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死神特派小队


小说:雷古鲁斯决定不当圣斗士了  作者:蓬莱枝
  在避开了来自游子的灵魂质问后,雷古鲁斯跟着黑崎一护和朽木露琪亚就上了二楼黑崎一护的卧室。
  “为什么我也要跟过来?”雷古鲁斯有些后知后觉的看着别关上的门,然后扭头看向踩着魂问好的朽木露琪亚和黑崎一护。
  “难道你还准备在下面就你怎么在这个年龄喝酒的问题跟游子争论吗?”黑崎一护好笑的摇了摇头反问道。
  “哦,那我还是在这里呆着吧。”反正眼前这两个人没有丝毫的火花,所以雷古鲁斯毫无忌惮的就随便坐了下去。
  随手打了个响指,隔绝了室内声音的传播,以确保一会儿趴在门口用玻璃杯偷听的黑崎游子什么都听不到后,雷古鲁斯才重新看向正以为故地重游而大发感慨的朽木露琪亚。
  “那么,你们在上面准备什么时候下来?”黑崎一护抬头看向天花板问道。
  清楚的记得前几天看过的漫画中的剧,黑崎一护对于自己的脑袋上有人潜伏者早就心知肚明了。
  “哦呀?怎么会被发现的呢?”这是绫濑川弓亲.
  “是因为你们动静太大了吧!”这是动静最大的斑目一角。
  “真不是出来的好时机。”这是对于黑崎一护突然叫穿了自己几个人的存在而有些不满的阿散井恋次。
  “哼哼哼,这不是雷古鲁斯么,没想到还有再见到你的时候啊。”这是满脸怨念、曾经被雷古鲁斯放了鸽子的欧巴桑松本乱菊。
  “哟,大家来的还真全啊。”雷古鲁斯在几个人跳下来之前主动的走到黑崎一护的边将窗户打开了。
  “哼,你果然在这里啊。”从窗外跳进来的番谷冬狮郎瞪着雷古鲁斯说道,“在学校里没有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有所猜测了,你果然是借助在了黑崎家了么。”
  “虽然不知道你误解了什么,但是我早就已经不是学生了哦。”雷古鲁斯无辜的耸了耸肩膀回答道。
  “啊,是番谷队长,只有他不肯钻进天花板,很不配合呢。”松本乱菊将火力点暂且转移到了番谷冬狮郎的上。
  “番谷队长,你一直都在外面等人开窗户的么?”阿散井恋次看着番谷冬狮郎很是跳脱的开口说道,“这样可是不行的哦,就算不是这样,银色头发的小学生也会很引人注目吧。”
  “等回到尸魂界,你们几个就死定了。”番谷冬狮的脑袋上蹦出去青筋。
  “等到,这里面应该不包括我们吧?”长濑川弓亲挑了挑眉头问道。
  “包括你跟斑目。”番谷冬狮郎很不客气的回答道。
  “这还真是无妄之灾啊。”长濑川弓亲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么,雷古鲁斯,可以来说一说你对我那颗稚嫩的易碎的心带来的伤害的事了吧。”松本乱菊扭头看向雷古鲁斯,决定用这个火力点暂时来消减自家队长的怒火。
  “不好意思,我是对你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了么?”雷古鲁斯一脸愕然的看着松本乱菊问道。
  “没错!你做了!”松本乱菊点了点头,同时还了膛回答道。
  那对大杀器随着她的动作还上下摇晃了几下。
  而此刻,刚刚被朽木露琪亚踩昏过去的魂也才刚刚回醒过来,刚好视线看到了那对上下摇晃的大杀器。
  “啊那就是制服凶器吧!是天堂吧!我果然是升入天堂了吧!”明明是个布偶的体,但是魂却依旧将色胚表现的淋漓尽致。
  不管是在言行上,还是在魂的表上。
  松本乱菊连看都没有看魂一眼,拳头直接打了出去。
  魂直接一千八百度回选乱转,然后直直的摔在了地上再次昏了过去。
  雷古鲁斯一脸同的看着昏过去的魂,然后默默的叹了口气。
  “就是一顿酒局,大不了今天晚上来战啊!”雷古鲁斯看着松本乱菊开口邀战。
  “公务,不能喝酒。”番谷冬狮郎瞪了一眼捣乱的雷古鲁斯,然后略带紧张的瞪向松本乱菊,生怕她点头答应。
  “……等事结束吧。”松本乱菊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这次你要是能在醉酒的两天内醒着离开,那就算我输。”
  雷古鲁斯很想抽刚刚的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让你瞎瘠薄答应别人!
  但是看着松本乱菊背对着自己爬上黑崎一护的的姿态,雷古鲁斯的眉头微微一挑。
  松本乱菊的材非常高挑,然后她现在穿着的还是黑崎一护的学校里的女生制服。
  而那个学校的女生制服裙子还都超级短。
  而松本乱菊爬上的时候是前弓着子的……
  所以……
  果然是大人的款式和大人的颜色啊!
  “总之,先谈正事吧,关于破面啊……”阿散井恋次开始长篇大论的介绍起了破面,而朽木露琪亚还很贴心的拿出了自己的绘画……惨不忍睹!
  “原本尸魂界那边是打算在蓝染不行动之前都按兵不动的,毕竟因为蓝染的行为导致灵廷的护庭十三番队少了三个队长,现在还比较混乱。”阿散井恋次叹了口气说道,“只不过有些残念的是,破面的成体被派到现世来的时间比预料的要早,所以那边就只能紧急挑选了我们这几个人出来。”
  “首先是对你最熟悉的露琪亚。”
  “不对!我是因为实力的关系才会被选上的!”对于阿散井恋次‘私自’将自己被选中划归为和黑崎一护的关系比较近上,朽木露琪亚是非常反对,并且对此激烈的反抗的。
  然而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无视了她的话。
  “然后在目前可以行动的战斗人员中,我跟露琪亚的关系比较近,所以我也被选中了。”阿散井恋次表有些静默的看向雷古鲁斯,毕竟,队长级别的战力受损跟雷古鲁斯可脱不开干系,“然后还要挑选除了队长之外的我最信赖的人,所以我就拜托一角和我同行。”
  “之后弓亲听说了这事之后也要求必须要跟来。而乱菊小姐则是觉得有趣,顺便还能来照雷古鲁斯先生抱怨一下,所以也跟了过来。”
  “因为乱菊小姐不听劝的非要来,所以番谷队长也只能勉为其难的领队了。”
  听了阿散井恋次的话之后,雷古鲁斯觉得最冤的就是一番谷冬狮郎了。
  毕竟,一角的话好歹还是被阿散井亲自邀请的信赖之人,而且他也未必没有跟黑崎一护较量一下的心思,但是番谷冬狮郎就纯粹的是被自家的副队长给坑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