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兴高采烈御风行


小说:大将军传  作者:午夜将军
  越走近那红芒越是耀眼,曾锐的眼睛已经数月光景没有见过光亮,若是这红芒突然出现在曾锐的面前,不用说必定可以直接将曾锐闪成一个瞎子。毕竟久居黑暗是很难适应得了光的。
  红芒的来源是一处类似于传送口的光圈,光线太强曾锐忍不住以手遮面来进行遮掩。大概足足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后,他才渐渐适应了这红芒的存在。
  当下也没有半分犹豫曾锐靠着最后一口气迈进了那光圈之内,是死是活已经无关紧要了。
  曾锐先是整个人如同最初进入天路时一般陷入混沌之中,迷雾散尽之后曾锐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个最初时的大厅之中。
  “小子,就连我都没有想到你竟然成了这无生之地有史以来第一个闯过了天阶天路的人。”那虚影老者再次出现在了曾锐的身前。
  而曾锐嘴角微微张合却吐不出半个字来,无他实在是精疲力尽。
  那虚影老者好像也意识到了这么个问题,于是笑了笑之后随手一挥。一道白光覆盖在曾锐的身上,就好似杨枝甘露一般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曾锐身体正在恢复。
  几个呼吸之后,曾锐便恢复到了可以正常行动的程度然后恭敬的朝着虚影老者拜谢道:“谢前辈搭救之恩。”
  不过那虚影老者并没有就这样受下这一礼,而是摆了摆手说道:“救你的不是我,唯一能救你的就只有你自己。这无生之地天路究竟是何你明白了吗?”
  曾锐略做思考后回道:“大概意思晚辈能够猜测到一二。”
  虚影老者点了点头道:“天阶天路其实恰恰是所有考验中最容易的,却也成为了困住这数百年来青年才俊的一大难关。问道之心持之以恒,万里之行始于足下。连数千里路都赶不过,又有何事办得成?”
  其实此刻的曾锐并不赞同这虚影老者的说法,甚至是在心中暗自诽腹道:若是告诉天下人,这天阶天路只需要人步行数千里便可过关恐怕这天路再也不是难关了。天阶天路中难的又不是需要赶的数千里路,真正将所有人给困住的是那伸手不见五指的无尽黑暗。身旁的环境是永久性的死寂,能将心智健全的人活活逼疯。若是一片坦途,别说数千里就是数万里对武者而言又有何惧?
  但面上曾锐还是朝着老者点了点头,然后问道:“前辈,按规矩闯过天阶天路者是否可以向你许一个愿?”
  “不错。”虚影老者十分干脆的回答道。
  “我兄弟身受重伤,我希望能够将他一同带出无生之地。”曾锐略带恳求的目光望向虚影老者说道。
  可那虚影老者并没有马上答复,而是沉吟了一会儿说道:“你的兄弟可是外头那名年轻男子?”
  “正是。”
  “抱歉,如果是他的话我毫无办法,就是边上那名无生之地的原住民我也可以破例让你将他带走,可是你的那位小兄弟我属实无能为力。”虚影老者语气平淡地回道。
  可这话语到了曾锐的耳中无异于是晴天霹雳,于是神情激动的问道:“为,为什么?不是说闯过了天阶天路就可以实现一个愿望吗?我费尽千辛万苦最后闯过了天阶天路为何不可如愿以偿?”
  也难怪曾锐的心情会如此激动,原本入无生之地对他而言便是无奈之举。为兄弟两肋插刀,明知自家兄弟身陷险地又如何能够不出手搭救。可偏偏费尽周折,到了苦尽甘来之时却被告知一切都是镜花水月。
  于是便有了眼前曾锐出言质问虚影老者的这一幕。
  虚影老者也并未因为曾锐的不敬动怒,而是长长的一声叹息道:“有些人有些事非我等能够更改的,若是想要救他便只能靠他自己。此外再多的话我也不能说了,天机不可泄露言多必遭天谴。这样吧,我容你七日,七日之内你若是想到了什么愿望需要实现,都可以来这儿找我。”
  “可以带人走,但不能是我兄弟?”曾锐试探性的追问了一句,曾锐心生一计或许事情也没有完全陷入死局,曾锐还有最后一种办法可以救走阿龙,至于方法是否奏效自己则只能尽力而为了。
  “没错,这无生之地内除了你兄弟外的任何一人皆可。”
  “谢谢前辈,几日之后晚辈再来叨扰。”曾锐平缓情绪之后朝着虚影老者行了一礼之后,便被传送到了初到时的位置。
  见曾锐陡然出现面沉如水,路晴连忙凑到身前焦急的问道:“你闯过了哪一关,有没有受什么伤。”
  曾锐微微摇头道:“我没事,你们在这儿等了我多久了?”一时之间曾锐都忘了问路晴为何仍在此地等候,毕竟以路晴的修为想要闯过天路的前两阶不说是轻而易举,但也确实不需要大费周章。
  路晴闻言一愣,大眼睛一眨一眨地问道:“我不过是比你早出来了不到一个时辰罢了,怎么了?”
  曾锐听闻之后大喜过望,心道:果然如此!
  原来曾锐刚刚从天阶天路出来回到大厅中时,就曾做过一种猜想,在天阶天路中的一切究竟是老者使自己置身于幻境中还是真实的一方天地。
  如果是幻境的话,那它的时间流速又是如何。如果如同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的比例算的话,那阿龙距离打上罪民的标记应该还有几天的时间。而武神殿造化丸可救人瞬间恢复如初,曾锐可以用那出去的机会与武神殿大师兄进行交换。曾锐相信,作为无生之地的原住民哪怕是武神殿弟子也不例外,没有一个不想逃脱这一方监牢的。
  既然如此,自己未尝不能用那名额去打动大师兄获取造化丸。待阿龙服用造化丸之后,不说突破地阶天路,单纯突破人阶从无生之地中出去必不是难题。
  时间的流速没有问题那第一步计划就仍可执行,之前曾锐与路晴两人便留出了时间,距离阿龙打上罪民标记的时刻还有六日。六日之内要曾锐跑一趟武神殿恐怕有些难度,曾锐还不能保证大师兄就在武神殿等自己,只要路上稍微耽搁了点功夫那一切也就都前功尽弃了。
  见曾锐脸上阴晴不定后又面露愁容,路晴与宋岳两人皆不知曾锐究竟是受了什么打击。于是乎宋岳主动劝慰道:“没闯过这天阶天路,仍能够全身而退已是很不错的事情了。”又反头看了一眼一旁沉睡中的阿龙说道:“你这可怜的兄弟走不出无生之地,也怨不得你个做大哥的,这都是他的命。兄弟而言能够舍命做到这一步已是不错的了。”‘
  其实宋岳也有着一丝怀疑,并不是怀疑曾锐闯过了天阶天路而是怀疑是否在最后关头曾锐他退却了。毕竟天阶天路十死无生,又有几人真正能够舍弃自己的性命为他人着想呢?
  宋岳有这样的想法也不奇怪,毕竟他在人生中最巅峰的时刻遭遇了失败之后见到了却是漠然无视,所以在他的心中对情义本就抱有一定的怀疑态度。
  而曾锐就在此时抱着一丝侥幸的看向宋岳问道:“前辈不知您可有一日千里的瞬法,晚辈想去一趟武神殿但时间有限怕赶不回来了。”
  宋岳先是一愣,他不知道这曾锐怎么想到一出是一出都有些跟不上他的思路了,不过这日行千里的身法他还真有!并且不吹牛逼的说,整个无生之地之内除了他宋岳没有一人具备!这日行千里算是无生之地中术法的最难操作,包括武神殿内术法一脉多年也仅仅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学会了。
  于是宋岳也没有多做犹豫,而是直接回道:“我会,现在送你过去?”
  曾锐现在可丝毫没有时间耽搁,也来不及给宋岳解释究竟为何只是朝着宋岳猛地点头,于是乎宋岳一手捏着曾锐的脖颈处腾空而起!
  这可是曾锐第一次体验飞行的感觉,虽然是被老者宋岳提在手上的,但好歹是立于高空之上一览众山小,此番滋味只有他自己才能知晓。早就听过看过各类传说那御空神行的仙家做派是既有样又实用,不禁心驰神往。今日不但得见甚至还能够亲身感受一番,自然是左顾右盼兴奋得不得了。
  只是那老者宋岳却始终绷着个脸,虽然说这事儿是自己提出的无理要求,可人宋岳毕竟是自己同意的了。曾锐有些难以琢磨过来这里头的道道,可毕竟心里头还是把朝夕相处了月余的宋岳当做是自己人的,所以有什么说什么曾锐也没想着要藏着掖着。
  “宋前辈,为何你老是绷着个脸呐?”曾锐大咧咧的问道。
  那咕咕的风声在宋岳的耳边不断回响,宋岳数次想要张开嘴回答曾锐的问题,可偏偏又再次被飓风合上。
  于是只得使用传音对曾锐说道:“小崽子,你宋爷爷我这御风术本就算是强力激发的,内力由不得有丝毫外泄。你这兴高采烈跟春游似的,你是想和我一块儿摔下去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