,不该说的,一个字不能说!”
  骆风棠气得想跟这个过于忠心的侍卫同归于尽。
  “我是他亲儿子,也不能说?”
  侍卫摇头,“待主子苏醒,还请将军自己问主子吧!”
  他所能说的就是,主子患了一种奇怪的病,一直未能寻到根治的解药。
  如今已病入膏肓,这趟过来其实是主子跟大家做最后的告别。
  至于具体什么病,因何而起,侍卫一概不知,因为这是主子的秘密。
  侍卫出了船舱,床边留下骆风棠和杨若晴二人。
  看着还陷入昏迷的齐桓,骆风棠很是焦躁,却又无计可施。
  “你之前什么都没问出来么?”杨若晴轻声问。
  骆风棠摇头,“他是我见过最偏执的人,不管我怎么问,都不行。”
  “再不说,但他当着我们的面发病了,瞒不住了。”杨若晴又说。
  骆风棠苦笑,“先等他醒吧,若是再不说,咱也没辙了。”
  一个人一心求死,不愿信任亲人可以一起想法子,这还有什么可说的?
  骆风棠坐在床边,杨若晴则坐在他身旁的凳子上,耐心的等待齐桓苏醒。
  后半夜,齐桓终于醒了,但精气神看起来比之前更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