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露琪亚到来


小说:雷古鲁斯决定不当圣斗士了  作者:蓬莱枝
  在黑崎家呆了几天,雷古鲁斯觉得自己最大的收获就是跟有泽龙贵认识了,还顺理成章的成了她朋友的朋友。
  嗯,毕竟大家认识还没有几天,就现在有泽龙贵能够对自己放平心态以‘友人的友人’的态度大概还要多亏了前几天雷古鲁斯将那两个破面给击退的功劳吧。
  她可是已经在井上织姬那里听说过关于所谓的‘破面’的可怕了。
  如果没有雷古鲁斯出手的话,她都可以想象出来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话说回来,你在这里呆这么长时间没有关系吗?”黑崎一护疑惑的看着雷古鲁斯问道,“你可是有女朋友的啊,冷落女朋友这么长时间真的没有问题吗?”
  “哼,我可是有好好的用定时表固定时间的。”雷古鲁斯撇了撇嘴回答道,“而且每天我都会定时进一下聊天室观察你有没有进过聊天室,退出来的时候还会随手重新定时,为的就是避免一时没有注意解开固定后两个世界之间的时间差过大。”
  “听起来好像很麻烦的样子。”黑崎一护挑了挑眉头看着雷古鲁斯。
  “说起来,番谷差不多也该带着那些人来了吧。”雷古鲁斯看了一眼窗外的朝阳,然后扭头看向已经收拾好书包准备出发去上学的黑崎一护提醒道。
  “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今天。”黑崎一护点了点头回答道,“好了,下去吃早餐吧,游子今天可是特意挑战中华料理哦。”
  “不,就算你这么说,隔夜的炒饭也依旧还是炒饭啊。”雷古鲁斯耸了耸肩膀回答道。
  黑崎一家人乐悠悠的个子分开去上学了,黑崎家一如既往的只留下了雷古鲁斯和黑崎一心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游子很可吧?”黑崎一心脸色严肃的看着雷古鲁斯开口说道。
  “嗯,很可,夏梨也很可,你放心,我不会对对她们下手的,不是因为她们不可,而是因为我已经有未婚妻了。”雷古鲁斯一副习以为常的表看着黑崎一心回答道。
  这几天里,只要黑崎三兄妹一离开家,黑崎一心就会盯着雷古鲁斯提出那么几个问题。
  游子很可吧?
  夏梨很可吧?
  你不会对她们下手吧?
  她们这么可你怎么可能会不行动呐!
  嗯,雷古鲁斯早就已经会抢答了。
  “你这样我很没有成就感啊,雷古鲁斯小哥。”黑崎一心撇了撇嘴一脸无趣的表趴在了桌子上,“啊感觉好闲。”
  “觉得闲就去盯着黑崎夫人的相片发呆不好么。”雷古鲁斯建议道,“反正现在还没有轮到老人家出场的时候。”
  “哎呀,这不是今天会有老朋友来么,稍微想要找点事做。”黑崎一心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黑崎一护已经将今天都有谁会过来的事告诉了黑崎一心。
  “怎么?决定去见他们了?”雷古鲁斯挑了挑眉头看着这个原作中并没有去见番谷冬狮郎和松本乱菊的人问道。
  “开什么玩笑!”黑崎一心一脸‘你特么想害我么’的表盯着雷古鲁斯,“我那么坑了他们,要是让他们发现我的存在的话,我绝对会被痛扁一顿的!”
  嗯,看样子他也很清楚自己的突然‘消失’给番谷冬狮郎带去了多大的困扰。
  至于松本乱菊……反正黑崎一心在不在她都是在偷懒,所以估摸着她的绪不会太大吧。
  虽然她会稍微惊讶一下黑崎一护的世也说不定。
  ……嗯?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雷古鲁斯有些困扰的歪了歪脑袋。
  至于自己究竟忘记了什么,直到黑崎一护带着朽木露琪亚回来,雷古鲁斯都没有想起来。
  但是早回家的黑崎游子却对朽木露琪亚的存在特别的振奋,甚至都准备好了去偷听哥哥和这个陌生大姐姐的谈话了!
  “对了,露琪亚,还没有跟你介绍过呢,这是雷古鲁斯,你应该也有在其他人的口中听说过他的名字了吧?”黑崎一护看着雷古鲁斯对朽木露琪亚介绍道。
  “嗯,从乱菊副队长那边听到过,虽然已经有些迟了,但是……真的非常感谢您!”朽木露琪亚冲着雷古鲁斯九十度大鞠躬道谢道。
  她已经从松本乱菊和其她几个较好的朋友那里听到过雷古鲁斯在当初黑崎一护几人强闯灵廷的贡献了。
  “啊,这份道谢我就收下了。”雷古鲁斯笑眯眯的冲着朽木露琪亚点了点头,但是很快他的表就变了。
  乱菊?
  对了!想起来自己今天忘记了什么事了!
  雷古鲁斯的脸色稍微变得有些尴尬了起来。
  从灵廷离开的时候,他好像放了松本乱菊的鸽子来着!
  当初松本乱菊说当天晚上继续开酒会,结果她前脚刚离开,后脚自己就离开灵廷,然后撤离这个世界了。
  “那个,露琪亚啊,我这么叫你的名字没有问题吧?”雷古鲁斯看着朽木露琪亚问道。
  “嗯?当然没有问题!”朽木露琪亚愣了一下,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回答道。
  “那个,我就想问你一下,当时乱菊她说起我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雷古鲁斯搓了搓手,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朽木露琪亚问道。
  “……好像大仇的样子。”朽木露琪亚回忆了一下,然后看向雷古鲁斯回答道,“您对乱菊副队长做了什么吗?”
  “那个,她当时好像是有邀请我喝酒来着,不过我放了她鸽子,直接就回家了。”雷古鲁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并回答道。
  “酒局放了乱菊副队长的鸽子!”朽木露琪亚好像吃惊的样子。
  但是这里还有比她更吃惊的人在。
  “什么!雷古鲁斯哥哥竟然喝酒!你还没有成年吧!未成年人是不可以喝酒的!”黑崎游子双手叉腰,一副对待不听话的小孩子的架势瞪着雷古鲁斯呵斥道。
  “听听,连为小学生的游子都懂的道理,你个……已经不是小学生的人却都不懂。”黑崎一心在旁边火上浇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