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六十 更加努力的享受九九六的福报


小说:东汉末年枭雄志  作者:御炎
  东汉末年枭雄志第一卷我本孝廉郎六百六十更加努力的享受九九六的福报在十名新人进士之中,诸葛亮是最快上手处理政务的,刘巴紧随其后,排在第二个开始上手。
  他们很快就被迫跟上了内阁的高效率高节奏工作方式,很快就开始了九九六乃至于零零七的福报。
  诸葛亮嘴甜,第二天就开始了福报,徐庶嘴笨,第五天才开始福报。
  虽然福报很累,但是在这样一个大家都埋头苦干的氛围之内,你要是没事情做,不在埋头苦干做事情,你就会感觉自己不属于这里,很快就会被排斥,会失去这样的身份和地位。
  心里慌,真的很慌,坐立不安,心神恍惚,感觉自己就是个废物。
  于是没有活儿干反而是十分痛苦的事情,有活儿干才会兴致满满,浑身都是力气,感觉自己和大家一样都在处理很重要的事情。
  这个时候,人们就会误认为这里属于自己,自己也属于这里。
  和大家一起埋头苦干跑前跑后,处理各种各样的工作,就会感觉精力根本用不完,十分亢奋,一低头就是工作,一抬头就该吃饭了。
  下班?不存在的,我要加班!
  那个时候,会产生一种特别的满足感,一种成就感。
  一种根本不会意识到自己正在被剥削的感觉。
  要是有人说你在被剥削,你还会很生气的反怼回去——老子乐意!你丫是不是垂涎我的职位啊?
  就像现在诸葛亮这样,九九六零零七反而是被羡慕的。
  四个朋友里除了石韬没有进到内阁之外,诸葛亮徐庶和孟建都在内阁里愉快的九九六。
  九九六到了忘乎所以,甚至零零七都觉得甘之如饴,要是没有那样的工作强度,他们反而不高兴,反而会担心自己会失去这一切。
  这让每天能准点下班的石韬都羡慕不已。
  石韬感觉自己会被这三位朋友给甩下去,他们会很快高升,而自己只能继续蹉跎岁月。
  每天准点上班下班,做着无聊的工作,到点了就吃饭,到点了就回家,这……
  年轻,难道不是应该拼搏的时候吗?
  不正是应该吃苦受罪的时候吗?
  睡觉?
  生时何必久睡?
  死后定会长眠!
  我不要睡觉!我不要准点下班!我要九九六啊!
  石韬在心中无声的呐喊着。
  可惜,就眼下来说,九九六是一种特权,是一种只有少数人才能享受的特权,对新人来说,只有进士前十名的新人才能享受到这样的特权,石韬享受不到。
  和石韬差不多,虽然受到郭鹏的器重,但是下班相对较早的诸葛瑾也有一样的感觉。
  原先觉得还没什么,但是弟弟进入内阁之后,眼看着弟弟天天加班加到忘乎所以甚至没时间和自己打招呼,看着弟弟行色匆匆忙里忙外的样子,诸葛瑾忽然觉得自己被自己的弟弟给超越了。
  诸葛瑾忽然感觉自己天天回家吃饭陪老婆陪孩子是很没有用的样子。
  大男人,天天下了班就回来陪老婆孩子……这算什么?
  要像弟弟这样大半夜才回来才是有用的啊。
  这可不行,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身为兄长,怎么能被弟弟给超越?
  于是在一个月之后,深感自己将会被弟弟超越的诸葛瑾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局面了,他硬着头皮找到了郭鹏,希望郭鹏能把他调到事务更繁忙的部门。
  他想更加努力的工作,更加努力的享受九九六的福报。
  “属下还年轻,还想更多的历练,请主公成全!”
  诸葛瑾拜伏在郭鹏面前。
  “孤很多时候都忙不过来,所以内阁里的事情的确很多,很忙,但是你们兄弟两人在一个部门里,容易受到非议,这样吧,我把你调到尚书台,你跟着程令君多学习学习。”
  郭鹏笑了笑,满足了诸葛瑾的部分期待,诸葛瑾大喜过望,下拜感谢郭鹏。
  看着诸葛瑾离开的背影,郭鹏觉得很无奈。
  九九六和零零七固然是升官的不二途径,但是,职位越高,数量越少,你在九九六,人家在零零七,上位者永远只需要最强的那个,剩下的,不过是垫脚石罢了。
  优秀的老板要学会给年轻的部下们营造一个竞争的『良性循环』氛围,让他们忘乎所以的工作,然后择优升职。
  剩下的年轻人自然不会觉得自己在被剥削,只会感到自己不够努力。
  等他们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药渣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大好年华已经如同那一去不复返的发迹线,再也回不来了。
  话虽如此,不这样,又能怎样呢?
  如同诸葛亮和诸葛瑾。
  不向上爬,就只能往下掉,忍得住清贫当然可以,忍不住,那就别怪别人了,世间安得两全法?
  郭鹏摇了摇头,派人去内阁走了一趟,把诸葛亮叫来了。
  诸葛亮进到内阁里面之后,因为一段时间政务非常繁忙,郭鹏根本没有时间见诸葛亮,他自己都忙的天天九九六了。
  诸葛亮自己也天天加班爆肝,现在正好稍微空闲一点,有了点时间,郭鹏就打算和诸葛亮聊一聊。
  对这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蜀相,郭鹏还是怀着满满的兴趣的。
  诸葛亮得知郭鹏召见自己,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只好放下手头的工作,向自己跟随的指导阁员说了一声,然后跟着来到了郭鹏的办公书房。
  “亮拜见魏公,魏公万安。”
  诸葛亮按照礼仪下拜,郭鹏则站起身子,走到近前,把诸葛亮扶了起来。
  “不必多礼,起来吧。”
  诸葛亮直起身子,不敢直视郭鹏,郭鹏则看见诸葛亮的个头真的很高,差不多能和自己持平,得超过一米八了,果然是个高大帅气的男子。
  “坐。”
  郭鹏赐坐,诸葛亮感谢之后缓缓坐下,礼仪标准,一丝不苟,不敢有丝毫逾越。
  如此一个权势滔天的大人物在自己面前,那可是不是小事情。
  诸葛亮内心无比紧张。
  “你还在荆州的时候,你兄长就和我提过你,说他有个兄弟,从小聪慧,可是失散已久,我就想着你们一家人若是天南海北不得团聚,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于是便想着将你也喊回来,让你们一家兄弟团聚。”
  郭鹏坐下身子,唠起了家常:“如何,在邺城待着可还习惯?和襄阳比起来,邺城如何?”
  这话问的就有点水平,诸葛亮也在其中听出了一些别样的味道。
  “邺城很大,不是襄阳可以比较的,襄阳过于狭小,小到了容不下许多人,天下之大,现如今,唯有邺城才能容得下这许多人。”
  这回答也回答的很有水平,郭鹏很喜欢这种回答。
  襄阳不小,比对起来,襄阳未必就比经过郭鹏扩建之后的邺城要小,那也是天下坚城。
  但是襄阳是为荆州本地人服务的,对外地人则不屑一顾,多的是排斥和打压,能玩转襄阳的,只有荆州本地的豪强士族。
  襄阳名为刘表的治所,建立起了学业堂,吸引了天下士人来投靠,本该体现出海纳百川的气魄。
  但是没有。
  襄阳还是荆州的襄阳。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