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要变天


小说:幽都伞魔宁不欢  作者:韩轻言
  乐山山寨。
  寨民们对宁不欢总是带一些怪人回来的事已经见怪不怪。
  所以哪怕是一个看起来很像死人的男人,和一个很像活人的女人来到,众人也没有多问什么。
  叶雨眠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治疗龙达安,他的情况十分危急。
  慈悲佛不愧是被誉为“可以拯救苍生”的神物,无论是灵魂还是躯体,只需要一个照耀,便可恢复如初。
  如此神力,自然需要极大的代价。
  那便是折损叶雨眠的本源。
  若追溯到历史源头,慈悲佛的诞生,还是阴阳神分裂、陨落的导火索。
  “可以拯救苍生,却唯独无法拯救自己。”
  宁不欢不知道将慈悲佛交给叶雨眠是否正确,若不得已,就是逼也要逼他吐出来。
  密室中只有两个昏迷的人,和负责治疗的叶雨眠,加上护法的宁不欢。
  龙达安的身体情况自然不必多说,女祭司也就是蓝子晏,这副躯体才是残破中的残破。
  蓝子晏的灵魂没有一点问题,但这副千年的身躯,想要恢复和正常人一样的活力与生机,这跟创造一个千年复活术没什么区别。
  一日后。
  龙达安率先恢复了行动能力。
  宁不欢没时间跟他解释云地的动荡,叶雨眠的冰雨不出意外的出现两道裂痕,实力大打折扣不说,就是精神状态也不容乐观。
  众人虽然心中担忧,却也没有表露出来,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真正的蓝子晏身上。
  蓝子晏堂堂七尺男儿,如今却是一个千年女祭司的身份,他就算再难受,也得强迫自己接受这个事实,并配合宁不欢的安排,争取早日取回自己的身体。
  “现在很明显了,鹄媂掌控了云地几乎所有的妖兽,集合在黄沙原一带,下一步她要做什么,我们还不得而知,但如果要保住我们的生存空间,这群妖兽,必须得一网打尽,再不济也得全部赶走。”
  宁不欢,轩辕凛然,韩战,蓝子晏,四人围坐在一张方桌前,桌上的图纸几乎将桌面铺满,皆是画着各种地图和路线。
  鹄媂所谓的“忠告”,宁不欢不是不在乎,而是他也知道,人类不能坐以待毙。
  表面上看起来,鹄媂不为难他,似乎是在给他“成长空间”,实则是不是同时为自己争取时间,还有待思考。
  既然双方都在跟时间赛跑,那便一开始就全力以赴。
  就算看不到最后的结果,那也要争取到最优的起跑线。
  这是宁不欢在思考一夜之后做出的决定。
  叶雨眠能给他最大的支持,就是将蓝子晏的“寄体”恢复如常。
  蓝子晏能感知到自己本体的方位,换言之,就是大致知道鹄媂在哪。
  但当他在地图上圈出大致位置时,众人都愣住了。
  “帝都?”
  宁不欢皱眉。
  “她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敏感和狡猾。”
  韩战看了一眼“女祭司”,道:“或许她已经知道蓝先生被救出来了。”
  “蓝先生本就是司南谷的人,只要他出面,能有一万种方法拆穿鹄媂的伪装,但如果她就这样离开,司南谷就算最后知道了,也奈何不了她。”
  轩辕凛然微微点头:“韩战说得不错,她是要赶在我们之前,去布置下一个局。毕竟黄沙原只需要一个领头妖兽,便可以控制住妖兽群的行动,她继续留在这里和我们周旋的意义不大。”
  “如何?要去帝都吗?”蓝子晏不禁问道。
  宁不欢揉了揉眉心,只觉得一阵疲惫:“结合之前,她借着蓝子晏的身份,在司南谷各种抛头露面,为的就是增加自己的影响力……而云地这段时间的动荡,导致众多小势力崩溃瓦解,或投奔,或撤回域内,如果不是我们插了一脚,她现在应该就是云地百家之首了……”
  “所以,她所有的目的,都指向了唯一的一点,那就是权势。”
  “权势……”众人不禁陷入沉默。
  “利用权势、计谋等等,将族人统一,并持续统治着本族的领地,这正是人类从古到今的惯用手段。”
  “它不像兽类,以实力为尊,实力称王。”
  “也不像冥类,一切有着天道规则的安排。”
  “人类社会的一切规则,都是人类自己来谱写。”
  “她的目的很明显,她想利用人类的规则,去替人类社会,改写规则,以此达到统治人类社会的目的。”
  “一直以来我低估她了。”宁不欢不由苦笑:“她处置人类的手段极度残忍,让我一度以为她的目的是让人类灭亡。后来当我看见,她对妖兽群展现出来的统治力,我才突然明白,她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屠杀,而是……奴役。”
  “这也正是她那句话的含义,为什么邀请我看到最后,不是看最后一个人类倒下,而是看所有人都跪拜在她的脚下。”
  “她……她凭的什么……”韩战有些茫然,他是龙族,可以说暂时作为这场博弈的“旁观者”,他是在场所有人里,最能理解鹄媂意图的人,可他还是不敢相信,鹄媂能仅凭一己之力,就可以改写人类的历史和信仰。
  韩战不但能理解鹄媂的意图,甚至还能理解宁不欢此刻的苦涩。
  好比千年前,龙族和人族还是同生共死的盟友,龙族不惜牺牲全族的自由,年年岁岁守护着冥界的封印,人类世界的和平完全归功于龙族,但当年的人皇一道圣旨,便改写了全部的历史,抹杀了龙族全部的付出,如今还要对他们刀刃相向。
  这一切都是拜“统治者”所赐。
  若真让一个非人族的东西,统治了人族,那么其结果,必定是非人族以人族为奴,生生世世,直到有人揭竿而起……
  没有人愿意看到这样的未来,但问题是,没有人能看到未来。
  “鹄媂去帝都,不可能是去喝酒赏花的,她的行动必定非常迅速,或许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就已经控制住皇宫了。”轩辕凛然满脸担忧,宫中不少是他们家的人,如果让他回帝都去处理这个事,或许比在场的所有人都方便,但云地的危机并没有解除,十字诅咒就是一种监视,黄沙原成千上万的妖兽虎视眈眈,他分身乏术。
  蓝子晏原本还沉浸在自己身体被夺的苦恼中,听闻众人对当前局势的分析,思路竟是渐渐有些跟不上了。
  “难道,好端端的日子,马上就要变天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