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云琅的三千甲兵


小说:汉乡  作者:孑与2
  第六十四章云琅的三千甲兵
  人在盛怒或者极度兴奋之下,是听不进去别人的话的。
  再加上刘彻自认为自己是一代英主,因此也就特别的喜欢乾纲独断。
  云琅自认不是一个忠臣,不是一个可以豁出命为皇帝服务的人,所以,对于劝谏皇帝走正途这种事他历来是不热衷的。
  身为一个后世人,他甚至希望皇帝能够犯错,好让他钻一些律法的空子,从而发一下家。
  走进骊山是一种逃避,走出骊山同样是一种逃避,就大隐小隐这种事,云琅早就可以转换自如,居庙堂之高而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对云琅来说是家常便饭,不过,他忧其民的时候多,忧其君的时候几乎没有。
  不论谁当了皇帝,云琅其实是不太在意的,不管谁当了皇帝,最后还是要吃饭的。
  不能因为争夺一下皇位,大家就不用吃饭了。
  长安城里现在全是军马,阳陵邑里现在全是暴徒,军队不缺少饭食,暴徒则不用吃饭。
  所以,云琅很快就抛弃了这两个地方,专门来到富贵城让这座城市安定下来,不管外面人头打成猪头,城里面的人还要继续生活,继续吃饭。
  一旦阳陵邑跟长安城火拼之后,富贵城里的商贾,百姓们好立即占据这两座城市火拼之后留下的大量空白市场,让富贵城的百姓,进入新一轮的富裕阶段。
  控制富贵城对云琅来说没有难度。
  因为这座城目前几乎是一座不设防的城池。
  长安眼看着就要大乱了,富贵城的驻军却是关中所有城市中最少的,由于这里的权力大多数都属于长门宫,所以,守卫这里的主力依旧是长门宫卫,以及皇帝派来的五百城卫军。
  爆炸发生之后,阿娇就带着长门宫卫去了甘泉宫,富贵城里的守卫一下子就只剩下五百人。
  剩下的五百人,也在阿娇的宫卫离开半天之后,也被金日磾召集去了细柳营。
  现在,看守城门的并非什么宫卫,城卫,而是曹襄派来的武士。
  进城的时候,看到那些武士,云琅就很想发笑。
  富贵城之所以到了现在依旧还能保持平静,并不是因为这里的商人比较有节操,或者是这里的百姓胆子比较大。
  而是因为大汉的最高学宫——太学在这里。
  十余年的发展之后,太学已经成了大汉国最重要的人才储备基地。
  仅仅是今年,太学学宫里面,就足足有三千人在观政,在学习,在修炼。
  这些太学生,以及太学里的博士们,才是这座城池的主心骨。
  云琅此次出山,帮刘彻将富贵城安定下来,不让富贵城参与到叛乱中,已经是云琅对刘彻做的最大贡献了。
  隋越背着刘彻来找云琅,想要云琅做他做不到的事情,云琅自然是拒绝的。
  “三千太学生,其实就是三千甲士,陛下忘记了吗?”
  云琅喝了一口茶水,淡淡的对隋越道。
  隋越怵然一惊,面色苍白的站起身,匆匆的离开了。
  云琅冷冷的看了隋越的背影一眼,低声道:“果真是漏洞百出啊……”
  过了片刻,刘二回来了,云琅见他面色如常,也就松了一口气。
  “武库已经封锁!”
  云琅点头道:“那就看好他,不准太学生动武库里的任何一件武器。
  同时也要让太学生们做好准备,随时准备拿起武器保家卫国!”
  刘二低声道:“云氏十八位甲士,太学里的四十一位博士守护着武库,还从太学生手里收回来了刀剑若干。
  收缴武器的时候,很多太学生不满,他们说,已经到了家国危难的时候了,大丈夫手中岂能无剑!
  好在博士们下手果决,击败了几个不肯交出武器的太学生,控制住了风潮。”
  云琅笑了,对于这些太学生,他实在是太了解了。
  数千年以来,太学生,大学生们其实没有任何变化。
  他们是一群最有社会责任感的人,他们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八个出自顾炎武,被梁启超点明的字,贯彻的最彻底的人。
  因为年轻,所以喜欢用纯真激烈的心去面对问题,他们不喜欢老谋深算的政客,只喜欢用自己的一腔热血,一身血肉去直面最黑暗的世界,哪怕被厮杀的头破血流,哪怕被撞的粉身碎骨,也从未退缩过。
  云琅自认为是一只老狐狸,而这群太学生,就是他这只老狐狸看护下的小鸡。
  老狐狸不吃鸡,只喜欢看小鸡成长为大鸡,等大鸡膘肥体壮之后就丢进朝堂这个血肉磨坊,去面对更多的狐狸,饿狼,老虎,鳄鱼乃至——龙!
  那是他们以后的命运,现在不行!!
  长安最值钱的东西绝对不是长门宫的什么仓库,不是建章宫后边的白玉花园,更不是那个破烂阴森的皇宫。
  是太学,是这里的三千名学生,以及这里的两百余位博士。
  就大汉目前的国力来说,一个破烂的长安被毁掉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有人手,不出两年,一个更加崭新,更加宏伟的长安城就会拔地而起。
  问题是,刘彻跟刘据这对父子,对太学这个人才宝库弃之如敝履,齐齐的将目光放在阳陵邑跟长安城上,偏偏视富贵城如无物。
  刘彻以为他已经胜券在握,他以为自己已经保护住了自己最贵重的东西。
  刘据以为自己占据了阳陵邑,就已经占据了一定的优势,只要用重金招揽亡命之徒,给所有人开出天大的利益许诺,他就可以死里求生。
  反正他注定是失败者,他从不认为,一个繁华的长安,有什么好怜惜的。
  如果能用一个破烂的长安,乃至大汉,换来皇位,他甘之如饴。
  两人心中所想的都是皇位,都是明日的战局,唯独没有人考虑过,事件过后,大家还要继续过日子的问题。
  刘据在刘彻眼中就是一个好笑的玩具,他在等刘据尽最大的能力招揽人手,好让他看清楚人心向背。
  谋反这种事情不能一蹴而就,偏偏要排兵布阵,这是云琅见过的最滑稽的事情!
  虽然这样滑稽的事情云琅已经从《史记》上看过一次,如今身临其境之后,他觉得更加滑稽了。
  未央宫已经被炸成了一堆废墟,云琅觉得全天下人都知道是刘据干的,偏偏刘据认为他这一手很棒,已经成功地嚇阻住了他的父亲,希望他的父亲在看到他的强大实力后,能重新评价他,给他应有的尊严跟地位。
  人,怎么可以愚蠢到这个地步?
  不过,当云琅想到霍光,想到曹信之后,他忽然觉得刘据的想法或许没有那么愚蠢……
  大汉的太学生是大汉国真正的人中精锐!
  他们不仅仅要学富五车,还要懂得击剑,射箭,挥戈,驾车,被甲,作战……很早以前,云琅就对上一任太学祭酒董仲舒说过,想要儒学在大汉大兴,儒生们就必须加强个人的修养,不仅仅要在文治上有所建树,同时,也必须在军事上有自己的见解。
  唯有如此,才能选拔出真正的可以纵横朝堂,掌控国家的盖世奇才出来。
  因此,大汉的太学生们的日子就过的很苦,学业完成的时间,也从两年变成了五年!
  这些太学生们深深地知道,自己比拼蛮力或许不如那些农夫,不如那些游侠,所以,在太学的武士操演中,更加注重的是对军阵的认知,以及各兵种的配合,复杂的战阵很难被那些目不识丁的农夫,游侠们所习惯,对于这些太学生们来说,则完全不是什么问题。
  现在,就连皇帝也是刚刚知晓,云琅已经手握三千甲士!
  刘彻听了隋越的禀报之后,沉默了片刻,就摇摇头道:“还真的把太学生练成甲士了?”
  隋越连忙道:“太学生大多为富家子弟,平日里本来就熟悉武事。
  进入太学之后又操演数年,早就形成战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