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9章 灭绝人性


小说:仙道圣尊  作者:范力天
  新牡丹仙子实在憋不住了,问:“这是怎么回事?”
  我哪会知道?只好把圆圈拨了又拨,画面滚动,闪出一行字……
  新牡丹仙子读出声来:“其实龙凤胎,是……”
  我只好把目光移到新牡丹仙子的脸上问:“你为何不去呢?”
  回答很简单:“我要守着夫君,生一大堆比龙凤胎还好看的四胞胎。”
  我怀疑她的人性?首先出来的地方都不对,哪有跟我妻子一样名字的人?
  新牡丹仙子只认定一件事:“如果有洞房,只需一夜,就能解决夫君所有的困惑。”
  我用火眼仔细扫瞄,什么东西也没有,只好盯着手中圆圈喊:“能给我造仙境房吗?”
  没有回应……画面像飞轮一样滚动,戛然停止,露出一张熟悉的脸:“公主妃;害我找够了,你在哪?”
  我非常新奇,几乎忘了身边的女人,对着喊:“过来呀?我到处找你!”
  她伸着长长的手,直接从圆圈里穿过来,用手拽一下我,身体自然而然弹进来……
  牡丹仙子还是老样子;脸比以前还脏,不知从哪来的破烂衣服、黑乎乎地穿在身上,越看越像乞丐……
  新牡丹仙子一见她,就往脸上吐口水,还说:“别碰我夫君,臭得要死,把人家都染脏了!”
  我知道;最脏的要数我,浑身是泥土;为何新牡丹仙子不嫌弃呢?
  牡丹仙子不是好欺负的人,用公主的身份,过去狠狠扇新牡丹仙子好几耳光说:“你知道我谁吗?”
  新牡丹仙子的脸软软的;打上去毫无感觉,也不知痛……瞪着双眼回击:“管你是什么人?夫君是我的,这是上天赐婚,没有任何人可以更改!”
  牡丹仙子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问:“哪来贱人?胡说八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新牡丹仙子清清楚楚,还说:“不知道的是你?问什么呀?”
  她俩东一句,西一句,抓着对方的头发,扭打起来……
  我只好用手把她们分开,一个在我脸上狠狠甩了一耳光骂:“不要脸的男人;这下好了,看你如何处理?”
  牡丹仙子打的耳光很痛;新牡丹仙子打的没什么感觉;我心里很困惑?
  她俩一个绾右臂,一个拽左手;像挟持抢来的人那样,不知要去什么地方?
  我实在憋不住了,使劲挣扎,大喊大叫:“放开我!”
  牡丹仙子厉声呵斥:“不许乱喊!别人还以为两个女人……”
  我烦透了!看看左边的新牡丹仙子,又瞅瞅右面的牡丹仙子说:“不要这样好不好?”
  新牡丹仙子狠狠拧着我的脸骂:“谁家的男人像你这样?刚娶完的媳妇,尚未圆房,又弄出一位前妻来?”
  牡丹仙子对她哼哼:“小贱人!别以为上天赐婚就有什么保障了?男人的心很大,不盯着点,随时就可能出轨!”
  她俩一个一句,吵吵得很厉害,把我的耳朵快要震聋……不得不喊:“好了!我死了,就不用吵了!”
  牡丹仙子紧紧拧住我的耳朵,大喊大叫:“娶这么多妻子干什么?你的身体还有那么强壮吗?四十多岁的人了,想什么呢?”
  我不得不辩护:“不是我想娶;是人家安排的。”
  新牡丹仙子在我的脸上狠狠咬一口说:“男人就是没心没肝;亏我这么爱他,还说这种不要脸的话?”
  奇怪现象发生了!前面下着黑乎乎的雨,我们头上却一滴也没有……
  雨水落地粘乎乎的汪着,好像无法渗进土里去……
  牡丹仙子厉声喊:“快跑!”
  新牡丹仙子紧紧拽着我的手,飞一气,还是晚了一步……
  黑乎乎的雨早在全面等待;我们不知不觉跑进雨区,从头到脚变得粘乎乎的,用手越抹越粘,把整个身体裹了厚厚的一层……
  我很想喊:可是一张嘴,粘乎乎的东西就流进去,感觉全是泥;不得不使劲吐……
  然而,越吐越多,仿佛吐不完……把双眼也蒙住了,像瞎子一样,摸来摸去喊:“你们……”
  嗓子很快被泥液沾上,难受极了!忍不住想哭……
  不知牡丹仙子像不像我这样?反正没人说话,都被黑乎乎的雨水裹着……
  我们东倒西歪,像烂泥中的雕塑——喊也喊不出来,急得心里直冒火……
  该死的雨也不停,越下越大……粘乎乎的水把我们下半身吞没,还在继续往上涨……
  我快要窒息,用双手握住嗓子,低头咯泥——雨水在我头上粘乎乎往下淌,难受到了极点……
  牡丹仙子像着了魔似的,浑身裹着稀泥,在我背上狠狠敲打;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低头瞟到一眼,她很痛苦,好像快要死了……
  新牡丹仙子坚持不住,在稀泥里翻滚,时不时露出头来,抹一抹脸,痛苦的表情,好像要说话……
  无情的雨水,等不了这么久,很快把我们淹没……
  我像游泳似的在里面乱动;没想到跟陷入沼泽地一般,稀泥把眼睛鼻子全部堵死,嘴也上不来气,一吸,全部钻进喉咙里……
  大家都快要死了!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刻……
  我大脑只有一个念头,必须活着出去,用劲一鼓,全身发红,稀泥很快烘干;天上下来的雨水落在我的光头上,冒一阵热烟,变成泥巴,一点点往上堆……
  牡丹仙子游到我身边,居然从泥土里站起来……
  我恨透了老天,用双拳对准,不知打了多少拳……
  一阵阵爆炸后,奇迹出现了!空中的雨停了,地下的稀泥也不见了,裹住我身上的泥土一块块脱落,在地下堆了一堆,闪一下,缩进土里……
  新牡丹仙子用手使劲抠进嘴里,拼命叫唤,终于吐出一大滩黑乎乎的稀泥,才把气打通……
  牡丹仙子不停捶打自己的身体,把身上穿的破烂衣服,也脱下来扔掉……
  新牡丹仙子终于喊出一句话:“夫君,你要坚强,勇敢地保护妻子们!”
  连我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了,还想保护别人吗?不过,必须哄一哄:“大丈夫,吃一口,吐一盆,只要人还在,你说的,我会尽力去办!”
  牡丹仙子毫不留情扔出一句话:“吹大牛逼!”
  我懒得答理,过去牵着新牡丹仙子的手,说:“跟我走!”
  她却像大姑娘似的,使劲摇晃着身体喊:“夫君;你要帮我清理身上的脏物!”
  牡丹仙子咬牙切齿说:“清理什么?必须找水洗!”
  我用火眼扫瞄,远远有一条弯弯曲曲的亮光,喊:“我们走!”
  牡丹仙子显得尤为主动,闪一下,拽着我的右手,往前飞……
  新牡丹仙子在我身后,总能听见哼出的撒娇声……
  飞一会,眼看就要到了;牡丹仙子用仙眼扫瞄……
  这个地方会动,转眼离我们很远;跟刚才的距离差不多……
  真奇怪呀?那条弯弯曲曲的亮光究竟是什么?
  新牡丹仙子傻乎乎地喊:“哎!亮光,快停下来——”
  我以为牡丹仙子要骂人,她却不吱声,还说:“这里的天,让人捉摸不透,我们应该怎么办?”
  她不得不用仙眼扫瞄,什么也没看见,好像前面有个时隐时现的白裙女人……只好紧紧牵着我的手,飞过去,问:“哪有水?”
  白裙女人用手指指天说:“必须……”
  这话莫说我困惑,连新牡丹仙子也紧锁着眉头不理解:“你说什么呢?为何越听越迷糊?”
  白裙女人随便扔出一句:“迷糊就别听!我还不愿意说呐!”闪一闪,就不见了……由近即远传来“呜呜”的声音。
  牡丹仙子不得不给自己找台阶下:“今天见鬼了!”
  大家也不用商量,都在想办法……
  我急得要命,见什么就是几拳,一路炸响……空中飘满尘埃,震得到处摇摇晃晃……
  “哗”一下,空中坠落一个东西,把地砸个大坑……
  牡丹仙子大惊!忍不住喊:“他还会动?”
  这家伙摔散了架,把身体收拢,摇摇晃晃变成一个人,喊:“怎么忘了?我是钱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