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从来就没有救世主


小说:汉乡  作者:孑与2
  第六十七章从来就没有救世主
  叛乱与战乱的后果很相似,甚至更加的恐怖。
  当昔日的同伴刀兵相向的时候,杀戮不会减弱,相反,在愧疚之心的驱使下厮杀会变得更加激烈。
  偌大的关中,被毁掉的家园,绝对不止云氏一家,大环境下,升斗小民的命运变得更加的凄惨。
  刘据依靠的大部分力量来自于奴隶贩子,来自于角斗士,来自于流浪武士,也来自于那些游侠,那些亡命之徒。
  这些人从来就没有过什么崇高的理想,如果说有理想,他们的理想也只是发财!
  关中是世界上最富庶的地方,这些人对于抢劫关中百姓的兴趣,远比帮刘据实现登上皇位要重要的多。
  很多人都抱着富贵险中求的心态,在狠狠地劫掠了一番之后,就逃遁入了深山。
  叛乱已经发生三天了,军队还在继续攻打阳陵邑,而太子府已经成了一堆瓦砾。
  富贵城安然无恙……三千学子却跪坐在云琅的房门前目光炯炯的瞅着自己依旧在看书的大祭酒。
  太学生陈东拱手道:“先生,我们就这般袖手旁观吗?”
  云琅放下书本道:“你们是想帮助陛下平叛呢,还是准备帮太子造反?”
  陈东朗声道:“我等自然是相帮陛下平叛,可是,陛下有令在先,太学士子不得妄动,若有一人被甲,则视为叛逆。”
  云琅重新拿起书本,瞅了陈东一眼道:“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坚持被甲,离开富贵城?”
  陈东大声道:“弟子等人听说,先生的家园,已经被叛贼毁坏了。”
  云琅笑道:“云氏破旧不堪,早就该推倒重新修建了,如此甚好,免得我自己动手。”
  陈东怒道:“先生富甲天下,区区一座庄园自然不放在眼中,可是,我关中百姓何辜要遭此罹难?
  关中父老多年以来省吃俭用,孜孜以求者不过是积攒一些家财,好让后世子孙过的舒坦一些。
  现如今,一场兵灾,就让他们数十年来的积蓄全部成了泡影,这是天子的过失,也是太子的过失。
  一场皇位更迭的小事,岂能连累到我关中父老?”
  云琅见陈东愤怒已极,捶胸顿足的模样让其余太学生也逐渐变得激昂起来。
  就合上书本道:“慎言!”
  “现如今,有什么好慎言的,帝王家的家事,变成了一场燃烧天下的大火,帝王愿意,我们这些百姓还想过好日子呢。”
  云琅笑道:“你待如何?”
  陈东挺胸道:“被甲回乡,召集乡勇,杀光叛逆,盗贼,保家卫国!”
  云琅瞅着逐渐起身聚集到陈东身边的太学生们道:“你们都是这么想的?”
  众人齐声道:“这是我等多日来的心愿。”
  云琅将身体前倾,瞅着这群士子道:“陛下的旨意你们置于何地?”
  陈东大笑道:“待我等将贼人杀的干干净净之后,自然束手就擒,听候陛下发落就是。”
  云琅闻言无声的笑了,回头对刘二道:“打开武库,任由他们取用。”
  自从云琅回到太学之后,就一言不发的董仲舒忽然轻声道:“君侯想清楚了,此例一开,君王的尊严将扫地矣。”
  云琅道:“君王无法保护百姓,难道还不准百姓自保吗?这也太不讲道理了。”
  说完话,就挥挥手,示意太学生们自去。
  董仲舒看了云琅良久,才叹口气道:“多年以来,老夫总想限制皇权,不惜祭出天人感应之法,却一无所得,反而让皇权越发的强盛。
  希望君侯此次做法可以让高高在上的皇帝不再那么高大。“
  云琅在刘二的伺候下披甲,等大戟握在手中了,就来到了门外,跨上游春马这才对跟出来的董仲舒道:“刚才家将来报,关中已经出现了匈奴骑兵……”
  董仲舒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我就说嘛,刘据哪来的实力跟陛下争斗两日之久,还不落下风!”
  云琅大笑一声,对同样被甲完毕的太学博士们道:“我们杀奴去!”
  云琅一声大呼,从者如云,快马出了富贵城城门,身后已经足足有三千甲士。
  被甲后威风凛凛的陈东朝云琅抱拳道:“先生,弟子心急如焚,且容我先走一步。”
  云琅大笑道:“速去!”
  陈东离开了,很快又有太学生陆续离开,他们没有向战事正酣的长安城,阳陵邑,长门宫,甘泉宫这些地方狂奔,而是向那些正在遭受歹人荼毒的乡野之地去了。
  刘二随着云琅驰上高坡,眼睛瞅着浓烟滚滚的云氏庄园方向道:“君侯,我们回去吧?”
  云琅摇头道:“我们去乡下。”
  说罢,第一个向北方一处冒烟的地方奔去。
  劳家坝!
  听名字就知道是一处由劳姓人家聚居而成的一个村庄。
  渭河在这里拐了一个大湾,水面从这里出去之后就豁然开朗,是关中难得的一片水土丰美的地方。
  往日里,云琅闲着没事就会骑马到处游走,来的最多的地方就是这处劳家坝。
  劳氏族长的老妻,做的一手好茶饭,每当云琅吃腻了家里的饭食,就会来劳家坝换换口味。
  这是一座难得的民风淳朴的村落。
  如今,这座小村庄却燃起了大火,一群带着武器的无赖子,正在趁机洗劫这座富裕的村庄。
  云琅率领的甲士刚刚露头,那群无赖子就发一声喊,四散奔逃。
  只可惜,在精锐的骑士面前,这些人只骑着骡子,挽马一类的无赖汉,那里能走得脱。
  很快就被甲士们用绳套牵着回到了云琅的面前。
  云琅没有时间跟这些混账东西多说话,手一挥,甲士们的钢刀齐齐的落下,六十几颗人头顿时跌落尘埃。
  劳氏族长哭喊着从庄子跑出来,来不及说一句谢谢的话,就看着这支骑士队伍继续向北进发。
  走一路,杀一路,堪堪到了傍晚时分,云琅这才停下马蹄,他不记得自己杀了多少人,也不记得自己救了多少人。
  此时此刻,跟在他背后的甲士只剩下不足八百人。
  每救援了一座坞堡,或者一座村庄,就会有太学生留下来,将坞堡,村庄中的青壮组织起来,集结自保。
  所以,只要是云琅马蹄所及之处,那里的百姓立刻就会安静下来,重新恢复了汉人该有的优雅跟悍勇。
  云琅已经很疲惫了,他身后的甲士们也非常疲惫了,眼看着就要休息了,已经逐渐暗下来的地平线上又有火光冒出来。
  云琅轻轻催动了游春马,再一次向火光出现的地方进发……
  斩不尽的恶人头!
  不知不觉鏖战了整整一夜,也奔跑了整整一夜,就在云琅全身衣甲都被血水渗透了,在寒夜中很快就被冻成了一块。
  迎着朝阳,云琅用手搓一下硬邦邦的衣衫,一些红色粉末就扑簌簌的跌落地下。
  再一次驱动疲惫的游春马登上高坡,视野所及之处,再也不见敌踪。
  人困马乏,肚子里空荡荡的。
  就在云琅准备下令全体返回富贵城的时候,地平线上出现了好大一片黑压压的人头。
  云琅怵然一惊,眼前的这些人实在是太多了。
  他却不能跑,如果跑了,一天一夜鏖战之后,好不容易安宁下来的村庄就会遭受更大的灾难。
  一个骑兵跑的很快,等他来到近处,云琅才看清楚,眼前这个同样满身血污的家伙居然是陈东!
  “先生,弟子昨日一日间跑了五十六个村庄,晚上又跑了二十一个村庄,联络了乡勇六千,路过的时候,又有几千人加入了我们的队伍,现如今,我们的兵马已经上万,先生,就等您一声令下,我们好荡平关中妖氛!”
  云琅张了张嘴,却发现嗓子干渴的厉害,喝了一口水润润嗓子,对陈东道:“人手还是不够!”
  陈东嘿嘿笑道:“等到了今日午时,弟子保证汇聚在这里的猛士不会少于十万!”
  云琅仰天大笑一声,将手里的大戟丢给陈东道:“去,平灭关中所有乱局!”
  陈东嘿嘿笑道:“这种大事,自然是需要大师兄出马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