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武试(下)


小说:仙锋魔影录  作者:锐意江湖
  璇玑道长鸣起水火磬时,陈云径已经在高台上发了许久的呆。他从这个角度看去,只觉台下众人宛如蝼蚁,他们的喜怒哀乐也显得微不足道。此时他忽然发觉“人往高处走”这句话自有它的道理,只有站得高了,才能有更高的境界。
  灵枝自打一上台就频频看他微笑,嘴角流露出的不屑颇叫陈云径不悦。
  “怎么,以为自己稳赢了吗?”
  陈云径在看着她微笑的同时,心中暗暗想起对策来:“她的九转玄功修为高于我,若是硬碰硬,难免重蹈卢师兄的覆辙。眼下我首先要做到的,就是避开她的锋芒,正如大师兄所说,人优我游。”
  想到这里,他上前施礼道:“灵枝师姐,请吧。”
  灵枝笑道:“怎么,不想在这多站一会儿了?”
  陈云径道:“多站少站,自有天意,岂在你我。”
  “哈哈哈。”灵枝毫不掩饰,爽朗笑开,“我就说嘛,你真是会开玩笑。好吧,既然如此,师姐就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你在这台上能站多久,完全是由我来决定。”
  “是吗?”
  陈云径说完,率先动手,一掌“苍龙探云”,直朝灵枝笑脸拍去。灵枝满不以为然,站定原地,使出一招“徐风式”,架住来掌卸去内息。陈云径修为本不及她,为她这么一架,只觉整个人都随着她的力道斜飞出去,赶忙运起内息稳住身形,后背已有冷汗渗出。
  “师弟,站稳咯。”
  见他慌乱,灵枝并未趁隙攻来,反而是站定原地调笑。
  此举更加叫陈云径不悦,他暗暗咬牙道:“笑吧笑吧,待会儿要你哭。”
  不等灵枝多说,陈云径身形一晃,再度出招。只见他左手打虚,右手打实,身似旋风,扶摇而出,使的乃是拳法里颇为精妙的一招,名为“一炁双生”,乃是由璇玑道长自创,因威力不俗,被纳入拳法,供观中弟子学习。此招精妙之处在于虚实诡辨,叫人应接不暇:若接虚拳则实拳旋即攻上,猝不及防;若接实拳,则虚拳可化实,可防守,仍是稳占上风。
  璇玑道长在长台边缘看到他使出这招,不由点头道:“已得精髓,气意俱在。”
  可惜陈云径听不见璇玑道长的点评,即便听见,也无暇接话。灵枝见他使出这招,暗自皱眉,盖二人九转玄功虽有差距,但论及拳道造诣灵枝并不算高。眼见拳来她便伸手去接,只欲凭自己的强大内息碾压陈云径而取胜。饶是如此,“一炁双生”的威力她却是有所耳闻的,其中虚虚实实变数,她根本记不住,索性不记,为此没少被清平道长责骂。眼下对方使出这招,难免叫她想起昔日责骂,略略慌神。
  陈云径见灵枝抬手接了虚拳,不由暗喜,实拳顺势而上,直挥其腰腹处。灵枝惊觉,反手一掌弹开实拳,口中念道:“师弟,你顽皮了。”
  陈云径也不答话,实拳借其力收回,虚拳又化实成掌,朝她额间抹去。灵枝冷笑一声,昂首沉腰,一招四平八稳“铁板桥”闪开这掌,续接“鱼跃龙门”,弹身而起,一拳砸向他肩膀。
  陈云径见她拳来,慌忙侧身,拳风掠过,脖颈隐隐发凉。他不由道声“好险”,脚下发力,蹬地而起,同样跃至半空,一脚“苍松迎客”横扫而出,逼向其后腰。
  灵枝在半空无处借力,只得硬接这脚,屈膝一式“飞仙踏云”,抵向其小腿。本来双腿相交,她自是占优。只要她凭内息震荡,便可将陈云径从空中打落,并震断其腿骨。但陈云径似乎有所察觉,招不使老,未等她腿到,便兀自收回腿脚,顺势展开双手一招“徐风式”推出,接下她虎虎生风这一腿,卸去大部分气劲。
  即便如此,未卸完的气劲还是将他从空中震落。他一面暗道灵枝内息果然远超自己,一面就势翻滚起身,将余下的气劲也缓解掉。
  电光火石之间,二人已交手数合。台下之人看了,不由长大嘴巴。先前一面倒的呼声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些自愧不如的叹息:
  “没想到他刚入门这么点时日,就能有这般身手。”
  “方才他所使的那招可是‘一炁双生’?看那架势,比你打的好八百倍也不止。”
  “呸,比我好八百倍岂不是比你好一千倍!”
  “你们别吵吵了,认真看行不行,先前我还觉得灵枝师姐会轻松解决,看样子有的打。”
  “对啊,陈师弟,好好打!”
  ……
  灵枝见他频频出招,开始厌烦,不等他动手,主动出击。当下时一招“天师降令”直拍其顶门,人未到掌风先到,威势颇为不凡。
  陈云径折腾半天,所为的就是激怒灵枝。只有激怒她,才能让她化被动为主动,更大幅度地消耗她内息,也给自己更多机会。眼见她飞身扑来,陈云径亦不正面接招,肩膀发力滑到侧旁,这一掌便贴着他的胳膊从身旁掠过。
  “想跑?”
  灵枝看他躲闪,暗道一声,使出拳道中“粘”字诀奥义,身化纽带飞绫,辗转腾挪缠向陈云径主动求战。只见她左一掌“云海临门”,右一脚“灵蛇出洞”,拳脚并施,直朝陈云径攻去。后者一面躲闪,一面拉开距离,以防为她缠住难以脱身。
  如此过了数十招,陈云径方知大师兄所言非虚:灵枝虽玄功占优,内息充盈,但身法相对并不算十分灵活。自己只要保持警惕,不给她肢体接触的机会,便难以落败。又过数十招,灵枝始终难以将陈云径缠住,反观自己,内息大幅消耗,倒显得被动起来。
  再斗数合,灵枝终于按捺不住,怒道:“师弟,你想这样一直耗下去吗?”
  陈云径拉开距离,且躲且道:“师姐,你误会了。一直耗的可是你,我还没用什么气力呢。”
  “你…!”
  灵枝脾气上来,越发凶狠,身如疾风,手化掣电,将拳道中威猛招式一股脑儿使将出来,直往陈云径身上招呼。此举却是犯了“粘”字诀之大忌,盖拳风刚猛乏柔,则对手更加容易拉开距离,长久以往,只会徒消内息。
  斗到此时,台下西峰弟子也纷纷议论起来:
  “怎么回事?灵枝师姐怎么还不取胜?”
  “难道她是中意这小子,还想跟他玩下去?”
  “我看未必,你们瞧那陈云径,交手到现在尚且从容不迫,可能修为并不在师姐之下。”
  “难道灵枝师姐不敌那小子?这曜位怕是不稳了。”
  ……
  灵枝玄功造诣较高,感官敏锐,台下所言一字不落听在耳中,越发气愤,出招自是更加狠辣,内息源源不断消耗。她虽处于五转巅峰,这般消耗也是难以长久维系。再斗数十合,她已是胸口起伏,微微喘气。
  这一细节自然没逃过陈云径的双眼,他暗道一声“就是此刻”,忽的反守为攻,主动贴近灵枝,一招“天师降令”径往其背心拍落。
  “好小子,想偷袭师姐?”
  灵枝及时察觉,冷笑一声,复使劲招。陈云径早就考虑到这一节,亦是冷笑一声,倒飞而出,避开她狂风暴雨般的拳脚。他心知肚明,灵枝此番已是强弩之末,若得安然避过,则夺胜实非无望。
  灵枝自己也深知这一点,若是这一轮再不击败他,自己恐怕是难以取胜。这时节她不由想起早先在中庭相遇时,陈云径曾说自己九转玄功已破五转,她知道他是开玩笑。此刻她方才惊觉,陈云径并非玩笑,所说的全是真话——能和自己斗到这时,其实力至少也是四转巅峰了。
  想明白这一点,她忽然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就被陈云径牵着鼻子在走。对方先是使微弱内息发招,让自己误认为其玄功修为低下,从而生轻敌之意。再而只顾躲闪游走,耗去自己大部分内息,保留实力。此时出手,是判断出自己内息殆尽,作势反扑。
  想到这她不由望向眼前的陈云径,只觉这个少年比自己想的要成熟的多。她只道这一切都是陈云径的计划,却不知他背后尚有个张九歌。不过话说回来,若只凭张九歌指点,还是难以取胜,陈云径对个中细节的处理,可以说是恰到好处。
  斗不到多时,灵枝手中招式渐慢下来,浑身香汗淋漓,显然已经力竭。陈云径看的真切,不再躲闪,欺身而上,与其正面交锋。
  须臾只见灵枝一招“灵猿跃海”,倒翻而回,欲躲开陈云径攻势。他岂能放过这等机会,跟一招“灵猿跃海”,疾飞而出,早已在灵枝落地处等候。灵枝见状,一掌“天师降令”挥出。她本就出招仓促,又兼体力不支,这一掌为陈云径稳稳接在手中,就势被他抓住手腕。
  灵枝暗道不妙,想要抽身,却哪里还有气力?陈云径一招“徐风式”,连消带拉,将灵枝整个人拽到身旁。灵枝只觉身形不稳,难以站立,眼看便要跌倒,慌忙中胡乱揪住一处物事闭上眼睛。
  等待半天不见跌倒,她再睁眼一看,不由尴尬非常——原来自己慌乱中所揪的是陈云径的衣襟。后者正衣衫凌乱望着自己微笑,而自己竟躺在他的臂弯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