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不是陈生合


小说:谍海争渡  作者:只爱煞英雄
  之前羽渊武泽对鹿野健次郎的怀疑,那不是假的,是真真切切的。
  楚新蒲是见过的,他亲自判断过,宪兵队本部当时的草草结案,就是因为羽渊武泽认定了幕后凶手是鹿野健次郎。
  若非如此,怎么可能如此轻率,将案子结掉?
  可是现在他为什么对梁莺啼感兴趣?
  楚新蒲和明觉浅推断,可能是因为陈生合,但是就算是陈生合说了,是梁莺啼邀请井上宏一来的,这就能让羽渊武泽做出如此之大的改变吗?
  井上宏一早年潜伏江城,日军队伍中人脉不广,想要扩展自己的交际,想要和五十岚大佐接触,这不难理解。
  他让楚新蒲帮忙,也能解释的通。
  毕竟他现在都死了,他究竟有没有找楚新蒲帮忙,这还不是楚新蒲说了算?
  所以哪怕陈生合提供了这个线索,只是让羽渊武泽多了一层考虑罢了。
  不至于如此的兴师动众。
  借调来一个人,专门负责这件事情,还要重新将诊所开张,这么兴师动众,至于吗?
  所以楚新蒲现在认为,哪怕事情真的是因为陈生合而起,肯定里面还有东西是大家没有想到的。
  毕竟仅仅只是如此,不应该发展成现在这种程度。
  那么隐藏的东西究竟是什么,被忽视的东西又是什么?
  这些楚新蒲现在想不明白,甚至是毫无头绪,他要等梁莺啼对陈生合的调查结果。
  接下来几日,楚新蒲在宪兵队,一直老老实实,他没有主动去联系梁莺啼,更加没有去见樱庭由美。
  她的诊所开门,便忙碌起来,不太有时间找楚新蒲,他也不会上门去见樱庭由美。
  虽然现在已经发现了樱庭由美的问题,但楚新蒲不打算去打草惊蛇,之前的态度就没有太凑上去,现在也不好转变的过分生硬。
  最重要的是,他不知道找樱庭由美,自己究竟能打听出来些什么?
  可能都是无用功。
  而且诊所内可不仅仅只有樱庭由美一个人,还有李茹在。
  樱庭由美接受过专业训练,但是时间可能不长,经验也有限,再加上和楚新蒲关系要好,或许不会发现什么。
  但是李茹呢?
  楚新蒲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她的经验又如何?
  她和楚新蒲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有些异样,在她眼中说不定会被无限放大。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避而不见,真的要见面,也要尽量在诊所之外的地方见面。
  单独见樱庭由美是最理想的,李茹能不见就不见,这是楚新蒲心中的想法。
  今日将前来汇报工作的陈望打发走,楚新蒲就坐在办公室里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现在的问题其实很多。
  顾青稚背后的组织。
  军统这里的任务。
  樱庭由美的突然回归。
  每一件事情,都牵扯很多,弄的楚新蒲现在心里乱糟糟的。
  更重要的是,每一件事情,他现在好像都帮不上忙。
  他反而是变得有些像是局外人,干着急没办法。
  但楚新蒲必须要忍住,情报工作中,很多时候你不做,反而比做了要强。
  忍住其实并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这同样是考验,不能小瞧。
  等到晚上,楚新蒲联系了梁莺啼,想要见面。
  他和梁莺啼还在吵架中,自然是他要主动,不应该梁莺啼主动。
  上一次虽然见面,可是梁莺啼不见得就是完全原谅你,而且女人的小性子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所以他和明觉浅当时说的就是,先给梁莺啼几天时间,调查陈生合的问题,楚新蒲随后会打电话,表示想要见面。
  电话中的梁莺啼,态度依然是冷冷的,不过楚新蒲的脸皮可不薄,说了几句好听的,算是能见面。
  晚上到了地方,等了梁莺啼很久,她才出现,也是一种生气的表现。
  这些是做给其他人看的。
  之前或许不需要,但是现在必须要。
  因为他们的争吵,纪婉知道,樱庭由美知道,甚至于羽渊武泽也知道。
  更有甚者,樱庭由美现在就在盯着梁莺啼,你说能不小心吗?
  到了地方,梁莺啼的面色也不如往常那样的开心,反而是冷着脸。
  楚新蒲讨好说着好听的话,脸上带着笑容。
  两人的表情没有变化,但是说话的内容,已经发生了改变。
  “你可能被盯上了,一定要小心。”楚新蒲一脸讨好笑容的说道。
  梁莺啼冷着脸,很简单的说道:“我知道。”
  明觉浅已经告诉过她这件事情。
  “你有暴露吗?”
  “没有。”梁莺啼说道。
  她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就仔仔细细回忆了所有事情,以及所有细节。
  她可以很肯定的说,自己并没有暴露。
  “是陈生合吗?”
  “不是。”
  “不是?”
  “确实不是他,这个我可以断定。”梁莺啼说道。
  她舅舅,她还是了解的,而且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她专门调查过。
  陈生合没有和羽渊武泽说任何有关梁莺啼的问题。
  不是陈生合!
  梁莺啼说自己没有暴露!
  那么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
  楚新蒲脸上虽然还是带着微笑,好似在给梁莺啼说好话一样,但是心里已经是很不乐观了。
  这岂不就是他和明觉浅所说的最坏的结果。
  你现在根本就不知道,羽渊武泽是为什么转变了调查方向,接下来你要如何应付?
  陈生合没有说梁莺啼有问题。
  羽渊武泽凭什么调查她?
  这根本就站不住脚啊。
  一定是羽渊武泽发现了什么证据,这个证据或许直指梁莺啼,才能造成今日的局面。
  但是梁莺啼却说自己没有暴露。
  这……
  “你再仔细回忆回忆。”楚新蒲忍不住说道。
  “这些天,我回忆了不止一遍,真的没有。”梁莺啼说道。
  “可是……”
  “所以我也很奇怪,他怎么会盯上我,那么多嫌疑人,怎么就好端端的盯上了我。”梁莺啼也带着疑惑说道。
  “他一定发现了什么。”楚新蒲确信这一点,不然羽渊武泽不会这样做。
  “究竟是什么?”
  “不知道。”楚新蒲无奈的摇头,这是梁莺啼最应该清楚的,她都不知道,楚新蒲上什么地方知道去。
  “你确定陈生合没有说什么?”楚新蒲不死心的又问了一句。
  “没有。”
  梁莺啼的回答,让楚新蒲没再言语,其实这一切没有出乎他的意料。
  他之前就说了,哪怕是陈生合开口了,也不会如此兴师动众,一定是羽渊武泽有所发现。
  现在证实了他的猜测,但是他却没有半分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