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七章 熬煮汤剂拿花开刀


小说:尖碑漂流记  作者:阿宝的笔记
  文起忽然怔住了,他看向绿皮猴子所指的罗兰冰泉花,不知道如何选择。
  先不说这个家伙是否与狄聆相同,都是精神力损耗锅中而陷入深度昏迷,它之前所作所为,以及后来的悔过,当然也有自我保命的原因,才与文起站在一起,共同抗击大地心脏。
  所以,要说文起对它有什么好感,那真的没有半点。
  若不是它的贪念,也不会有今天的这场悲剧,文起陷入其中,差点就一命呜呼,同时让文起忌惮的是,罗兰冰泉花诡计多端,有自己的打算,而对大地心脏也只是临时与他站到一起,如果真的唤醒了它,现在的木质身躯,文起不知道它会有怎样的破坏力。
  要是救治失败,罗兰冰泉花死了,倒是一件让人大感舒心的事。
  不过,就在文起略微犹豫时,他的心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那声音的来源,正是精神体胸口处的大地之种,说话的不是别人,是进入休养状态的乌鲁伦萨。
  文起不敢相信,这个进入修养,恢复己身的老家伙,竟然在这个时候说话了。
  而且所说的是关于救治罗兰冰泉花,虽然有些模糊,但文起还是能够清清楚楚地听到,“它对我来说很重要,是我能否走出这片天地的一把钥匙,如果失去了它,我将永远无法走出这里,按照那只猴子的意思去做好了,相信它会将所有人就醒……”
  文起听着老乌鲁的话,真的是一百个不愿意,也有一百个问号,在自己的心里打转。
  这件事文起并没想让老乌鲁帮忙,即便是绿皮猴子突然出现,对他施以“暴行”,当然对那只顽皮的猴子来说,不过是一种亲昵的表现,他都没有请求老乌鲁出手。
  因为在文起的潜意识里,老家伙应该不允许别人打扰它,修养需要安静,更需要静心,但到这件事情上,老乌鲁主动发话,看来的确对它时间非常重要的事,不得不说上一句,好提醒文起,帮他做出选择。
  文起忍不住心中的怒火,话音冰冷地道:“这只猴子你是知道的吧,你确定它能救治所有人,如果可以,到不妨让它试试,但如果将罗兰冰泉花治死了,我可不负责。”
  “这可是你选的…”文起心里嘟囔了一句,他对罗兰冰泉花的影响,着实谈不上好。
  心里的声音还未落地,文起盯着绿皮猴子的一双眼睛闪动起明亮光芒,他对绿皮猴子用力点了点头,示意它可以这么做,拿罗兰冰泉花开刀。
  只不过他也没有那么恶毒,盼着罗兰冰泉花被治死,而是一双冰冷,没有感情的双眼,看着绿皮猴子的一举一动。
  就见文起同意后,那猴子显得格外兴奋,挠了挠身上的痒痒,咧了咧嘴,仿佛是在笑,便伸手抓向了倒地昏睡的罗兰冰泉花,同样是放在鼻尖,深深嗅了几下,便陷入沉思中,那种双眼空洞,迷茫的状态,还真有点给人看病,琢磨病情的模样。
  就像是在深度思索,探查病人病情,根据病人的病,以及身体情况,搭配药物一般,一点多余动作都没有,且神情极为认真。
  “这家伙真的能治病?”文起不敢相信,但又不得不相信,绿皮猴子真的有一手给人治病的方法,因为现在的他,那强大的感知力,正告诉他,眼前这只猴子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他还是皱起眉头,原因是时间太长。
  自从绿皮猴子将罗兰冰泉花拿到自己的鼻尖,深深嗅了几下后,陷入沉思已经有很长时间,至少腿都站的有点酸,它还没有从那种状态中苏醒。
  看它的样子,似乎是被什么迷惑,或阻挠住了,迟迟做不出决断。
  到底是什么阻碍了绿皮猴子判断,文起当然不知道,但没过多久,它还是决定尝试,以憨厚的笑容回应了文起,证明自己清醒过来,绿皮猴子便转动起来身子,缓缓地,面朝那口大锅,以及那些摆放着瓶瓶罐罐的木质架子。
  绿皮猴子略微挠了挠头,将手中抓着的罗兰冰泉花放在了地上,有神的双眼一起滚动着,寻找着它要用到的材料。
  不多时,它便从木质架子上分别取下三个罐子,还有几个木盒,文起不知道这个木盒是做什么用的,但那三个透明的罐子,文起看的清清楚楚,从左至右,罐子里分辨装着八爪鱼的触须,拳头大,某种怪物的眼睛,还有一根羽毛。
  而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那根散发海蓝色光芒的羽毛,周围环绕着流动的细沙,无风自动,飘浮在水桶大的罐子里,似乎是在跳舞。
  文起眼睛也不眨地盯着摆放在眼前地上的三个罐子,他没有说话,即便是好奇心大过了天,也知道此时还是不要打断绿皮猴子思绪的好,只是屏息宁气地看着这一切,他很想知道接下来那猴子会如何做,是否能将昏迷的罗兰冰泉花唤醒。
  与此同时,绿皮猴子并没有因为文起的目光而停止自身举动,它不断地挠动着身体各处,并将一个个罐子大了开来,然后取了一口对它来说不能再小的锅,而在文起看来,倒是有怀抱那么大。
  在最后一次挠动头顶后,绿皮猴子进入全神贯注,心无旁骛的转台,手脚麻利地将那口取来的锅注入像水一样的液体,借用之前那口大锅下的火,开始熬煮。
  不仅如此,它还分先后加入取来罐子中的材料。
  而最先放进去的就是那有流沙环绕海蓝色羽毛,且在放入锅中的一瞬间,轰的一声闷响,一团蘑菇状的蓝色云雾升腾而起,四周环绕着闪烁不定的光芒,看起来奇妙而美丽。
  在蓝色云雾升腾起来的同时,绿皮猴子用力将其吸入鼻翼中,眼前忽然一亮,精神大为振奋,那本来麻利的手脚变得更快捷了。
  共有三样东西,只是在第一样放入熬煮的锅中后,那猴子并没着急放第二种,而是将一旁大锅中剩余不多的浓汤,用哪个巨大的勺子,舀了出来,少许三滴,点进了面前的小锅中。
  蒲扇大的手并在一起,像一把扇子般,扇动着风。
  熊熊火焰燃烧,将整口锅包裹,只有锅口没有被火海研磨,其中的汤汁很快便沸腾了,然后,第二个材料,那不知名怪物的眼睛,被绿皮猴子放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