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6章 声声尖叫


小说:仙道圣尊  作者:范力天
  圆圈里传来金燕子的声音:“官人,不许女人倒在你的怀里!”
  我被吓坏了,来不及跟她说话……
  远远听见鬼叫声;一阵又一阵……
  我用火眼紧紧盯着,从很远的地方奔来一群黑影,闪几下就到了,一个个摇头晃脑;高一米,长两米,四只脚黑乎乎的,蹦蹦跳跳一阵,用嘴够绳上吊着的人。
  包红缩了又缩,悄悄喊:“赶快藏起来!”
  我很困惑:听见鬼叫,过来的却是狼,到底怎么回事?
  包红说:“不是狼,是狗!没看见他们的尾巴高高翘着;否则,不把我俩吃掉。”
  不管是什么?反正咬绳上吊着的人,跳一阵,没咬到,把目光对准我直冲过来——两只眼睛绿阴阴的,跟狼没什么区别。
  我害怕了,紧紧抱着包红,一蹬腿飞起来,大声喊:“滚开!干吗不去咬他们!”
  绳上吊着的人,闪一闪,往上升一米五,不知啥意思?
  远远奔来几只大灰狼,跟狗一见面,就龇牙咧嘴地哼哼,把头低着,露出凶恶的白眼睛……
  这些狼高八十厘米,身长一米五,比狗小很多,只是毛很粗,具有很强的野性……
  狗也不怕,一边蹦蹦跳跳,一边“汪汪”瞎叫,对狼的威胁满不在乎。
  狼像人似的,不能接受这种戏谑,瞪着凶恶的白眼,直冲过去……
  一群大狗和几只白眼灰狼,厮咬一阵,浑声都是鲜血,身上肉皮翻翻着……
  横在街上的拉绳不见了,吊在上面的人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空中出现一阵“呜呜”声,由近即远,刮着微微阴风。
  狗狼交战,第一回合,双方都有惨重受伤,没有死亡……
  厮咬的火焰越来越强烈,双方“哼哼”一阵,对着直冲过去;狗的身体大,且灵活;而狼的身体小,动作比较笨……
  双方抱成团,猛烈厮咬,地下到处是鲜血和粪便……
  狗嘴咬破,肉皮被狼咬下来吃掉……
  三条大狗对付一条狼,把一条狼腿咬断,当场撕碎,变成一顿美餐,风抢一阵,一个拖着一块逃跑了……
  地下血迹斑斑,到处臭烘烘的,留下一大股狗狼味……
  我很想看看第三个回合……可是,一片狼藉……
  空中“呜呜”叫,闪一下,街上的拉绳又出现了,依然吊着很多人,不知啥意思?
  我很想离开,包红在我怀里拽一拽说:“看一看,再说。”
  鬼叫声响成一片,一会街道全横着一根根拉绳,密密麻麻地吊着人……
  奇怪现象发生了:中间有一个吊着的人,身体溘然变大一倍,转一圈,没有嘴脸,却能传来声音:“诸位,今天是好日子,咱们相聚一堂,自由行动吧!”
  我大脑晕乎乎的,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包红瞪着双眼看,紧紧缩在我的怀里;女人气息正如牡丹仙子说的那样,不怎么好闻,始终有股捕猎味。
  远远传来金燕子的叫声:“鬼,鬼呀!你们不怕吗?”
  我用火眼看;圆圈的画面里,依然留着她的身影;只是神色紧张,很想钻过来……
  横拉绳吊着的人开始移动,一个跳到一个的绳上——跑的跑,逃的逃,就是不离开……
  我很困惑,他们为何不把脸露出来呢?到底是男是女也不清楚……
  空中闪出一张很大的脸,黑乎乎的,对着拉绳吊着的人喊:“只给半月时间,如果还是不行,也就散了吧!”
  这声音带着阴森森的回音,令人毛骨悚然……
  包红的眼睛自然而然落到空中;这家伙脸上的毛一根根落下,变成一个骷髅头,闪一闪消失……
  拉绳开始“呜呜”叫,一排排手拿套绳,往对方的头上扔……
  我怎么也看不懂;头在拉绳下面,如何套进去呢?
  包红悄悄说:“他们不是人?”
  中间最大一个吊着的人,手中闪出一跟套头,“呼”一声,高高抛在我头上喊:“套住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她一拉,绳子不见了……
  这个举动把我吓个半死,紧紧抱着包红往圆圈边退……
  里面传来金燕子的声音,快过来呀!你们不怕鬼吃掉吗?
  我没回答,到现在也没看见脸;虽然很恐怖,但想看看会发生什么情况……
  金燕子比谁都急,试图把手从圆圈里伸过来;可是,像有一层东西蒙住……
  横拉绳上吊着的人,“呜呜”叫,活动猖撅;有一半拿着绳套,另一半却是目标,只动不还击。
  包红在我怀里缩了又缩,浑身颤抖;紧紧抓住我的迷你裙装盯着看。
  我也很害怕,一退再退,身体靠在圆圈上,只要一个仰翻天,就能倒过去。
  金燕子急得要命,尤其担心包红把我抢走,在圆圈边对着喊:“官人,快过来呀!”
  奇怪现象发生了!横拉绳上吊着的人,扔出的绳套,落到对方的头上,闪一下,准确无误勒在脖子上,用力一拽,闪一闪,两个就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越看越奇怪……
  不到一小时,横拉绳上的人只剩下最大的一个,这家伙面向我,身体弹一下,直接飞来……
  包红吓坏了,厉声尖叫……
  我也吓得不敢用眼睛看,用右手高高档着……
  这家伙的绳套一连扔过好几次,却无法沾在我的头上,干脆张开双臂,迎面抱住……
  一股冰凉的感觉,在我身上刻骨铭心,大脑黑压压的,叫出惊恐的声音……
  “太吓人了!”这家伙被我身体的热量,将外衣慢慢熔化;下面的干骨头棒棒变成水,一点点滴落……
  脸上蒙着的黑布也不见了,露出快要腐烂的骷髅头……两只深坑大眼,闪着红通通的磷光……
  包红拼命尖叫,快要被吓死……
  我用惊恐的眼睛紧紧盯着,把嘴张到最大,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连圆圈里的金燕子也吓得厉声尖叫,一直停不下来……
  骷髅头突然张开黑乎乎的大嘴,对着我的光头,一口咬下来……
  应该感觉很痛;然而,牙一碰到,整个骷髅头都化了;闪一闪,消失得无影无踪……
  虽然不见了;但是一颗吓坏的心;迟迟修复不了,大脑里总是重复着刚才影子。
  包红浑身瑟缩,用颤抖的声音说:“咱们走吧!”
  我身体往后一仰,头过圆圈,抱着包红的身体去过不去……
  金燕子很努力,紧紧抱住我的头,使劲拽,把吃奶的劲都用上了,还是拽不动……
  怎么办?要包红,就不能要金燕子。
  我大脑迷迷糊糊,一时理不出头绪来。
  包红战战兢兢喊:“把圆圈收回,不是就在一起了吗?”
  我的头缩回来,用手靠近,闪一闪,圆圈钻进手心里;可是,金燕子不见了,用火眼扫瞄,也没找到……
  憋得无奈,对着黑乎乎的天空喊:“金……”
  没有回应——只好和包红紧紧相依——害怕的心,始终未能缓解……
  包红并不傻,说出一句关键的话:“我们要赶快离开!”
  我盯着街道上的横拉绳;这个破玩意,是吊死鬼们玩耍的地方;紧握拳头,猛力打出……
  一个圆溜溜的带刺火球,从手中飞出,恰好落在横拉绳上,“轰”一声爆炸!
  所有的横拉绳不见了,连街道,闪一闪,也缩进土里……
  “真尼玛奇怪!这是什么街道?一个行人没有;现在居然变成荒野。”一块块令牌碑,摇摇晃晃,从土中钻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