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跟过去说再见


小说:重生之良妻不善  作者:时间星海
  又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苏黎才迈起步子,沿着台阶,一步一步朝苏建华走去。
  在距离苏建华约莫影一米远的地方,她停了下来。
  苏建华听到脚步声,扭头朝后看去,见到是苏黎后,他死水一般的眼睛闪烁了一下,脱口而出:“黎黎。”
  苏黎面向何馨的墓碑,慢慢蹲了下来,照片上的何馨正展颜笑着,笑容一如既往的温柔,慈爱。
  她的母亲永远定格在了如花一般的年纪中,这样年轻的生命却早早地逝去了。
  苏黎终究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她蹲了约莫两分钟的时间,便站起了身,把手中的伞放到了轮椅上,没有说一句话,就转头沿着台阶往下走去。
  她留给苏建华一个背影,往回走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很轻松,一直压在她心上的那股重担,一下子就没有了,心情像是豁然开朗般,对苏建华的恨意消除了不少。
  苏建华动了动嘴,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他扭过头,重新把视线落在了何馨的墓碑上,悄然滑下了一滴泪。
  苏黎就那样,没有回头地,走出了墓园,墓园是在郊外,过往没有人烟,很是冷清,只有她那辆车被白雪覆盖。
  异常冷的天气,让她的身体几乎快要冻得僵硬了,手指,脚指,都已经没有了知觉,她只觉得很冷,很冷。
  “阿黎。”突然,从不远处的树荫下传来一道低沉悦耳的声音,令苏黎的心口一震,她下意识就抬起了头,就朝那棵苍老的青松树看去。
  那棵树下,缓缓走出来了一个人,他的右手撑着一把黑色的伞,随着伞渐渐往上移,逐渐露出一张轮廓线条完美的男人的脸。
  这张脸,俊美,深沉,内敛,漂亮,不管苏黎看了多少次,她还是忍不住为之失了魂,失了神。
  黑色的伞完全移开,露出御庭琛硬朗的五官,苏黎的视线落在了他的脸上,他俊美如画的容颜就这般撞进了苏黎的眼底。
  两人四目相对的那刻,苏黎感觉到自己的心砰砰砰,跳的十分厉害,脑海里突然就蹦出来了一个成语:一眼万年。
  御庭琛冰冷的眸,在看到他日思夜想的人之后,渐渐变得温柔,眉眼也渐渐变得柔和了起来,他朝前走去,直到一个用力把苏黎抱在了怀里,他才感觉到空虚了五天的心,才被填满。
  猛然落入到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苏黎的指尖哆嗦了一下,她怔愣了几秒,才缓缓抬起手,回抱御庭琛。
  一抱着苏黎,御庭琛就感觉到从她身上传来的寒气,他抱了半分钟后,就松开了她,脱下了自己的毛呢大衣,套在了她的身上,他手里撑着的黑色的伞,大部分都靠在了苏黎的那边,把苏黎包裹的密不透风。
  有了御庭琛的大衣,苏黎顿时感觉到暖和了很多,他余下的温度在一点一点地往她的身上传去,苏黎觉得,再没有比这更温暖的温度了。
  这样的温暖,在这样冰天雪地的情况下,是苏黎最想要的,有了御庭琛的怀抱,渐渐地她的身子变得暖和了一点,心里结的冰,也在这一刻悄悄地融化了起来。
  在这一刻,她突然很想跟过去告别,无论过去那些美好的,残忍的,幸福的,快乐的,又或是悲伤的,痛苦的……所有的一切,苏黎都想跟它们挥手道别了。
  她只想把这一刻,当作她真正重生的时刻,用尽全身的力气,去努力过好自己的下半生,和眼前的这个人,就让过去的一切,都随风飘散去吧。
  有人说,人之所以会痛苦,就是因为他们不懂得放下的意义,把所有的一切都默默地背负在自己的身上,导致自己身上的担子越来越沉,越来越重,直到在不知不觉间把自己压的喘不过气了。
  或许许多年过去后,当他们再回首时,对过去那些让自己耿耿于怀的往事,真心觉得自己怎么那么钻牛角尖,自己怎么会那么跟自己较劲,然后,再笑一笑,表示自己跟过去真的没有任何瓜葛了,然后再开启一段新的人生旅程。
  对于一些事,有些人很快就会把它忘记,有些人却会记在心里一辈子,苏黎就属于后者,她不是圣母,喜欢记仇,但现在她不想这么做了,与其花费那么多的时间,把仇恨埋在别人的身上,还不如把自己满满的爱花在自己心爱的人身上,这样的人生才是圆满无憾的,别让自己等到老的时候,留下的就只有怨恨和迷茫。
  御庭琛低垂着头,眉眼温和地看着面前的女孩,唇角微微上扬起,他早就来到了这里,他看见了她来到了墓园后,站在台阶上,站了好长时间,盯着苏建华所在的方向看去。
  她站了多长时间,他就看了多长时间。
  她站的时间久,雪也下了很久,不过幸好,他在来的时候,让那位守墓的老人给了她一把伞,让她不至于一直被雪淋着。
  她站的方向刚好在他的前面,距离大约十米远,因为她背对着他而立,他无法看清她脸上的表情,只能看着她瘦弱的背影,一直看着。
  因为雪下的很大,即使她手里拿着有伞,仍然有不少的雪花飘在了她的身上,有好几次,他明显的看到她的身子哆嗦了好几下,想必是很冷。
  她站的久,他就快要站不住了,他好几次都想冲到她的身边,给予她一个温暖的怀抱,为她遮风挡雨,为她驱寒,只是,他迈出去的脚步,有好几次都收了回来,他知道,所有的一切他都调查清楚了,原来她的阿黎,在以前的那个家里过得并不好,一点都不好。
  她需要一个人好好的静静,好好的想一想,他想,她做了那么多,或许就是为了让她的父亲过来跟她的母亲道歉,她终于做到了,等这一切都过去之后,她的心结或许就会打开了,等她的心结打开了,她才能获得新的重生,新的人生。
  雪,静静地下着,一把伞,阻隔了伞下的人和外面的世界。
  苏黎凝望御庭琛的神情越发的专注入神了,她的眉眼变得含情脉脉,唇角扬起了一抹淡淡的弧度。
  看着看着,她情不自禁地伸出了手,缓缓地朝御庭琛的脸上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