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永远盯着敌人的背部


小说:1625冰封帝国  作者:龙吟森森
  就在牧仁南下时,朱克图带着三千骑突然出现在逊杜棱大营的北面。
  用惯常的法子拖倒大营北面的栅栏后,这次朱克图一点也没有保守,三千骑全体杀入大营。
  逊杜棱、栋岱青两人一面抵挡着朱克图的猛攻,一面向东面的济尔哈朗求救。
  济尔哈朗接到讯报后也是举棋不定,最终还是派人去知会多尔衮。
  多尔衮接到济尔哈朗的讯报后立即跌坐在大帐的地上。
  敌人突然出现在北面,不用说是援军到了,眼下尼堪大营的火器还准备用西岸的蒙古人去消耗呢,没想到此时敌人的援军偏偏到了!
  就在济尔哈朗举棋不定的时候,呼伦城的北城门突然打开了,额腾翼的三千骑也杀了出去,对准的还是逊杜棱的残兵败将!
  六千骑生力军,对上的还是逊杜棱两千余士气低落的部队,不到小半个时辰便全军覆没,逊杜棱、栋岱青都没于此役。
  等济尔哈朗等到多尔衮的命令,带着三千镶蓝旗精锐北上营救时,已经时过境迁了,反倒是他这三千骑受到了朱克图、额腾翼的夹击!
  实际上经过了刚才的战斗,朱克图的部队已经有些累了,不过为了保障尼堪那边的计划,朱克图咬紧牙关坚持住了。
  南边,尼堪也出动了,大营只留下了一千部族骑兵,两千常备军、两千部族骑兵倾巢出动,直接扑向了多尔衮的大营。
  此时多尔衮已经嗅到了一丝危险,不过一想到自己麾下还有两千最精锐的巴牙喇护军,他还是沉住了气。
  上次在青山失败,那是因为尼堪出其不意,加上大量火器的使用,自己的巴牙喇护军施展不开才导致惨败,如今在这空旷的原野上,有这两千巴牙喇护军在,就算不能击破敌军,也能从从容容撤退!
  于是多尔衮、阿济格两人也是倾巢而出,只留了一千阿哈镇守营帐。
  晨曦的映照下,两支都是睡眼惺忪的部队相遇了。
  阿济格带着一千镶白旗的精锐在最前面,他一手拿着马槊,一手拎着大剑,心里也是兴奋不已。
  多尔衮带着一千正白旗的精锐在阿济格的后面,与阿济格不同,多尔衮并不以武勇见长,故此他的周围密布着正白旗的亲卫。
  尼堪的布置也很简单,由萧阿林带着八百飞龙骑在最前面,后面紧跟着八百龙骑兵,四百猛虎骑在飞龙骑连两翼遮护着。
  而尼堪自己带着三百亲卫、两千部族骑兵作为总预备队处在最后。
  晨曦中,双方的马匹都开始跑起来,在双方接近到一定程度后,飞龙骑后面的龙骑兵的火枪鸣响了。
  火枪的鸣响,彻底击破了整个黎明。
  萧阿林一马当先,带着八百飞龙骑快速与对面的巴牙喇护军碰上了。
  “砰!”
  两支精锐一刹那的碰撞有多种声音传出。
  有马匹直接碰上的声音,有双方兵刃接触的声音,有一方兵刃刺入敌方身体的声音,也有跌落马下被马匹踩断骨骼发出的声音……
  萧阿林没有使用飞龙骑惯用的一丈长的长枪,还是他惯用的双枪,他正好对上了阿济格。
  在这个世上,萧阿林一米九十的身材几乎是罕见的存在,不过与阿济格相比又差了一分。
  阿济格的身材几乎有两米高!
  他右手的马槊重达十五斤,左手的大剑重达十斤,二十五斤的武器拿在他手里就像玩儿一样。
  萧阿林的目光一下凝住了,不过越是这样他这个前“死神”越是兴奋,尼堪的火器自然霸道,不过作为一个契丹皇族的后裔,还有什么比在战马上击杀敌方大将还快意?
  战斗自然不是两两相对,随着马匹的快速跑动,萧阿林的双枪刚与阿济格的马槊接触,他下一个面临的便是另一名陌生的敌人。
  阿济格也不例外,他刚刚用大剑隔开了萧阿林双枪的攻击,大剑随着余势还挥在半空,落下时正好砍断了一名飞龙骑骑兵的长枪,随即马槊上前一递,宽阔的槊刃几乎将那名骑兵整个脖子切下来。
  此时,八百飞龙骑完全与一千镶白旗巴牙喇护军厮杀在一起,多尔衮那边还有一千正白旗精锐,而尼堪这边人数更多!
  “呜……”
  尼堪身边的号手吹响了牛角号,在飞龙骑后面的四百猛虎骑突然一分为二,分别从两侧杀入了阿济格的千骑中。
  猛虎骑自从被削减人数后,人人都憋着一口气,到今日时,在马上使用双手横刀厮杀的战术已经非常丰富了。
  此时,阿济格的千骑与多尔衮的千骑之间隔着约莫半里的路程,若是此时多尔衮当机立断,将他这千骑也投入战斗,尼堪这两千骑能不能顺利挡住还是一个问题。
  不过,战场上的形势瞬息万变,不到关键时刻不投入最后的力量也是应有之意,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也不是这么轻易地就放出来。
  但尼堪却不这么认为,他率先放出了猛虎骑,接着让萨哈连带着两千部族骑兵突然从后面冲了出来。
  萨哈连的对手是多尔衮!
  此时的林中之人自然不会像大明、蒙古人那样对建奴的骑兵有天生的畏惧,萨哈连越过两队正在厮杀的骑兵后直接撞上了多尔衮的大队!
  而此时尼堪也没闲着,他亲自带着三百亲卫扑到了阿济格千骑的后面!
  永远盯着敌人的背部!
  尼堪是那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三百把短铳打响后,一色的锃亮马刀在晨曦里发射着耀眼的光芒。
  而场中还剩下八百龙骑兵,此时也摸到了多尔衮千骑的背后!
  “砰!!!”
  四尺长的隧发火铳发出的声响可不是区区短铳可以比拟的,刚才,多尔衮的千骑碰上萨哈连的两千部族骑兵,一开始不仅抵挡住了萨哈连的猛攻,隐隐还能腾出手来反击,就在这时,这该死的火枪打响了!
  北边,在朱克图两千多骑、额腾翼两千多骑的夹击夹击下,济尔哈朗的三千镶蓝旗骑兵已经显出了败象。
  不过,随着济尔哈朗召唤援兵的牛角号吹响,东大营又跑过来一千骑兵,这时才堪堪与朱克图打了个平手。
  西边,伊敏西岸的苏布台终于有些沉不住气了,他见半日没有敌骑从他这里跑过,自己带了两千骑越过了伊敏河。
  不过如今呼伦城外到处都是杀成一团的战斗,他这两千骑一时也不知从哪里下口。
  于是便在城池西边,伊敏河的东岸静静地等着。
  小半个时辰过后,陷入重围的阿济格千骑死伤惨重,在包围圈里,除了阿济格身边还有三百多骑仍在负隅顽抗外,大部分已经被杀死了,不过阿济格这千骑确实勇悍,给尼堪这边也造成了几乎同等数目的伤亡。
  “砰!”
  随着一声火枪的响声过后,阿济格那异常高大的身影突然不见了。
  在包围圈的后面,尼堪用嘴吹了吹隧发火铳的枪口,有些轻蔑地朝包围圈中间瞧了一眼。
  “砰砰砰……”
  随着尼堪这一枪的打响,战场上的火枪声顿时此起彼伏。
  不多时,包围着阿济格的这个包围圈越缩越小,当队伍里充斥着黑色的蒙古大帽时,意味着阿济格这千骑已经全完了。
  “咚咚咚咚……”
  随着尼堪身边亲卫的小鼓击响,城池上也随之响起了隆隆的大鼓的声音。
  听到这阵鼓声,萧阿林揉了揉酸麻的右肩,深吸了一口气,带着剩下来的几百飞龙骑士兵向多尔衮那一千骑扑去!
  ……
  天色大明后,战场上基本上安静下来,除了受伤的马匹的嘶鸣声,已经没有那令人飘飘欲仙的喊杀声以及惨叫声了。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几百米的上空,大群的鹰鹫盘旋着,正等着它们午餐时刻的到来。
  多尔衮终究还是跑了,与他一起跑掉的还有济尔哈朗,由于当时尼堪的大军已经牢牢地护卫住了城池北面、西面、南面三个方向,多尔衮、济尔哈朗只得带着几百骑跑进了大兴安岭!
  大兴安岭。
  正午的阳光并没有使人感到一丝温暖,反而徒增了几分清冷。
  一条从大兴安岭中间的大山上趟下来的河流还在汩汩地流着,估计最多还要十日它就要封冻了。
  河流的北侧,一支人马正狼狈不堪地行走着。
  约莫两三百骑,个个衣衫不整,马匹也是不停打着响鼻,这时候马匹打着响鼻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它们实在太累了。
  多尔衮一身白衣白甲,骑在一匹白马上,他倒是衣衫整齐,不过他座下的白马却是步履蹒跚。
  在最近的两个时辰里,它们这支队伍以高速度奔波了近百里,已经到了兴安岭的深处。
  与蒙古人不同,金兵就算后退也不会慌慌张张,就这两百多骑,后面三十里还有十余骑,前面三十里同样如此。
  齐齐哈尔附近的战事多尔衮自然也知晓了,阿林阿三千骑的杀入确实让那边的战局有了大的变化,不过随着巴尔达奇三千骑的加入,优势仍在大金这边。
  两日后,后面完全没有了敌人的踪影,多尔衮这时才长舒了一口气,此时他们已经接近大兴安岭的东侧了。
  这时,按照之前的计划,他们应该沿着大兴安岭的东麓南下,避过嫩江西岸的敌人。
  前面不远处就是一个岔口,一条道路直接通向东面的大平原,一条斜着向东南。
  多尔衮计划在天黑以后从那条岔道折向东南。
  抵近岔口时,多尔衮心里又惊又喜。
  岔口附近有一块大石头,石头上站着一人,一身大金正黄旗巴牙喇章京的打扮。
  “难道大汗又派人过来了?”
  多尔衮先是一喜。
  只见那人先是背对着多尔衮他们,等他们走近后终于将身体转了过来。
  多尔衮大惊。
  叶赫后裔,南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