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有罪推定(求收藏,求推荐!)


小说:就没有我不会的  作者:打球的中分头
  学校外面,赵辛辰也关注着徐文波调查的结果。
  看到沈良走出来的时候很轻松,他心里就有些不爽。
  昨天晚上他从赵玉山那里好不容易打听到,沈良的成绩刚好就通过了初试考核。
  “这小子运气真好,公共科目的成绩比重都下调了那么多,居然还让他考过了。”
  赵辛辰望着一个熟悉的老师走了出来,他跟了上去,“老师,我听说咱们学校里有人作弊,这事是真是假啊?”
  这个老师就是昨天去给徐文波汇报成绩的老师,他本来不想理他的,可回头一看,是赵辛辰。
  他爸可是教委的啊,要是能跟他拉近关系,好处自然不用多说。
  “辛辰,这事我也不能告诉你啊。”那个老师说道。
  “老师,我就想知道事实,这难道也不行?”赵辛辰说道,“我保证不会往外传。”
  那个老师看了看四周,小声的说道:“那好吧,我跟你透露一点。”
  “被怀疑的是一个叫沈良的学生,他平时成绩非常差,这次却通过了初试考核。”
  “校长正在调查这件事,估计结果已经出来了。”
  赵辛辰连忙问道:“那结果怎样?”
  “这我就不得而知了。”
  赵辛辰心里一阵无语,白问了,这些事他早就知道了。
  “不过应该没有,要是他真作弊了,初试考核的成绩也就要延迟公布了。”
  赵辛辰想了想,问道:“下午就能公布成绩了吗?”
  “对啊,如果他真的作弊了,肯定是需要好好彻查这次考试的过程,成绩不会那么块公布出来。”
  “谢谢老师,我知道了。”赵辛辰说道。
  赵辛辰越想越不对劲,难道沈良的运气就那么好?刚好就过了?
  不行,不能让他这么轻松的通过初试考核,他要是过了初试考核,以后想要针对他就要考虑很多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不能找借口把他赶出武江市了。
  赵辛辰想到这里,连忙给赵玉山打了个电话。
  赵玉山此刻正在教委里面,接到了赵辛辰的电话之后有些疑惑。
  “爸,你昨天不是说有人作弊吗。”赵辛辰说道。
  “辛辰,这事别在外面乱说。”赵玉山紧张了起来,“也别告诉任何人我跟你说了什么。”
  “爸,这我当然知道。”赵辛辰说道,“可校长他们调查结果出来了,那小子好像没有作弊。”
  “这样最好了,他要真的作弊,那事情就大了,估计连我都要被问责。”赵玉山说道。
  “可是……”赵辛辰说道,“他平时的成绩实在太差了,根本就过不了初试考核的。”
  “你什么意思?”赵玉山问道,“难道要对他进行彻底的检查吗?”
  赵玉山冷静了下来,他想了想,如果要进行彻查,那现在的考试结果肯定是要延迟公布,这样的话不仅上面会问责,也会有来自社会各界的舆论压力。
  “不是。”赵辛辰说道,“我是在想,万一……万一他真的是作弊的,而现在没有调查出来,等到日后露出了马脚,被人揭发了,那肯定是要追责的啊。”
  赵玉山想了想,赵辛辰说的不无道理,最稳妥的办法就是顶住各方压力,全面调查这件事。
  “爸,我有个一劳永逸的方法。”赵辛辰压低了声音说道。
  “什么方法?”
  “宁可错杀,也不放过。”赵辛辰说道,“反正他的成绩垫底,只要不让他通过考核,他做不作弊根本就没人会管。”
  赵玉山沉默了一会儿,“我知道了,这事你千万不能对任何人提起。”
  “嗯。”
  赵玉山挂断了电话之后跟教委的那些人紧急开了个会,“既然这个人的成绩存疑,我的建议是取消他这次的考核成绩。”
  “无罪推定”教委里有人开口道。
  “这样做不好吧?最好的办法不是应该全面彻查吗?”
  听到那人这样说,其他人沉默了,这些都是害怕担责,怕麻烦的主,要是查出来不管是沈良作没有作弊,对他们的影响都是非常大的。
  “我认为,赵玉山说的非常对。”这时候教委里的人说道,“首先,沈良这个人平时成绩非常差劲,这次却能通过考核,这是一个疑点,”
  “其次,他这次的成绩垫底,按以往的经验来看,他是很难通过复试考试的,这次初始考核的是否通过对他的影响不是很大。”
  之前说话的那个人一下子就站了起来,“那照你这样说,初试考试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对于药剂师来说,初试考试的成绩不算什么,毕竟大家都通过了,但是对于底层的人呢?”
  “是否通过底层考试,对他们而言是非常重要的,据我所知,一些医院和其他单位招人的时候,对于是否曾通过药剂师初试考试,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标准,我们不能仅凭一些怀疑就推定他有罪。”
  “既然无法证实他作弊,那就应当从无处理。”
  “而且,我也坚持这件事应该好好调查。”
  其他的人不屑的望着他,“楚啸平,你要调查,那你自己去查好了,现在马上就到了要公布成绩的时候了,你去跟外界解释去?”
  楚啸平迟疑了一下,“解释怎么了,既然存在问题,那就要好好的调查清楚,连调查都没有,为什么要给他定罪?”
  赵玉山开口道:“谁说要给他定罪了?只要他不通过这次考试不就行了?”
  “这与定罪有什么区别?”楚啸平本就是平民出身,想着的自然是学生本身的权益。
  但是教委的其他人,则考虑的更多的,是这次事件带来的影响。
  “区别大了,我们这是在降低这次事件的影响。”
  “呵呵,我看你们就是怕麻烦,怕承担责任!”
  “楚啸平,你这话可不能乱讲!”
  他这话一说出来,其他的人立马就暴怒了起来。
  “吵什么吵!”这时候赵玉山说道,“既然大家意见不同,那就投票决定吧!”
  楚啸平望着教委里的其他人,有的低头不语,有的则站在赵玉山那边,当然,站在赵玉山那边的人比较多。
  他一气之下,摔门而出,“要投你们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