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婚礼进行时


小说:帝后现代起居注  作者:冰镇糯米粥
  农历七月初七,宜结婚嫁娶。
  秦润清觉得自己有点作孽,居然还想去参加黄亮亮的婚礼,王子和公主的故事都完美落幕了,他这个骑士也应该本分退场了吧,但是他还是想去看看那个女孩最幸福的模样。
  黄亮亮婚礼这天天气出奇得好,碧空万里阳光明媚。秦润清在家里换了好几套西装,对着镜子将领带打了一遍又一遍,下楼时照顾他家多年的阿姨笑着跟他说:“少爷你今天特别帅。”
  秦润清笑,走到家里的车库,打开车门特意留心地在车子的后视镜扫了自己一眼,果然格外英姿笔挺,风采卓然。心想,亮亮没有选择他只能证明她的视力太差了。
  想到这,秦润清又想到了黄亮亮那双星辰一般的眼睛,璀璨、可爱、明亮,仿佛是沾着水的黑色琉璃,不管是哭泣落泪的模样,还是欢喜时眉眼弯弯的样子,她那双眼睛总是那么吸引他。
  果然情根深种就是一件非常作孽的事情,尤其是像他这种情根种错了人的男人,尤其的作孽了。
  黄亮亮和叶卓然的婚礼非常传统古典,婚礼场地就在叶家居住的那片郊区,那里前几年重新修建了一番,此刻里头亭台楼阁,环山绕水,十分古色古香。
  秦润清参加婚礼本奔着新娘去的,结果半天看不到新娘,只看到碍眼的新郎在招呼客人。
  黄桑今日身穿一身黑色西装,佩戴红色条纹的领带,无疑是今天的主角。他身形修长,玉树临风中带着一股古时美男子的风貌。
  秦润清特意准备了一个大红包,他走到黄桑跟前,然后相当无所谓地塞到了他的手里。
  黄桑扫了秦润清一眼,从善如流地接过他手中的红包放到了身边的礼盒里,面色平静地颔了下首:“谢谢润清了。”
  秦润清直接越过黄桑,大方得眼睛都不眨一下。十分不客气。但事实是,秦润清眼角有点疼,整个婚礼现场画面真是太过刺眼了,红玫瑰白玫瑰粉玫瑰,各种高挂红灯笼,简直是古典和现代的完美结合。
  然后再等会,他心爱的女孩子会与另外一个男人在这里许下爱的诺言……秦润清想到这一幕就真觉得有点太过虐心,一颗心脏抽啊抽啊,直至几位相熟的朋友将他拉过去坐下。
  “哥,我以为你不会来呢。”吴学林坐在他身旁低声说道。当初秦润清被黄亮亮拒绝的时候,还找过他喝闷酒诉衷肠。
  秦润清神色寡淡,一副清清淡淡的模样,口是心非地开口:“亮亮有好事,我当然要过来祝福她。”
  一桌子的人多少知道点秦润清对黄亮亮的心思,他们个个脸上的表情比当事人还要纠结尴尬。喜欢了多年的女孩要结婚了,这本来就比较难以忍受的衰事了,又何必来婚礼现场给自己找堵呢,走出去才是海宽天空啊。到底是找堵还是找茬呢?感情上的事,道理谁都懂,只是爱情不是一个讲理的东西啊。看向最前面用鲜花组合的“黄亮亮&叶卓然”,收了收脸上的神色。桌上的男女各自说笑,唯有秦润清沉着一张脸,怀疑有捣乱破坏气氛嫌疑,旁人偷偷望了几眼,只能感慨。
  吴学林偷偷起来往黄亮亮所在的换衣间走去。此时黄亮亮就在里面的休息间化妆,她身上已经穿好了红色苏绣的旗袍,化妆师有一双巧手,将新娘妆画得清新又甜美,黄亮亮对着镜子看里面的自己,感慨:还是这里好,化妆品都比她们那时候好看了许多。
  王萍和叶卓群都陪在她身边,还有已经怀孕五个月的董甜,挺着个肚子坐在那里替她参详。
  吴学林进来的时候,就直接先朝自己的老婆走去,温柔地扶着她的腰,问她累不累。
  叶卓群在一旁看着牙酸,忍不住吐槽道:“这才分开多久啊,就忍不了啦,吴大哥,我这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看你这就是嫉妒,你要是羡慕人家夫妻恩爱,就早点跟任之哥结婚得了。”王萍在一旁笑眯眯的,忍不住呛了叶卓群一句。
  叶卓群一听这话,脸就红了,她跟田任之是一年之前好上的,也不知怎的,就糊里糊涂在一起了,两人都不是好脾气,就算在一起也时常吵架,却也吵不散,田任之倒是有结婚的意思,只是叶卓群觉得自己年纪还小,还想多玩几年。
  “你别说我,你自己都还没男朋友呢。”叶卓群毫不留情地反击道。
  王萍却是一点不生气,撩了撩垂在耳边的短短卷发,笑着说道:“追我的人可有一大堆,我只是不爱搭理他们罢了。”
  王萍这说的倒是实话,她性子开朗,生的也可爱,进了大学之后简直是如鱼得水,几乎就没断过追求者,只是他平时身边的一些男生质量都太高了,她就有些看不上那些普通的男孩子,挑三拣四的到现在还没有男朋友。
  “秦大哥过来了。”吴学林忽然开口,就打断了两人的争论,屋内几个女人顿时面面相觑,都不作声了。
  黄亮亮闻言只轻轻“哦”了一声,然后说:“我以为他不会来的。”
  黄亮亮是给秦家兄妹发了请帖的,但想着当初那样决绝的拒绝,总以为他不会过来。
  “帮我好好照顾一下他,好吗?”黄亮亮拜托吴学林。
  吴学林微微一笑:“没问题。”
  婚礼即将开始,新郎官黄桑从外面进来,看了眼梳妆台前的女人,唇边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作为皇帝夏承棋,前二十多年被后宫佳丽捧惯了,根本不知道情敌为何物,直至来到这个“和谐社会”才知道守住一个人原来并不容易。
  就连结婚了,情敌还虎视眈眈的看着,想想真是头疼头疼。
  另外从操办婚礼到现在,酒店喜宴、婚纱礼服、金箔喜帖、迎亲车对、红茶、红包等等还真是忙坏了他。在夏国,皇帝有专门的礼部,这些小事会有人帮他打理得井井有条,哪像现在事事操劳,但是……黄桑看向一身旗袍的亮亮,身为皇帝他倒是第一次体会结婚的感觉,忙乱中有一种妙不可言的甜蜜和期待,期待和她以后组成的小家。权倾天下又如何,还不如一生一世一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