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8章 举荐


小说: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  作者:郁雨竹
  皇帝:……
  他嗔怪的瞪了古忠一眼,倒没怎么在意他给她找借口。
  他干脆放松了靠在靠枕上,问道:“说吧,看到朕高兴什么?”
  满宝觉得事儿还没做不好开口,于是道:“陛下,我先给您看病吧。”
  她这样矜持和遮掩,皇帝倒是越发感兴趣起来了。
  满宝给他把脉,又问了他一些问题,知道他多半是早上起床时冷到了,这种小病不难治,吃吃药,发发汗,再忌口两天就行。
  满宝服务特别周到,还拿出针袋要给他扎一扎针,大约知道他总是伏案,所以脖子不太舒服,在扎完了治疗风寒的针灸后,她还贴心的给他扎了一下后脖子,让他一下放松了不少。
  皇帝更觉得周满有事儿了。
  皇帝扭了扭脖子,觉得的确轻松了不少,于是心情也好起来,更有闲心和周满说说话了,他愉悦的道:“说吧,何事?”
  满宝就正襟危坐,将双手都收在了膝上,肃然的道:“陛下,我和您举荐一个人才吧。”
  皇帝以为她说的是什么民间大夫,点头,威严的问道:“什么人,他有什么本事?”
  满宝也严肃认真的道:“他有管仲之才,您不用他亏大了。”
  皇帝:……
  他忍不住外头仔细打量周满,疑惑问道:“是管仲不是扁鹊华佗之类的?”
  “杨学兄他哪有扁鹊华佗之能?”满宝跟着跑偏了一下,很快回神,连忙道:“我举荐的是杨和书呀。”
  皇帝:“……杨和书现就在朝为官,还用得着你举荐吗?”
  满宝就叹息道:“可他现在不是就要离开京城外放了吗?好多人都说他是被杨氏连累,以后他恐怕前程未卜。”
  满宝坐在凳子上和皇帝说心里话,“杨学兄真的很厉害,他是我见过的所有官员中最厉害的了,比魏大人还厉害。”
  皇帝不服气了,虽然他各种看不惯魏知,却不认为杨和书比魏知厉害,“你这是看脸下的结论?”
  满宝见皇帝怀疑她,立即收正表情道:“谁说的?我以前见的人少,可不知道他在外头这么好看的。”
  皇帝总觉得这话有毛病,在心里过了两遍才反应过来,“你见的人少时不觉得他好看,见的人多了才觉得他好看?这是什么说法?”
  满宝道:“因为我和白善长得也不差呀。”
  她理直气壮的道:“从小我和白善就是我们那一片最聪明,最好看也最白的人,好多人家成婚都喜欢请我们去做滚床童子的。那时候现实就告诉我们,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外头比我们聪明,比我们好看的人还多着呢。让我们不得自负。”
  满宝叹息道:“后来我们见到杨学兄,就觉得他长得不比我们差,多见几次面,说的话多了,才发现他也不比我们笨。当时我们还想,外面不知道还有多少厉害的人呢,谁知到了京城才知道,原来杨学兄在外面就是顶厉害的那一拨人了。”
  皇帝:……
  他总觉得心塞塞的,奈何她说的又是谦逊的话,让他想找话驳回去都不行。
  皇帝张着嘴半天,第一次发现他竟然除了在面对魏知时,面对别人竟然也能无话可说。
  皇帝不捧场,气氛一下凝滞起来,一大一小无辜的对视,一时都没说话。
  满宝迟疑着问,“陛下,你是要迁怒杨学兄吗?我能不能给他求个情?”
  皇帝总算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问道:“你见到他的时候几岁了?”
  满宝想了想后道:“大约七八岁吧。”
  皇帝心里舒服了,这是年纪还小,不知道思慕。他懒得跟一个孩子谈论这个,于是挥手应道:“行吧,朕知道了,他是朕的臣子,只要有才,朕肯定会用的,用不着你再跑来举荐一次。”
  满宝有些怀疑的看了皇帝一眼,再次强调道:“杨学兄很厉害的,他又爱民,将来必成国之栋梁,您不用他,损失的不仅是您,还是整个大晋呢。”
  皇帝再次疑问:“真不是看脸?”
  满宝:“我是那样的人吗?”
  皇帝就摸着下巴想,那看来杨和书比他想的更厉害,魅力无限呀。
  满宝已经絮絮叨叨起来,“……他很早前就说了,他的愿望就是天下百姓无饥馑,每一人都能安居乐业,陛下,说真的,满朝文武之中,真正有几人抱着这样的思想在当官呢?”
  “大家更是想建功立业,光宗耀祖。”满宝叹息一声道:“不瞒陛下说,其实我当官儿,一半是因为太医署,要不是娘娘跟我说将来要在各地建造医署,我才不想当官儿呢,还有一半就是为了让我爹娘高兴了。”
  皇帝:……
  他点头道:“你这原因也很好。”
  满宝摇头,“比起杨学兄来可差远了,唉,我后来还沉迷于职田,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皇帝就想了想后对她道:“杨和书嘛,朕记下了,吏部那边已经定了让他外放,他只要做得好,将来多的是升迁机会。”
  他道:“他既然心在民生上,那更该多外放几年,不然总留在京中,历练不足,就是有心也无力。”
  满宝一听,眼睛大亮,“所以您也认可了他的才华了吗?”
  皇帝点头,“认可了,认可了,你快给朕下个方子就回去吧,时辰也不早,该用午食了。”
  他怕她再不走,他真的会当面乐出来。
  满宝还是第一次被赶,却毫不在意,高兴的冲皇帝行礼后便出去写方子。
  古忠很快拿了方子进来给皇帝看,看过后才派人和周满一起去太医院抓药。
  满宝还得回去入案呢。
  她高高兴兴地来,又高高兴兴地走,连皇帝都感受到了她的开心,他忍不住问古忠,“她会不会老早就等着见朕,所以这会儿见着了才那么高兴?”
  古忠笑道:“周太医年纪还小,还不太掩饰心事。”
  “不会掩饰才好呢,像你们似的,朕都不想看你们的脸。”
  古忠只能笑着认罪。
  皇帝则若有所思起来,“所以你说她会不会一早盼着朕生病呢?”
  古忠一愣,不敢笑了。
  皇帝也就这么一想,很快就丢过此事不管了。
  他起身道:“走吧,去皇后那里用午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