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9章 认同


小说: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  作者:郁雨竹
  萧院正这会儿总算品尝到了太医院里招了个小太医的难处,那就是,她会哭鼻子啊。
  刘太医也缓过神来了,连忙让宫女去给满宝打水洗脸,顺便再整理一下头发。
  等满宝梳洗好再出现时,除了眼角还有点儿泛红外,基本上看不出来才不久前哭过。
  满宝毕竟才哭过,脸上还很有些不好意思。
  不仅她不好意思,萧院正和刘太医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起因是他们背后论事。
  对于皇帝和皇后来说,宫里就没什么秘密,尤其满宝这一哭的动静还不小,因此用早饭的时候皇帝和皇后就都知道了。
  过了一晚上,皇帝的情况已经好很多了,咽喉里的脓基本上消了,只是还红肿疼痛,所以他还是只能吃粥,不过粥里加了一些肉末,看上去还不错。
  其实吃上去也不错。
  津津有味的听古忠禀报了一下偏殿的争执,皇帝喝完了一碗粥,满意的放下碗,笑问:“周满呢?”
  古忠见皇帝有兴致,立即笑道:“萧院正怕周太医脸上不好看,所以让人把早膳拿到偏殿给她”
  “在偏殿能吃着什么好东西?将她叫来,正好,这桌上还有不少好吃的东西呢。”
  皇帝这话听着就很假,因为他有许多的东西不能吃,皇后为了不馋他,这桌子上除了一瓦罐肉粥外,就只有一篓馒头和一些小菜了。
  周满自己吃还丰盛些呢。
  不过古忠没把心里的想法表现出来,而是笑着应了一声是,然后转身去找周满。
  满宝正坐在偏殿里等吃的呢,萧院正已经和刘太医他们趁着满宝梳洗的时候去给皇帝看过了,这会儿正好与她提一提,“药贴很管用,我们看过了,咽喉上的脓基本上消了,旧伤上的炎症也消了不少,刘太医先前已经开了稳健的方子,接下来的治疗也该换了。”
  满宝坐在椅子上,腿一点一点的点头。
  萧院正见她赞同便继续问道:“你看还行针吗?”
  满宝道:“不用了,贴着就行了。”
  满宝道:“既然陛下已经的病好转了,那我回崇文馆去了。”
  当着人的面哭出来,实在是太丢脸了。
  萧院正迟疑了一下后道:“你要不再去看一下陛下?”
  话音才落,古忠便过来请满宝了。
  满宝看了一眼萧院正后和古忠一起去正殿。
  她一到,皇帝就盯着她的脸看,看得出她还有些闷闷不乐的,他便高兴了。
  被皇后瞪了一眼,皇帝便指了一张椅子道:“来坐吧,来人,给周太医上一副碗筷。”
  满宝谢过皇帝赐膳便坐下,古忠看了她一眼,便也给她盛了肉粥。
  皇帝笑着问她,“朕怎么听人说你哭了?”
  满宝才忘了一点儿这糗事皇帝就提起来,顿时生气,她知道,皇帝就是故意的,于是也提到:“陛下,萧院正说你的病好些了,体内的炎症消了不少,应该不会再发烧了。”
  她道:“您以后可得少吃甜瓜,按医嘱吃药,本来您的病不该如此重的。”
  皇帝一听,立即不高兴了,俩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齐齐在心里冷哼了一声,满宝低下头去吃粥,皇帝则低头去喝茶。
  皇后在一旁看着忍不住摇头。
  满宝胃口超好,吃完了一碗粥,还吃了两个馒头,别说现在只能看不能吃的皇帝了,连皇后都有些羡慕。
  皇后忍不住笑道:“你这孩子可真能吃。”
  满宝倒没有不好意思,解释道:“我正长身体呢,吃得多才能长高。”
  皇帝上下打量了一下她后点头道:“是得多吃点儿。”
  满宝:……
  皇后等她吃完了便笑道:“你再给陛下看一看吧。”
  当然不可能是满宝一个人看了,萧院正和刘太医他们也一起来了,五人一起会诊过后确定皇帝的危险期已经过了,接下来只要贴药贴,再按时服药,过个三天左右就能完全断了根子了。
  皇帝就道:“所以朕是的病是这药贴治好的了?”
  萧院正想了想,觉得皇帝这么说也没错,皇帝之前的病症要命之处便在于体内炎症过重,下去的药并不能作用于咽喉之中,多被身体其他地方的炎症抢去了。
  而汤剂不能够完全应付这些炎症,再加重药量皇帝的身体又受不住,而药贴的药性不仅有针对性,虽缓慢,却持久,何况还有周满的针法刺激药性,流通药性,药效一下就起了。
  因此萧院正点了点头。
  皇帝便道:“如此说来,这药贴很管用呀,若是能流传出去,必造福于民。”
  萧院正愣了一下后道:“是,周太医此次有大功。”
  皇帝点了点头。
  他是真觉得这药贴好用,贴着除了把脖子上的皮子绷得紧一点儿外,凉丝丝的,不仅咽喉,就连脑子都清醒了许多,感觉不错。
  皇帝点到即止,挥了挥手让萧院正几人退出去了。
  等他们走了,皇后便道:“卢太医虽有才,心胸上到底差了一层。”
  皇帝不在意的道:“医术好就行,又不让他做院正,心胸有最好,没有也没什么。”
  古忠在一旁听了一耳朵,便知道卢太医这辈子就止步于太医了。
  皇后也觉得卢太医当不起院正这个职位,点了点头,也不再提他,而是转而问道:“周满想让她两个弟子入太医院……”
  皇帝就笑道:“她能从太医院那些人手里换来名额是她的本事,朕对太医们的事情也不懂,随他们去吧。”
  皇后笑道:“你不担心太医院有三个姓郑的太医?”
  皇帝笑着摇头,“他们只要有本事就行,便是全部姓郑也行。”
  太医院不像朝堂,涉及的利益过多。
  太医院院正只有正四品,主要职责就是给皇室和贵族们看病,很少涉及朝政,皇帝当然不在意了。
  太医嘛,医术好,用得开心才是最要紧的,像周满那样的……算了,用的还是挺开心的。
  这件事在帝后那里就算完了,但在满宝和卢太医看来,这事还没完呢。
  卢太医依旧不同意用名额换药贴的医册和那一张方子。
  满宝并不急,太医院里的太医不少呢,只要有大部分同意就行,卢太医也只是一个人而已。
  不过,她伸手从卢太医手里把方子拽了过来,然后道:“既然您不答应,那您就别研究了,我们自己来研究。”
  卢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