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7、没有条件,创造条件让你怀疑人生


小说:我真没想重生啊  作者:柳岸花又明

  其实冯贵和沈如意现在也是非常的懵逼,情况和自己预想中的不太一样啊。
  想象的场景:洒脱桀骜的大学哥,高挑漂亮的阿姐,还有可爱单纯的小阿宁,他们三人并排站在火车站门口,笑吟吟的挥手欢迎。
  真实的场景:黑压压的天空,熙熙攘攘的人群,不过这些和自己都没关系,尤其周围还有一些陌生人肆无忌惮的打量沈如意。
  有些男乘客特意把行李拎到沈如意旁边,假装在抽烟等人,实则默默的观察。
  冯贵虽然不知道什么叫“不怀好意”,不过在大凉山的时候,他是从来没见过这种眼神的。
  其实他们运气比较好,一个现在是2005年,社会治安好了很多,另一个这是建邺,不是南方的粤城。
  粤城火车站的乱局直到2010年以后才有好转,现在这个时候,冯贵和沈如意如果出了粤城火车站,基本是“拍拍肩膀,一扭头”的功夫,手上的行李就没了。
  “还,还要等多久呀。”
  沈幼楚小声问道,看着沈如意和和冯贵茫然若失的左顾右盼,这个憨宝宝肯定很难过。
  陈汉升不吱声,其实他很想说“等到出事的时候”,不过怕吓到沈幼楚和阿宁,所以干脆不搭理。
  沈幼楚看到陈汉升这样冷漠的态度,只能委屈的低下头,她是不会反驳陈汉升的意见的,宁愿自己默默的揪心。
  “阿姐,你不要哭。”
  小阿宁很乖,伸手擦着沈幼楚的眼角。
  “陈汉升,你至于吗?”
  胡林语心疼闺蜜,也站出来反抗:“这些道理可以慢慢讲清楚的,何必非要通过这种方式呢。”
  “你懂个屁,就知道装好人,冯贵和沈如意都没上过学,社会经验少的可怜。”
  陈汉升有些不耐烦:“道理讲一万次,也不如真实记教训只来一次,这样肯定没错的。”
  陈汉升烦躁的时候,说话声音也大一点,本来高高兴兴,很期待见到亲人的小阿宁也被吓哭了。
  她也没有放声哭嚎,圆溜溜的大眼睛里噙着眼泪,依在沈幼楚怀里压抑着抽泣。
  这一家人,连哭起来的样子都很相似,全是那么的让人心疼。
  “阿宁,你伤心啥啊。”
  陈汉升叹一口气,抽出纸巾递过去,顺便用手指掂起沈幼楚柔软的下巴。
  “冯贵呢,他未必意识到老婆有多漂亮。”
  陈汉升解释这样做的缘由:“当时在山里,他抬头是沈幼楚,低头是沈宁宁,中间还有沈如意这些女孩,可能在冯贵心中,女人就该长这样,胡林语你这样就算怪胎了。”
  “滚!”
  胡林语啐了一口:“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心灵美不行啊。”
  “现在呢。”
  陈汉升不和胡林语吵架,指着沈如意身边那些抽烟的男人:“这样让冯贵有点紧迫感,别来一趟物欲横流的大城市,小两口的感情最后破裂了,这就没什么意思了。”
  “感情你还是好心了呗?”胡林语翻翻白眼。
  “主要是懒。”
  陈汉升也承认了:“不想一直讲道理,索性来一记猛药。”
  “现在,你能明白了吗?”
  陈汉升盯着沈幼楚问道。
  沈幼楚傻乎乎的摇摇头,她的观念太传统了,难道一个女人跟了一个男人以后,还能因为物质条件离婚吗?
  除非,他不想要自己了,又或者他想和其他女人在一起了。
  “阿宁也别哭,再哭就不乖了。”
  陈汉升不知道沈幼楚心里所想,又去哄着小阿宁,小丫头聪明又很敏感,泪腺也比较丰富,转眼已经把沈幼楚胸襟默默打湿了。
  “阿宁乖,阿宁不哭。”
  沈宁宁生怕陈汉升觉得自己不乖,主动擦掉眼泪,可是小鼻子还一吸一吸的。
  陈汉升笑了笑,继续盯着火车站门口的冯贵和沈如意,这时已经有好几拨阿姨上去邀请住宿了,不过都被冯贵拒绝了。
  十五分钟以后,这对小夫妻商量一下,沈如意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片递给了冯贵,冯贵拿着纸片来到不远处的公共电话前。
  “叮铃铃~”
  沈幼楚的小灵通响起来了,应该就是冯贵的。
  “我接。”
  陈汉升拿过来按下通话键。
  “阿姐······哦,大学哥,我和如意到建邺了。”
  冯贵听到是陈汉升的声音,赶快改了称呼。
  “我还在路上呢。”
  陈汉升说道:“你们等一等啊,主要我今天有点事耽误了,我们很快就到了啊。”
  陈汉升把所有责任揽下来,然后挂掉了电话。
  冯贵没办法,走回沈如意身边,继续翘首以盼的等着。
  车里三个大人都很安静,只有小阿宁沉默了半响,突然小声叫道:“阿哥。”
  “嗯?”
  陈汉升嘴里应了一声。
  “以后,你能不能莫凶阿姐啊。”
  小阿宁有些惧怕,但是又很想帮沈幼楚“出头”,刚刚哭过的声音都有些颤抖:“阿姐好喜欢你,嗯······晚上睡觉她都梦着你······嗯,她把所有好东西都留给你,还有她,她······”
  阿宁到底年纪小,很多事心里清楚,但是不会用语言表达,“她”了半天也不懂要说啥。
  陈汉升扭过头,虽然车厢里只能看到一点轮廓,不过他知道沈幼楚肯定是嘟着小脸,受气包似的注视着自己。
  “放心吧,你阿姐这么漂亮,我舍不得凶她,以后凶胡林语姐姐好不好。”
  陈汉升一本正经的说道。
  “也莫要凶林语姐姐。”
  小阿宁结结巴巴的阻拦。
  “哼,这种渣男,谁对他好,他就凶谁!”
  胡林语鄙视的说道:“对他不好的,他都不敢凶。”
  “这个理论,也对也不对。”
  陈汉升心里笑了笑,看着前面说道:“再等等吧,如果没什么问题就早点回去了。”
  这对小夫妻两还是有点警惕心,至少那些阿姨是没办法近身的,陈汉升还颇为满意,正考虑要不要下车的时候,突然从车站里走出一个中年人。
  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穿着灰色西装,一手拎着公文包,一手正在打电话,他看见沈如意和冯贵也是一愣,收起手机换上一副笑脸打招呼。
  这一次,冯贵和沈如意居然没有拒绝,客气的聊起天来。
  “怎么回事?”
  胡林语大吃一惊。
  “应该是路上认识的。”
  陈汉升分析道,这个结果应该八九不离十,这么长时间的火车旅程,认识“新朋友”很正常,当年王梓博和黄慧就是从火车上开始的一段孽缘。
  “那我们要过去吗?”
  急性子的胡林语每次都是快言快语。
  “吧嗒。”
  陈汉升先把车锁解开,但是屁股没挪窝:“先看看。”
  这个中年人非常热情,也不懂和小夫妻说些什么,不过冯贵抬起头眺望了好几次,似乎在寻找陈汉升他们的身影。
  “他在忽悠和邀请。”
  陈汉升虽然听不到具体内容,不过自己本身就是个撒谎高手,很容易就从中年人的举止行动里,判断出他打算做什么。
  中年男人指着某个方向,好像车就停在那边,大概是想送他们一程,不过冯贵和沈如意一直没答应,紧紧的按着行李。
  “我们要过去吗?”
  沈幼楚小声问道。
  “再等等。”
  陈汉升摇摇头,建邺火车站治安还可以,经常有巡逻武警走来走去,想要强行掳走是不太可能的,只能半骗半用强。
  果不其然,看到不论怎么劝说小夫妻仍然不答应,中年人耐心消失,主动拿起行李。
  他这人比较狡猾,虽然行为带着强迫性,不过脸上还是笑吟吟的,似乎在和朋友嚷嚷客气的样子。
  就连武警经过,看到冯贵和沈如意都没有呼救,他们也没有多管。
  其实两人是不知道如何应对,社会经验太少的情况下,很难拒绝别人的热情。
  最夸张的是,中年人那边又走来一个同伴,他们居然推搡着冯贵和沈如意离开这里。
  也就在这时,陈汉升出现在背后。
  陈汉升先是拍拍中年人的肩膀,趁着他转头的时候,“啪”的就是一个耳光,直接甩的中年人扑在地上。
  “阿姐,阿宁,陈哥······”
  沈如意在这种情况下看到亲人,激动的只想哭。
  “你为什么打人?”
  中年人和同伴瞧着陈汉升高高大大,满脸混不吝的痞气,一时间有些发愣。
  “滚啊。”
  陈汉升懒得废话:“你们打算做什么,心里就没点数?”
  “好,今天认栽了!”
  中年人倒也干脆,只是盯着陈汉升打量两眼:“兄弟能否留个号,也让我们······”
  “滚你妈个逼的!”
  陈汉升心想我一个大学生,儒雅随和的文明人,谈你妈的名号呢,他直接“唰啦”一声抽出皮带。
  这种中年油腻男,也就对付一下不谙世事的冯贵和沈如意,碰到陈汉升这种不讲规矩的大混子,装逼都没装全,直接就撤走了。
  “大学哥!”
  冯贵走过来,紧紧握着陈汉升双手,他现在才开始后怕。
  “先别说这些了。”
  陈汉升指着那些行李:“赶紧看一看,有没有东西少了。”
  小夫妻俩这才反应过来,陈汉升也走过去帮忙,不过他只检查冯贵和沈如意的贴身小包。
  小包内侧不出意外的都放着一些现金,可能也不多,估计都没有五百块钱,陈汉升趁着没人注意,悄悄的拿出来揣在兜里。
  最后清点之下,冯贵和沈如意发现其他东西都不缺,只有两人带来的“巨额存款”消失了。
  500块钱对普通大学生来说,可能就是一个月的生活费,不过对山里的家庭来说,这真就是一年的家庭生产总值了。
  “······阿爸给我的钱丢了”
  沈如意抱着沈幼楚痛苦起来,冯贵也蹲在地上唉声叹气。
  “看到没。”
  陈汉升递过去一支烟:“这就是你梦寐以求的大城市啊,还好我出现的早,你们只是损失了钱财,要是来得晚,你们身子都没啦,能记住这个教训不?”
  “记住了,没想到外面这么多坏人。”
  冯贵抬起头,认真的发誓:“以后,我再也不相信那些陌生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