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慌乱的世界


小说:汉乡  作者:孑与2
  第六十三章慌乱的世界
  云琅总说刘彻成了孤家寡人,其实他比刘彻还要孤独。
  进了山,一来可以避开那些他不想听说,不想见到的惨剧,二来,可以自我哄骗一下,落一个心安。
  云琅的这些话更适合说给老虎大王听,剩余的话被风吹散之后就成了历史谜团。
  不知怎么的,云琅全部说给了苏稚……或许,是他心中的愧疚情绪在作怪。
  做不到完全漠视……
  云琅在竹林边上的雪见青草地上,搭建了一座帐篷,并且在这里居住了六天。
  这里非常的安静,除过鸟鸣,老虎咆哮之外,没有人来过。
  这六天里,云琅笔耕不辍,写了很多的文章,大多数文章都是针对这场变革以后的国家发展的。
  旧有的阶级被新阶级取代之后,总会有衔接上的问题,云琅目前能做的就是这点事情。
  曹襄的头发变得斑白,留在长安的一个月时间里,对他来说就是一场大煎熬。
  找到云琅之后,他只是狠狠地拥抱了一下,然后就对云琅道:“该你去支撑了,我受不了了。”
  曹襄没有介绍外边的正在发生的事情,狠狠地吃了一顿烤肉之后就鹊巢鸠占,占据了云琅的帐篷开始呼呼大睡。
  苏稚摸了曹襄的脉搏之后对云琅道:“心脉受损!”
  云琅摸着胸膛道:“确实该轮到我心脉受损了。”
  苏稚低声道:“我们可以再扎一顶帐篷的。”
  云琅苦笑道:“逃不了了。”
  本来已经睡着的曹襄听云琅这样说,就勉强睁开眼睛道:“去看看吧,该死的全死了,不该死的也死了,我老婆就因为跟太子走的近了一些,被褫夺了公主封号,幽禁在我家里,不得离开一步。
  两个傻孩子如果不是因为脑子不对,陛下可怜他们,就凭他们在太子起事的那一天在太子府欢呼雀跃的样子,就活该被腰斩。”
  云琅怒道:“太子怎么连两个半傻的孩子也要利用?”
  曹襄桀桀笑道:“我开始也很生气,后来见多了更加龌龊的事情之后,就觉得这不算什么事情了。
  你出去之后,先去看看皇后……”
  “那个皇后?”
  “卫皇后!”
  “她怎么了?”
  “小产,血崩,估计活不过明天。”
  “阿娇呢?”
  “阿娇去了甘泉宫,守着皇族宗祠,一步都没有离开。
  另外啊,你云氏犯了祝融,被烧得很是凄惨。”
  介绍完毕了基本情况,曹襄就无力地挥挥手,看样子准备待在山里当野人不回去了。
  云琅回到家的时候,面对残破的云氏心情毫无波动之意。
  纵火烧了云氏的宋乔似乎也没有半点愧疚的意思,甚至还有些得意。
  被烧掉的只是一部分房子,模样看起来凄惨,实际上并不重要,早年间修建的木头楼阁,被白蚁吃的差不多了,这一次正好连白蚁一起毁掉。
  云琅抬头瞅着一座焦黑的楼阁对宋乔道:“怎么就把家给烧了?”
  宋乔笑道:“董仲舒来了。”
  云琅拉起宋乔的手道:“烧的好!”
  “吕步舒被车裂,全家发配田横岛,梁凯被贬官,罚铜三千斤,董仲舒受到了陛下的斥责,却没有批复他的乞骸骨的奏折。
  徒子徒孙被抓了很多,一个老人家孤零零的,看着让人心生怜悯。”
  “太子呢?”
  “太子如今困居阳陵邑,已经十几天没动静了。”
  “陛下呢?”
  “陛下留在长安,金日磾的城卫军屯聚在犬台宫,与细柳营大军对阳陵邑形成了夹击之势。”
  “北大营呢?”
  “去了卧虎地……”
  云琅在家里没有看到霍光,也没有看到张安世跟云哲,就连蓝田都不在。
  这些人这时候应该非常的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诉求,都在为自己的理想而努力。
  也就是这一刻起,云琅对努力两字无比的厌恶。
  “其余的孩子们呢?”
  “被母亲接走了,曹芳跟曹睿在咱家里,他们被吓坏了。”
  云琅回来了,云氏部曲似乎一下子就有了精气神,梁翁,刘二,连捷,平叟,平遮,刘婆等一干云氏家臣不用云琅吩咐,就已经安排家仆们开始整理过火的楼阁……
  日子总要过下去的。
  云琅吃过饭之后,就去了荷塘边上的书房看书,来来往往的家仆们见君侯安静的在那里看书,老虎大王匍匐在书房门口,干活的力气似乎都大了几分。
  云琅不在家的时候,有无数人来拜访过云氏,很奇怪,云琅回来之后,却无人登门。
  天亮的时候,云琅安排了一下家里的事情,就跟往常一样,带着刘二去了太学。
  同行的还有四个护卫加上曹襄的两个傻儿子。
  曹芳,曹睿是曹襄特意送来的,他们的母亲不再是大公主了,变得比牛氏还要卑微,这个时候,只有让这两个孩子跟着云琅,才能健康的活下去。
  也只有云琅发话,曹信才会给这两个几乎夺走他所有东西的兄弟一条活路。
  富贵城繁华依旧,却处处透着诡异,人们非常的匆忙,却没有多少喧闹声。
  云琅骑着游春马踏进富贵城的时候,守卫城门的护卫们眼前一亮,不由自主的挺起了胸膛。
  看到一家羊肉铺子,云琅跳下马,随便指指笸箩里的胡饼。
  羊肉铺子里的掌柜,便亲自操刀给云琅切了一大块肥瘦相间的羊肉,在滚开的羊肉汤锅里翻滚几下之后,就捞起来,趁着汁水没有流淌干净,就全部塞进了刚刚出炉的胡饼里面。
  云琅咬了一口胡饼,皱着眉头道:“汤锅里的没有加盐!”
  掌柜吃了一惊,尝了一口羊汤,弯腰向云琅请罪。
  云琅怒道:“亏你自己吹嘘是多年的手艺,这是要砸维护了十几年的招牌吗?”
  说着话,就亲自往羊肉汤锅里添加了盐,品尝一口道:“以后就这样做。”
  掌柜的重新给云琅以及李二一干护卫弄好了胡饼,接过刘二丢过来的钱,目送云琅一边吃,一边向太学走去。
  “天爷爷啊,总算是看见一位有担当,能担当的主子了。”
  云琅所到之处,就像是一道光刺穿了沉重的黑白画面,同时也打开了音频,嘈杂的声响在他背后逐渐响起,最终变得与往日别无二致。
  整座城市,在一瞬间就活过来了。
  太学里的柳树杨柳依依,只是没有叶子,这些柔软的枝条就很像是鞭子。
  云琅背着手站在太学门前,重重的咳嗽一声,看门的两个老苍头就吓得跪在地上。
  “门口有落叶……”
  两个老苍头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冲进了门房,取出扫帚,开始勤快的打扫落叶。
  “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区区小事就乱了方寸,枉费我平日的教导,罚抄写《泰伯篇》百遍!”
  “身为太学博士,不知督学,却带头妖言惑众,来人啊,将秋生圈禁百花园十日!
  食水减半!”
  “雷芳,一月前命你修建的下水管道是否已经完成?”
  “什么?这些天你都干了些什么?来人,圈禁百花园……”
  云琅走一路就惩罚了一路犯错的太学生以及太学博士。
  所有被惩罚的博士以及太学生们心悦诚服,平日里或许会申辩几句,今日,一个个遵行无虞。
  等云琅亲自敲响了太学课钟的时候,闻讯赶来的太学生以及博士们朝祭酒施礼后,就按照平日的课表,继续上课。
  才回到官廨,云琅还没有来得及喝一口茶水,就看见隋越一脸沧桑的站在窗外,嘴唇哆嗦着,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宋乔更擅长妇科,她去了五柞宫。”
  隋越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双手攀着窗棂哀求道:“君侯,跟奴婢走一遭建章宫吧。”
  云琅硬着心肠摇头道:“这是陛下跟太子之间的纠纷,不是我能插手的事情。”
  隋越摇头道:“不是请君侯插手,只是请君侯进宫一趟跟陛下说说话,哪怕是下一场棋也是好的。”
  “陛下后悔了吗?”云琅的语气没有那么生硬了。
  “没有,陛下显得极为亢奋,昨晚临幸了四名妃子一夜未眠,今日凌晨又要观看歌舞,还亲自持剑吟唱《大风歌》,现在已经披好甲胄……”
  云琅无声的笑了一下,从窗户里探出手拍拍隋越的肩膀道:“陛下正在等待他想要等待的风暴,这时候谁去劝谏都没有作用。
  只要陛下不杀我,就是我最大的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