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八卦炉中炉火烈!


小说:诸天大道宗  作者:裴屠狗
  “杀!”
  “杀!”
  “杀!”
  三大高手齐齐迸发绝杀的同时。
  整个雪原之上的赤蛟军齐齐大喝,惊天动地的杀气纵横而起。
  霎时间,天地齐黯!
  滚滚兵戈杀伐之气宛如实质一般笼罩了整片战场,虚空一下被百战煞气所充斥。
  只是一下,安奇生便感觉到整片战场之中的空气都为之一下沉重起来,自四面八方向着自己挤压过来。
  无形的军势,赫然实质的影响了虚空,搅乱了整片战场的天地灵气。
  赤蛟锁空!
  以无形军势,搅乱天地灵气,以封镇神脉高手腾空之路!
  这赫然是赤蛟军用以对抗,镇杀神脉的手段!
  所谓战阵,便是如此,所谓军势,便是如此!
  气脉以真气与天地灵气互换,神脉以神意干涉灵气,但在四周虚空充斥着浓烈到宛如实质一般的军势,煞气之时,即便是气脉,神脉,都要被斩断与天地的沟通。
  即便是杨林,从天而降的曹天罡,都不能够例外,唯一例外者,唯有大军主帅,姬重华!
  身处战阵之中,一人之意贯通整个赤蛟军万人之意。
  军势加身之下,反而能够爆发出比平时还要强大的多的力量!
  “死定了,这岂非是无路可逃......”
  遥隔十多里观战的武林人士都不由的面色骇然,只觉自己若是处于那个位置,便是强上十倍百倍也在劫难逃了。
  骇然之中,他们也真切感受到了朝廷的态度。
  一旦下定决心,就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不谈,不说,以雷霆之势直接灭杀一切威胁。
  远远旁观已经让人心神摇曳。
  首当其冲,被军势束缚于战场之内,笼罩在所有杀机之中的安奇生又将承受如何恐怖的压力?
  只是一瞬间,安奇生周身汗毛便一下为之炸起,宛如浪潮一般的危机感在他的心中不断激增攀升。
  绝杀!
  真正的绝杀!
  情况一下险恶至极,即便是神脉大宗师处于这个境地,都要为之变色。
  但凌冽如潮的杀意之中,安奇生的神色却没有变化,好似这一切都早已在预料之中一般。
  事实上,踏足中州的那一瞬,他便已经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危机。
  对于这一刻,他早已有所预料,有所准备。
  觉险而避固然可以,然而一旦避了,他这一次来的就毫无意义了。
  “三大神脉.......”
  安奇生缓缓垂眉,赤金长枪平平横在身前,被他单手握在掌心。
  衣衫猎猎,白发飘扬,长枪嗡鸣震动似欲脱困而出的猛龙。
  但他的身形却很稳,似乎连一丝颤动都没有,似乎在聆听长枪抖动,又似是感悟‘神’之韵律。
  于沸腾喧嚣的战场之上,显得越发的格格不入。
  值此时,
  曹天罡从天而降,掌力雄浑!
  杨林暴起发难,七杀刀搅动风云,人神皆杀!
  姬重华骑乘龙马,人马合一,拖刀而斩。
  刀如龙横跨数里,堂皇刀势与万千赤蛟军骑兵的杀意贯通,爆发出无可形容的璀璨刀光!
  “嗯?见事不可为,所以不做反抗,闭目等死?”
  姬重华眸光之中闪过一丝诧异,心中有些惊疑不定。
  但刀光已至,也只能横斩而下!
  呼!
  就在此时,安奇生突然动了。
  他的身形立于大地之上稳稳不动,但他的手臂一下上扬,赤金长枪划过长空。
  他这一枪,快到极限,又慢到了极限。
  看似是最为寻常的枪法套路,但在这长枪划过之时,呼啸沸腾的虚空好似一下平静了下来。
  那呼啸的罡风,肆孽的真气,璀璨,凶残的刀光与掌风,都好似陷入了极度粘稠的液体之中。
  就好似虚空在这一枪划过流转之时,成了汞!
  “垂死挣扎!”
  长空之中,感受到掌力受阻的曹天罡发出一声长啸。
  双掌叠加而落,一道道掌力宛如垂流的瀑布一般滚滚而下,无数道掌力顷刻之间融为一掌。
  轰然之间拍下!
  “这是......”
  感觉到七杀刀前好似实质一般的虚空,杨林的瞳孔一缩。
  这一枪扬起,好似划破夜空的第一道曙光,分割了白夜,阴阳。
  看似极为缓慢,实则快到了绝巅。
  枪影兀自缓慢划过,实则,那一杆长枪已经于长空之中挥舞了不知多少次!
  这不是空气真的化作了实质,而是那快到绝巅的长枪,早已在刹那之间,真正意义上的遍布了整个虚空!
  流转的刀光之间,他的眸光之中,似是看到那灿如流火一般的长枪于长空之中勾勒出了一尊大大的丹炉。
  甚至于,他都能感受到那‘丹炉’之中熊熊燃烧的火焰,即将喷吐而出!
  呼呼~~~
  粘稠的虚空之中似有火光燃烧。
  安奇生立于大地之上,全力弹抖挥舞长枪,长枪剧烈撕裂空气,发出了宛如流星划破长空一般的熊熊火焰。
  这一枪,赫然是安奇生与南天门,斩仙台之后推演而出的散手第三式,八卦炉!
  两界拳术之归纳,安奇生共得散手三式,一式南天门,起手式,一式斩仙台,杀招,这一式八卦炉,自然便是守式!
  传说中的八卦炉,是能熔炼世间万物的神物,其内之炉火更是无所不少,无所不燃。
  纵使再如何暴戾之妖魔,但如八卦炉中,炉火不息,便无法挣脱!
  武功至此,万川归流,拳即是枪,枪即是拳,散手即是抢招!
  “这是什么枪法?”
  杨林脑海之中划过这么一个念头。
  下一瞬,三人合击轰然垂落而下!
  当!
  宛如铜钟被一下敲响,嗡鸣哄传八方!
  这一刻,姬重华,杨林,曹天罡的面色齐齐一变。
  只觉无穷杀机,真气,都宛如泥牛入海一般,被那被勾勒而出的虚幻‘丹炉’所吞噬!
  任由千般暴戾,万般杀机,无穷真气,都应是无法挣脱这一尊‘丹炉’!
  三人合力之攻击,竟是硬生生的被阻挡在外!
  “怎么可能?!”
  姬重华面色终于变了!
  赤蛟军万人凝聚之军势,足以搅乱虚空灵气,形成如山岳一般的压迫,十成真气发挥不出八成,更无法沟通天地。
  那道人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竟然还能迎接三人的全力一击?
  咔咔咔~~~
  被炙烤的氤氲的虚空之下,安奇生衣衫猎猎,全身筋骨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巨大压迫,以至于以他这般强横的体魄,筋骨都发出了不堪忍受的呻吟之声。
  “呼!”
  但下一瞬,安奇生长啸,气流宛如雷霆一般重重的砸在了虚空之中枪影勾勒而出的‘丹炉’虚影之上。
  嗡~
  丹炉摇晃,震荡,弹抖。
  继而,在三人骇然色变的神情之中,那一尊无数枪影勾勒而出,好似内中蕴有火山一般的‘丹炉’
  轰然之间爆开!
  轰隆隆!
  无数枪影一下肆孽八方!
  虚空之中的气流彻底的被凶猛的攻击打爆!
  千万次金铁碰撞之声一时宛如滚滚雷霆响彻四面八方,整个战场之中。
  大地摇晃,土石飞溅之间,方圆数百丈之内的大地登时被纵横四散的碰撞余波割裂的千疮八孔,一些赤蛟骑躲闪不及,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立毙当场!
  轰隆隆!
  土石飞扬,罡风炸裂!
  整个战场之上所有人都为之骇然。
  遥隔十数里之外的武林中人瞠目结舌的仰望之中,只见那最为核心的战场之中,无数道枪影划破长空。
  宛如流星一般拉扯出炙热燃烧的尾炎。
  霎时间,天地好似从隆冬转为炎夏,无数积雪一下为之消融,离得近的,更是一下为之气化!
  整个战场,宛如化作了熊熊燃烧的火焰山!
  八卦炉倒,火焰山出!
  “啊!”
  冲天而降的曹天罡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雄浑的真气破体而出:
  “不败天罡!”
  那一道道纵横激荡好似流星破空一般的枪影一下将他彻底淹没其中。
  道道可怖的重击与他强横的护体罡气之上。
  在无数人震撼的目光之中,竟是硬生生的被打的腾空而起数百丈,撞碎了层层气流,砸翻了重重云层!
  唏律律~
  龙马一声凄厉长嘶之中,被打的离地腾飞,身在半空之中,那滚烫如岩浆一般的鲜血已经挥洒长空数十丈!
  “安奇生!”
  狼狈落地,一头乱发扑面的姬重华扬刀怒啸。
  他周身如火的赤甲之上尽是坑坑洼洼的痕迹,披风已经被火焰烧尽,烟火炙烤之下无比狼狈。
  “啊!”
  作为最早拔刀刺杀的杨林,首当其冲受到了最为凶猛的冲击。
  只是一瞬。
  他的护体气墙已经被无数道枪影刺的千疮百孔。
  杨林双眸一片通红,从未有过的生死危机在他心头炸开。
  因为安奇生,更是于发出长啸的同时,踏步踩碎大地,奔腾间,长枪如龙般弹动而上,半圆般划过天际,斜斜落下之时。
  已经自‘八卦炉’转而为‘斩仙台’!
  斩仙台出,杨林只觉眼前一片漆黑,如颈上悬刀,生死只在一线之间。
  这一枪之下,他感受到了彻骨冰寒。
  只觉自身躯到灵魂,每一处细微之地都好似要被这冷酷的杀机彻底斩开,撕裂!
  铮~
  森寒,冷酷,狠绝的刀光交织纵横如魔狼狂啸,森森煞气杀机直冲云霄,杨林彻底暴走,全身皮膜之下都有鲜血混杂着真气一下喷薄而出:
  “天人七杀!!”
  长刀斩空,杀意激荡间,赫然同样斩向了安奇生的脖颈,全然不顾那宛如半月而来的枪影,欲要与其同归于尽。
  悍然,绝然!
  酷烈意志宛如实质般贯彻长空:
  你要杀我,你也要死!
  嗤~
  但下一瞬,一声轻响。
  安奇生跨行百丈之外,后扬的长枪之上,鲜血流淌在红缨之上。
  身后,杨林持刀而立。
  偌大头颅伴随着鲜血冲天而起,飞的很高,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