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真假皇子


小说:苦境有间客栈  作者:乐寻远
  苦境有间客栈有间客栈初有名第八十二章:真假皇子日升日落,一朝暮晨更替,昊日高悬,登基大典虽还未举行,但悠悠宫乐,带着历史的沉重感,已吹响今日盛典前奏。
  萧然兰阁,北辰泓一会玉阶飞,昔日的恋人,如今再会,虽是无多余举动,但气氛无形间已见别样情感。
  “阶飞,你似乎并不担心凰儿的处境?”
  今日皇城真假皇子之事甚嚣尘上,北辰泓专为此事回返,原本她对北辰元凰有着十成的自信,但这段时日下来,已不过三四成,所谓三人成虎,便是由此而来。
  “此事,你该安心。”玉阶飞轻摇着团扇,安慰道:“作为凰儿的亲人,你该相信他。”
  “哈,三哥也对我如此说。”北辰泓长叹了一口气,面上愁容仍是未减。
  “三王爷太过持重,而且成竹在胸,只有两个可能,其一是此事与他无关;其二,便是他有不被人揭穿的把握。”
  “所以你认为凰儿之事,必能过关?”北辰泓又是一叹:“那你可赞成元凰即位吗?”
  “作为一个君皇,他所受的教育与磨练皆已足够。”
  交谈的二人,心照不宣。问玉阶飞是否赞成北辰元凰登基即位,是对玉阶飞立场的询问;而玉阶飞的应答,则清晰的表明了他的立场。北辰元凰,所受教育与磨练皆已足够担当一个君皇,又岂能因为血脉之事将之轻易否决?
  时间渐渐流逝,今日,百官朝会,北辰元凰面对今生最大的,也是最为艰难的考验,真龙假凰,是是非非,一切的一切,都注定将于今日尘埃落定。
  在场之人,皆是瞩目此刻,若滴血验亲之事验出假凰,对整个北隅而言,无疑是一场大地震。
  “今日验血之举,是为澄清北隅臣民之疑虑。”长孙氏高坐帘后,俯视着一众大臣,语带威严:“为解臣民疑惑,滴血验亲将同时以哀家之血、先皇之血测试,宣太医。”
  旨令宣下,太医走入,手持两钵清水。
  随后,长孙氏看向北辰胤:“还请天锡王取出先皇之血。”
  “嗯。”北辰胤点了点头,众目睽睽之下,缓缓取出一枚琥珀石,竟是和楚华容取出的那一枚别无二致。
  “滴血!”
  话语落,北辰胤手中琥珀溶解、长孙氏亦取血交予太医,两滴血分别滴入两盆清水之中。
  “请太子上殿!”
  声声传响,北辰元凰迈步上殿,原本熟悉的宫殿,今日却是如此陌生,原本对自己毕恭毕敬的一众百官,为何今日自己觉得如此陌生?
  步,缓缓,心,无比沉重。
  如果我不是太子,接下来的,便是杀身之祸,那么,我这二十年来的一切,又算是什么?
  冷漠的眼神,你们当我是太子?是血亲?还是这高墙之内权力游戏的一部分?
  原来吾不比别人尊贵,也不比别人卑贱,太子的身份,只是一枚棋子,这皇城之内,可还有愿真心待我之人?
  “儿臣,参见太后。”
  “请太子滴血。”
  “是。”
  滴完这滴血,我还能叫你母后吗?
  银针刺下,鲜血分别滴落在两钵清水之中,指尖的刺痛,北辰元凰心中已无感了。
  只见众人的目光无一例外齐齐的盯着水钵,使得北辰元凰愈觉悲凉。
  就在此刻,他注意到了两个人,两个在满朝百官之中,显得分外特殊的二人。玉阶飞的目光落在北辰元凰的身上,目光一如往常般澄澈,淡然,北辰元凰却能自其中感受到一如往常般的关心爱护。
  老师……
  而另一人,北辰胤,则是闭上了眼,冷漠,仿若周遭一切皆与其无关一般,又或者说,他早已有信心掌握眼前局面。
  两个水钵之内的四滴血,终是相融。
  太医见状,随后公布结果道:“太子与先皇、太后之血,相融!”
  “啊!”
  这一刻山呼海啸,百官俯首,齐呼一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啊!太傅……”
  “吾皇万岁。”玉阶飞声色未动,扶住北辰元凰,随后行礼道。
  “太傅……”一切情感,尽压心底,北辰元凰随后看向百官:“众卿平身!朕今日破除谣言,登基为帝,改号元皇。刑部草拟奏章,大赦天下!”
  改号元皇,登基为帝,真龙假凰谣言破除,象征北隅入新篇,皇朝入新主。
  而与此同时,北隅皇城边境上,佛者背负佛牒来到。
  “阿弥陀佛。”佛剑分说口诵佛号:“佛剑分说,为龙脉而来。”
  北隅传讯,虽是有礼,却也强硬,更以收回西佛国租地为威胁;佛剑虽掌佛牒,却也如小活佛所言,并未将佛牒当成私有之物。西佛国租地关乎百姓僧侣生计,佛剑分说自是不会袖手旁观。
  豁然之境内,接获洛云襄书信的剑子欲外出,此刻却忽闻诗号飘忽,超凡脱俗之身影翩翩降现:“不染天下不染尘,半分形迹半分踪,圣贤不过笼中影,身游潇洒文武风。”
  “嗯?好友圣踪?”
  “今日圣踪观道纹而略有体悟,欲和好友坐而论道,不知好友可愿?”
  “哈。有何不可?”
  剑子朗声一笑,随后应道。
  于此同时的蝴蝶谷外,蓝发身影手持金银万两来到,对着蝴蝶谷躬身行礼道:“黄金一万两,白银一万两,请你针对一人。”
  “何人?!”
  蝴蝶谷中,蝴蝶君悠悠弹奏着月琴,淡淡道。而蓝发人面前的金银随后便被收入了蝴蝶谷中。
  “佛剑分说!”
  瀚海原始林中,一纸飞书传入,随后只闻一声震慑原始林的怒吼,百兽惧惊,惶惶逃走,随后久不见人迹的瀚海原始林内,走出一人,兽面人身,狰狞恐怖,腰间携着一枚小鼓,往北隅皇城的方向而去。
  悬疑悬疑,北辰皇朝新帝即位,看似平复的北隅风波却是再掀狂涛怒澜,蝴蝶谷、原始林,两大奇人出世,又是谁人操弄?
  佛剑分说携圣器佛牒来到北隅皇城,欲稳固皇城龙脉,而暗处的阴谋者目的为何?
  洛云襄、素还真又将采取何种动作?!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