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争执


小说:雷古鲁斯决定不当圣斗士了  作者:蓬莱枝
  在被一护导着说出大虚之上的存在的等级之后,番谷冬狮郎一脸的严肃。
  而黑崎一护的演技有待提高,反正雷古鲁斯怎么看他装出来的那份震惊都感觉怎么别扭。
  然后阿散井恋次和松本乱菊的注意力就被昏迷中的魂给引过去了。
  “我先说好啊,我这里可是已经住不下这么多人哦。”黑崎一护提醒道,“我家里已经有雷古鲁斯借住了。”
  “唉我也不行吗?”松本乱菊一脸委屈的看着黑崎一护问道。
  “哈?你在说什么啊!照理来说,你是最不应该留下来的吧!真不明白你到底是怎么认为自己可以留下来的。”黑崎一护捂着额头看向松本乱菊说道。
  松本乱菊愣了一下,好像是想出了什么主意似的,双手解开了自己本来就有些开敞的过分的上衣扣子。
  “就算你解开一颗扣子,不行依旧是不行!”黑崎一护脸色微红的闭上双眼加重了语气说道。
  松本乱菊接着双手又去触碰自己的裙子。
  “掀开裙子也不行!我可是不会被美色所惑的!”黑崎一护的声音紧跟着就响起来了。
  “在说这话的时候将眼睛闭紧了可以吗?”一旁的朽木露琪亚眼神诡异的看向黑崎一护好心提醒道。
  你闭着眼睛是怎么知道他要去掀裙子的?
  而且时机还这么正好……
  雷古鲁斯也在一旁一脸的无语。
  “好了好了,不逗你们了。”松本乱菊的双手离开自己的裙子,然后笑眯眯的看向雷古鲁斯。
  雷古鲁斯的眼睛可是一直都没有移开的。
  魂的手臂这个时候突然微微抖动了一下,然后猛的一个翻,直接从面朝地板翻过来,并冲着松本乱菊再次扑了过去。
  “这笨蛋,该不会永远学不会教训吧?”松本乱菊一拳将魂打飞,然后看向黑崎一护问道。
  “大概吧……”黑崎一护也是一脸黑线的看向第三次昏迷过去的魂,然后叹了口气。
  “已经这个时候了,差不多也该出发了。”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松本乱菊起说道。
  “嗯?出发是指……”黑崎一护茫然的看着松本乱菊问道。
  “哼哼哼当然是织姬家啦。”松本乱菊微笑着回答道。
  “去她家啊……反正是没有告诉她,准备到了她那里直接拜托她的吧。”黑崎一护叹息道。
  “哦?你知道啊。”松本乱菊挑了挑眉头看着黑崎一护说道。
  “她可不擅长拒绝人。”黑崎一护撇了撇嘴说道。
  “队长要一起去吗?”松本乱菊踩着一护的上看着依旧坐在窗户边的番谷冬狮郎问道。
  “白痴,我怎么可能会去啊。”番谷冬狮郎说着双腿迈过窗栏,然后一口气跳了下去。
  “队长,一起去吧,很有趣哦!”松本乱菊跟着跳了下去。
  “喂这里有门的……”看着其他人也都踩着自己的要从窗户上跳下去,黑崎一护赶紧阻拦道。
  “哈?你是笨蛋吗?”阿散井恋次盯着黑崎一护说道,“我们科不是从玄关堂堂正正的走进来的啊,你要怎么跟你家里人解释我们为什么会突然从你的房间里出去啊?”
  “额”黑崎一护很想告诉阿散井恋次,其实自家老爹原本也是个死神,而且还跟番谷冬狮郎和松本乱菊认识的,但是考虑到说了对方也不会信,最重要的是那两个涉及到的关键人物都跳窗走掉了,黑崎一护也就只能放弃解释了。
  “我们的住处就由我们自己找好了。”一角留下这句话,便扛着他的木刀跳了下去。
  长濑川弓亲冲着黑崎一护招了招手,也跟着跳了下去。
  “我的……”看着上一个接着一个的脚印,黑崎一护怨念满满。
  “啊,那么,我也要走了。”阿散井恋次最后一个踩上黑崎一护的说道。
  “嗯?恋次,你有地方去吗?”朽木露琪亚疑惑的看着阿散井恋次问道。
  “我先去见一下那位浦原先生。”阿散井恋次背对着三人回答道,“他不是只花了几天的时间就把你训练到了可和我对抗的程度了么。我想见见他。而且……我还有很多事想要向他请教。”
  “浦原是个变态,你要小心哦!”朽木露琪亚提醒道。
  “话说,四院枫夜一不是还花了一两天的时间就教会一护解了么……他不去见一见吗?”雷古鲁斯抓了抓自己的耳垂疑惑的问道。
  “夜一不是也跟着我们去了尸魂界的么,那个时候他应该已经聊过了吧。”黑崎一护猜测道。
  不过雷古鲁斯倒是觉得阿散井恋次不一定有那机会。
  毕竟,夜一的小迷妹那个时候肯定全天候的跟在她边,并抵御着除了她之外的一切闲杂人等接近吧。
  “所以,你是打算也留下来么。”黑崎一护斜眼俯视着旁的朽木露琪亚说道。
  “这不是当然的吗!我能住的地方不是只有这里吗!”朽木露琪亚拉开了黑崎一护房间的壁橱门拍了拍里面的板子看向黑崎一护回答道。
  “白痴!你都已经被我妹妹们看到了,竟然还妄想着住进那里吗?开什么玩笑啊!”黑崎一护的脑袋上蹦出了青筋。
  “不要!我就是要住在这里!”朽木露琪亚拼命地想要钻进壁橱里,而黑崎一护则是拦腰抱住她然后往外拽。
  雷古鲁斯默默的打开了房间门决定先去楼下边吃零食便看电视的等这两个人。
  “雷古鲁斯哥哥,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下来了?一护哥哥和那位露琪亚姐姐呢?”早前跟黑崎一心趴在门口偷听了半天都听不到一点声音后,黑崎游子便沮丧的下楼开始做晚餐了,但是当看到下来的只有雷古鲁斯一个人的时候,小心脏未免还是噗腾一下提了上来。。
  眼神不断的向二楼的楼梯口望去,一副想要过去偷听的表。
  “他们大概还要吵一会儿吧。”雷古鲁斯坐在沙发上回答道。
  “哎?在吵架吗!”黑崎游子一脸惊慌的看向雷古鲁斯追问道。
  “嘛,随他们两个人去吧。”雷古鲁斯一脸无所谓的表说道,“反正他们是那种越吵关系越好的朋友。”
  “话虽然这么说……”黑崎游子有些忧心的看着二楼然后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