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二章 这明显是内讧


小说:史上最强天秀  作者:醉上空城
  西伯侯府,几十数百个高手,一起围攻刘袖,出手间真气肆虐,声势骇人。
  付博文大惊失色。
  “西伯侯!刘袖身怀圣旨,是代天巡使,你敢伤他便是欺君之罪,还不让他们住手!”
  北鸣侯也厉喝道:“大胆周世昌!你想造反吗?”
  然而,西伯侯面目狰狞,眼神狂热,哪能听得进去,有些冲动一旦爆发,便会瞬间失控,杀人犯就是这么来的。
  这一刻,他甚至想直接杀了刘袖,什么后果都不去想。
  “轰!砰砰磅磅……”
  外面顷刻间打成一片,无数道真气、兵器,将刘袖吞没,仿佛地面都在震颤。
  而随着开战,越来越多的高手涌出,纷纷加入到围攻中。
  转眼,已经看不到刘袖的身影,只有漫天的尘土,横飞的劲气,以及数不清的人影。
  北鸣侯等人也含怒出手,只是一个照面,就被西伯侯身边的高手制服,而那十名总督军将领,也和预想的一样,连手指都没有动一下,完全是袖手旁观。
  西伯侯大局在握,胸中一口郁气,终于顺了。
  他淡然的道:“在西海省,就是本侯的天下,尔等几番挑衅,尤其是那刘袖,若不略作惩戒,叫本侯如何能服众?”
  这番话轻描淡定,不知道的还以为罚酒三杯呢。
  可是外面越打越凶,刘袖已经淹没在人群中,西伯侯却完全没有制止的意思,因为他知道,刘袖的实力堪比宗师,就算这样也死不了,反而不把他打残的话,人再多也未必留得下他。
  “周世昌!我刘家与你不共戴天!”
  北鸣侯睚眦欲裂,愤怒的咆哮着,由于爱子心切,他并没有注意到,外面的战斗越来越诡异……
  不过图巴赫等高手却看出问题,即便是围攻,也没有这么打的吧?简直毫无章法,根本就是狂轰滥炸!
  而且还伤到自己人,短短几息时间,没看到刘袖怎么样,就看着侯府的人被同伴误伤,有几个都吐血了,这画面实在太诡异了!
  很快,在一片混乱中,惨叫声越来越多,都是来自不同的人,还有吼叫声和怒斥声。
  “咱们跟他们拼了!否则今天别想逃出去,杀啊……”
  “干!怎么越来越多?敌人太强了……”
  “冲出包围!快!先想办法冲出去……”
  此刻,不仅战斗诡异,这些人的话更是诡异。
  周世昌也愣住了,什么叫越来越多?敌人不就刘袖一个吗?怎么变成‘他们’了?
  而且什么冲出包围?谁特么包围你们啦!
  仔细看一下,这些人很多都在打空气,面前根本什么都没有,而有的竟然在自相残杀,就好像中邪一样,连自己人都认得了!
  周世昌惊惧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他们都疯了不成?”
  此刻,那百余名高手,全都像中了邪一样,可是出手又慌而不乱,就像在逆境中挣扎抵抗一样,这特么是遇到厉鬼大军了吗!?
  “不好!”侯府的一名谋士道:“他们肯定是着了刘袖的道,这是扰乱心智的秘术!”
  一瞬间,大厅内的人都恍然大悟,可随后又无法相信,怎么可能有这种邪术?这简直是妖法了!
  周泰日喃喃的道:“对,对……一定是刘袖,他的手段你们无法想象……也没人知道他有多少手段……”
  “统统住手!”
  周世昌运足真气,陡然一声暴喝,声音用真气送出,其原理接近于狮吼功。
  只是,他喊完之后,竟没有一点卵用,那些手下还在“艰苦”的历战,好像根本听不见一样。
  周世昌脸色铁青,眼看着有人相继倒下,都是死在同伴手中,他已经彻底慌了。
  而就在这时,一个突兀的身影,从混战中走出来,犹如闲庭信步一般,与这诡异的一幕,形成极大的反差,便显得更加诡异!
  “刘袖……你,你,你对他们做了什么!?”周世昌怒目圆瞪道。
  此人正是刘袖,从无数高手的围攻中走出来,就好像没事儿人一样,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
  “我做了什么?没做什么啊,这明显是内讧,你看不出来吗?”
  刘袖似笑非笑的道。
  神特么内讧啊!我信你个鬼!
  不过自己人这边,却是长出了一口气,刚刚连北鸣侯也心急如焚,担心爱子寡不敌众,便急得去跟西伯侯拼命。
  现在想想,好像是自己关心则乱,那小子一挑百也不是第一次了!
  而付博文等人,就被唬得一愣一愣的,貌似除了内讧,也没有别的解释吧?
  他们哪里知道,当幻术达到超凡级,就不只是对人造成幻觉,而是能造出一个幻境,让里面的所有人,看到施法者设计的场景。
  现在那些人,正在和几万民兵团战斗,而且是先天之上的民兵团!
  眼看着自己人一个个倒下,周世昌不禁遍体生寒。
  “住手……快停止你的妖法……”
  “停下?”
  刘袖讥屑道:“你儿子让你住手,你怎么不住手?反过来你让老子住手?”
  周泰日:“……”
  怎么感觉自己降了两辈?
  周世昌颓然跌坐在椅子上,仿佛整个人被掏空。
  如果早知道,他说什么也不会动手了,这简直就是魔鬼!
  现在周世昌担心的不是那些人的死活,而是拿不下刘袖的后果,他恐怕无法承受!
  “刘贤侄,咱们有话好说……”
  马上就变贤侄啦?所以现在可以好好说话了?
  可是刘袖又不想好好说话了。
  “你特么占我便宜?信不信我让你旁边这几个也‘内讧’一下?”
  “呃……信信!”周世昌连忙改口道:“刘公子……刘大人,是我一时冲动,被猪油蒙了心,你看……我与你父侯多年交好……”
  “擦!连东武侯都没你脸皮厚!”刘袖没好气的道:“来来来,你告诉我有多好?”
  “这个……”
  周世昌老脸一红,看了看一脸唾弃的北鸣侯,又看了看刘袖,半晌没憋出一句话。
  然后就看着外面,已经倒下了一半,剩下的还在自相残杀,要么就是怼空气。
  周世昌绝望的道:“二十万斤赈灾粮就在这里,我一直替北鸣侯兄看管着……”
  “哦?才二十万吗?”刘袖表示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