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表姐终于离婚


小说:黄小仙的狐朋狗友  作者:风过无墨
  黄小仙的狐朋狗友正文卷第154章表姐终于离婚接下来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齐鹰用刻刀上下翻飞,好像变戏法一样,只见刻刀所到之处,刀刀见痕,接着她又用刀将没用的地方,用刻刀将它们剔下来。
  一会的功夫,地上全是红色的亮光纸和内里的白色腊纸,而字稳稳地贴在图板上。
  于主席第一个鼓起掌来,所有人都一脸的吃惊。
  几乎所有人在心里都为她叫好,黄小仙更是感觉这字只比林飞的好,不差一点点。
  齐鹰好像没听到这些赞赏,她把目光从字上收回来,转到窗外,用好看的眸子看着外面的风景,那瞳仁在很深的水潭中,略带忧伤的打着旋儿。
  所有人都将赞许的目光投向她,而她却不以为然。
  黄小仙心里酸溜溜的不是滋味,为什么每个人都这么优秀?除了她自己。
  黄小仙羡慕嫉妒但不恨。
  但林琳则不然,她眼里冒出火一样的嫉妒!
  齐鹰收回目光,用深蓝色的塑光彩纸整张铺在图板上,手里拿着稿子,先是打上了格子,然后又开始挥动刻刀……
  所有人都傻眼了,这效率和速度,是林飞所不能比的,如果不是林飞有事,齐鹰这手绝活不可能露……
  不到两个小时的时候,齐鹰把图板做得漂亮、大气。最关键的是节省时间。
  如果是林飞,他刻字不算慢,但往上贴就费功夫了,黄小仙曾试着贴过一次,还把一个字的角给粘住了,林飞不得不再重新刻一遍……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总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而且低调到了尘埃里,但往往又在不经意间,让你眼前一亮。
  钱亮走过来,冲着她说:“小齐呀,赶紧休一会吧,你这一手绝活真是令人叫绝!”
  齐鹰放下刻刀,检查了一下字,感觉应该没有错误了这才扭头冲钱亮说:“钱书记,我在大学的时候就喜欢这些。”
  “这两天都快忙翻天了,你怎么不露一手呢?”
  林琳阴阳怪气的说。
  “我的字不如林书记。”
  齐鹰不紧不慢的说。
  “都好,都好,一样好。”黄小仙上前拉着齐鹰坐到一边。
  “反正是比你强一百倍。”
  林琳对黄小仙一点也不客气!
  齐鹰是个谜,难怪表姐也要探讨她。
  黄小仙想,刚要监视她,她就到自己身边了,这下好了,看看吧,最好是表姐疑神疑鬼。
  黄小仙发现齐鹰这人很温和,不太喜欢说话,对谁态度都挺好的,反正她赢得了林琳的好感。
  林琳是副主席,有很多事是要她指派的,但黄小仙事先打好招呼了,也就是专门负责讲解这部分,林琳有时也想指派她,黄小仙没有一次听从的。
  林琳本来打算好好拉拢一下齐鹰,但齐鹰这人根本好像不明白似的,对谁都一样,一视同仁,这让林琳慢慢的也有点恼火。
  全程的展览工作,用了四十多天,黄小仙几乎每天都能看到齐鹰,她一次都没发现她与关总有染,但她确实也发现了一个特别奇怪的现象。
  齐鹰与钱亮关系很好。
  当然,他们之间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但关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一般。
  黄小仙感觉齐鹰对钱亮基本上是言听计从。
  当黄小仙把这些细枝末节告诉表姐的时候,表姐的脸色很凝重,黄小仙永远也忘不了表姐对她说的一番话。
  “小仙,无论你在什么位置上,都不要有动钱的念头,这个念头一旦动了,你以后是收不回来的。”
  黄小仙郑重地点了点头说:“记住了,至少现在没多拿过一分钱。”
  表姐很是欣慰,接着又严肃地说:“我和你姐夫走到头了,不管我们是否离婚,你都是我的好妹妹,我信任你,鹏宇对你印象也不错,我们离了,不会影响你的。”
  “好好的,这是为什么?”黄小仙急问:“你们现在不是平安无事吗?为什么要离婚呢?”
  表姐说:“有些事我真的不能和你说,你知道了,对你不好。你真的以为他与李春红、任英敏再加上王玉娟的事我都不在意吗?”
  黄小仙知道,没有女人不在意的,除非她不爱。
  “我原来想就这么混下去吧,有个美满的家庭,至少在外人眼里我是幸福的,我们也旗鼓相当。”
  “为什么不呢?”
  “现在他不光是女人的问题了,他给李春红买房子,他用公款炒股票……
  齐鹰一个人就能把他拖下水,我只能说这些了,你知道的多了,对你肯定不利。
  你真的以为这些我都不知道吗?如果再这样下去,他势必会出事,而且还会影响到我……”
  黄小仙真的蒙了,难道就是因为这……
  “姐,你们毕竟是夫妻,关键的时刻,你拉他一把,他会明白的。”
  表姐说:“我就算是不为了自己,我也为了我儿子,劝他无数次。
  女人的事他不承认,我就劝他不要动钱的忿头。他全不承认!
  他现在有总公司的人罩着他,这些能长久吗?哪个单位和企事业会允许他这样的行为?”
  黄小仙最担心的也是这些,但关总是人劝就能劝得动吗?
  “我们之间早就无法正常沟通了。
  他三天两头不回家,我们之间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了,如果不是因为儿子,我们连话都很难说两句。
  我也忙,我们……”
  黄小仙连想都不敢想,这样的夫妻关系怎样维系下去。
  “从古到今,任何一个单位,都不会允许腐败的存在,我现在不知道他的具体情况,但至少有这样的迹象。”
  黄小仙觉得她说到点子上了,但她知道有些事是无法阻止的。
  “我们俩的工资,对于生活来说一点问题都没有,但他不,他贪,而我又没有能力阻止,我现在这个位置有多少人眼热?他如果有事了,我能独善其身吗?”
  “姐,你就是怕受连累吗?”
  “小仙,就算我不怕连累,但他给我感情吗?他现在能给我什么?金钱?我不需要,我自己有能力。”
  黄小仙无力回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