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黑崎一家


小说:雷古鲁斯决定不当圣斗士了  作者:蓬莱枝
  且不说雷古鲁斯在黑崎家是如何光明正大的住下的。
  虚圈虚夜宫。
  蓝染看着通过乌尔奇奥拉的眼睛看着他之前所经历的场景,眉头微微抖了一下。
  不管是雷古鲁斯突然出现并一招打晕了暗,还是一只手就将未归刃的乌尔奇奥拉戏弄于股掌之间,蓝染的表都没有一丝的变化。
  直到黑崎一护竟然跟归刃后的乌尔奇奥拉打的难分难解的场面出现,蓝染的神才有了一点动摇。
  “……虽然有些超乎我的预料……不过,也还不错。”蓝染的嘴角挂上了略带讥讽的笑容。
  “那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乌尔奇奥拉,你会是被一个人类给压着打的破面吗?”十刃之六,葛力姆乔贾卡杰克有些不满的抬头看向乌尔奇奥拉质问道。
  他是承认乌尔奇奥拉的实力的,对于对方的排名高于自己,葛力姆乔也没有什么不满,只需要再变强然后将对方压下去就可以了。
  但是,但是啊!
  被他所承认的乌尔奇奥拉竟然被一个弱小的人类给拦住,甚至还被压着打了?
  虽然乌尔奇奥拉当时没有进行一段归刃,但是当他跟黑崎一护战斗的时候进行了一段归刃,却也依旧没有对那个人类做出任何的反击,反而像是落汤狗一样狼狈的逃了回来!
  这家伙,真的还是那个乌尔奇奥拉吗?
  “葛力姆乔……”乌尔奇奥拉脸上没有一丝波动的看向葛力姆乔。
  “那个人类可不是什么好对付的小人物。”端坐于王座上的蓝染开口打断了乌尔奇奥拉的话,“在尸魂界的时候,那个人类可是以一己之力压着数位队长级的死神打的。”
  葛力姆乔的表变得有些僵硬了起来。
  虽然为瓦史托德,葛力姆乔的战斗力也在队长级别之上,但是以一敌数位队长级别的死神,就算是他也未免力有未逮。
  而且乌尔奇奥拉还对那个人类如此的警惕……葛力姆乔开始将雷古鲁斯放在了最起码不会弱于自己的位置上来看待了。
  并不知道自己的地位被葛力姆乔给‘提升’了的雷古鲁斯这个时候正彬彬有礼的看着眼前这位影帝大叔飙戏。
  而黑崎一护的两个妹妹黑崎夏梨和黑崎游子正上下打量着雷古鲁斯。
  “能够和一护哥哥成为朋友真的是太感谢你了!雷古鲁斯哥哥!”黑崎游子感动的泪盈眶的冲着雷古鲁斯道谢。
  “你啊,没有被他威胁成为朋友什么的吧?”黑崎夏梨则是怀疑的看了一眼黑崎一护,然后看向雷古鲁斯说道。
  她没有想到自家哥哥竟然会有这种看起来很温柔的同朋友。
  最重要的是,雷古鲁斯这个名字,貌似就是在下午的时候,老哥变成死神冲出去的时候叫的名字……难道眼前的这个少年跟哥哥一样也是死神吗?此时的黑崎夏梨内心绪纠结万分。
  “夏梨,你在说什么啊,就算是一护哥哥,也不可能会做出那种没品的事的!”黑崎游子瞪向黑崎夏梨反驳道。
  旁边黑崎一护都快要‘感动’的哭出来了。
  “那么,老爹,关于让雷古鲁斯暂时借住在我们家的问题……”黑崎一护看向自己那没谱的老爹重新问道。
  “嗯,没有问题哟,一护!”黑崎一心依旧泪盈眶中,“如果不嫌弃的话,就算是在这里住一年甚至是十年都没有问题的哦!”
  早就已经在浦原喜助那边听说过雷古鲁斯的事的黑崎一心对于雷古鲁斯能够留下来其实还是很开心的。
  毕竟,多一份高端战力,自家的两个宝贝女儿也就多一分的安全。
  尤其是浦原喜助几乎是快要将眼前的这个少年吹捧到跟总队长同级别的战力去了。
  嗯,他是不知道浦原喜助其实是在以什么样的心态将雷古鲁斯的实力说的那么低的。
  “那接下来的几天就打扰了。”雷古鲁斯礼貌的向黑崎一心道谢道。
  “不过,你也只能住到一护的房间去了呢,毕竟,我们家也没有空房了。”黑崎一心看向雷古鲁斯说道。
  “没有问题。”雷古鲁斯点了点的头回答道。
  雷古鲁斯差不多也猜出浦原喜助应该将自己的况跟黑崎一心说了,不然的话,黑崎一心为什么会在自己的面前将他的灵压也散出来了。
  黑崎一护现在其实也很纠结。
  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跟老爹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
  毕竟老爹都开始放灵压了,如果自己再装没有察觉的话,是不是有些太刻意了?
  “老爹,我有话跟你说。”黑崎一护忍不住表很是复杂的看着黑崎一心说道。
  “……到我房间去谈吧。”黑崎一心脸上的傻笑收敛了起来,在盯着黑崎一护看了几秒之后才点了点头回答道。
  “啊,我在做的晚饭应该也快要差不多好了,我先去看一下了!”黑崎游子蹦蹦跳跳的离开了客厅朝着厨房去了。
  “一护哥?老爸?游子?”黑崎夏梨看着父亲、兄长和姐姐离开的背影愣了一下,然后迟疑的看了一眼雷古鲁斯,想要跟过去,却又不好将客人一个人丢在这里。
  “……那个,雷古鲁斯先生,我有事想要问你。”黑崎夏梨不像游子一样能够很快就可以用较为亲昵的称呼喊人,所以她的语气显得也有些干巴巴的。
  “有事问我?”雷古鲁斯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示意黑崎夏梨继续,“想问什么就问吧。”
  “今天下午……一护哥他在离开家的时候曾经叫过你的名字……当时你应该就在附近吧。”黑崎夏梨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表极为严肃的看着雷古鲁斯问道。
  “嗯,当时我就在一护房间的壁橱里。”雷古鲁斯点了点头回答道,“不过,在他叫我名字的时候我就已经回到他想要说什么,所以在那个时候我就离开了那个壁橱。”
  “哎?你是怎么离开的?我明明没有看到一护哥房间的壁橱里有人出来啊!而且一护哥刚走,那个布偶就拉开了壁橱,里面除了一被褥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啊。”黑崎夏梨一脸的茫然。
  “夏梨小妹,你听说过瞬间移动吗?”雷古鲁斯露出了祥和的笑容看着黑崎夏梨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