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绝恋之战10


小说:极道香火在诸天  作者:喊醒
  百分之一的良知,百分之九十九的血魔。
  血魔中的北辰寒江,被这百分之一的良知拉醒。
  眼中的空洞暂时的消失了。
  他痛苦地蹲下身去,痛苦地看向脚下这一田的血水。
  枪杆,血红,血红。
  再也抬不起头,再也不敢面对那死去了但依然屹立在枪杆上不倒的零度,和零度那两个依然坚挺的山峰。
  就这样,如一具僵尸,从早晨到中午,从中午到下午,再到血色满天空的傍晚,北辰寒江一动没动。
  一动没动,就匍匐在零度的两座山峰之下。
  再也不能翻身,永世不能翻身。
  但他还是翻身了。
  他站起了,看向那满天空的血云。
  一言不发,他取出了那剑,湛卢剑,一剑劈开了偌大的地缝,将零度,狗蛋,还有驼背的尸体埋进去。
  再看那布包里的孩子,早已哭的饿的没动静了。
  他捧了捧清水,给孩子喂下,然后割破手指,将指头塞进孩子的嘴里,让他吸,让他充饥。
  “狗蛋,我们走吧,随为父报仇去。”
  这一刻,他给这不是自已亲骨肉的孩子却起了自已亲骨肉的名字:——狗蛋。
  ……
  起身,背着孩子,一步步走向三大家族“禁地”,那里驻扎着河西军,是河西军的大本营。
  那里有刀不仁,他要报仇。
  冤有头债有主。
  夕阳如火,红彤彤的火烧云好似要将整个天空都点燃,而太阳,也努力地把最后一丝余晖投向大地,投在他北辰寒江背上,使他的身影在地上拖的很长很高很大,犹如一只下山的猛虎,瞄准猎物扑向。
  残阳如血,
  血满浩空。
  蓦然,他的身后聚起了人,一个,两个,紧接着一大片,全清一色的白衣白鞋白手杖,背上还背着一卷白草席,正是他的善人队伍,外号死尸的队伍。
  只是,此时的死尸队伍已完全没有了队形,也一个个神情沮丧,如丧家之犬。
  显然,失去大本营,加之教主北辰寒江多日不见现身,已完全的影响了志气。
  朱老黑走在死尸队伍前,跟在北辰寒江身后,只是,满脸的横肉已不再横了,横不起来呀。
  因为愈走近河西军,他的腿都在打颤。
  默默的,一言不发。
  默默的,默默的……
  突然,北辰寒江回过头来冲朱老黑大喊:“你还像个魔头吗?”
  朱老黑震住了,憋屈了半天才道:“我不是魔头,我是光明教死尸堂堂主。”
  北辰寒江冷冷地道:“你还配当堂主吗,看你这带的队伍还剩多少,还有一点死尸的大无畏的气质吗?”
  朱老黑垂头丧气,但又不得不昂起头。
  北辰寒江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怯场和懦弱,一个嘴巴抽过去,直打得朱老黑连滚了几个转,这才止住,趴在地上不敢起来了。
  北辰寒江不屑再看他,目光威严地扫向这尚不足百人的队伍。
  目光一扫间,先前还涣散的队伍马上一个个紧张起来,缩头缩脑一阵后,一个个又不得不硬着头皮站起了整齐的队列。
  北辰寒江的目光从他们身上一个个地看过去,在看到一个大个子邋遢的衣衫时,他踏上前去,亲自为他整理衣襟。
  一个瘦小的少年的鞋带散了,他蹲下去,亲自为他系鞋带。
  这一刻,死尸队伍热血沸腾,群情激昂。
  感动了,太感动了。
  纵然是堂主朱老黑,也没这样关心过他们,何况是他们尊敬的至上的教主。
  一一检验完,北辰寒江站大石上大声地说道:“光明教是打不倒的,因为我们有一颗善良的心,解救劳苦大众于苦海之中……
  世人打架,我们就去劝架,世人战争,我们就去劝解和平,我们用善良的心建立一个世人安居乐业,没有欺压,没有剥削的平等社会。
  让我们为我们伟大的事业奋斗吧,咆哮吧,战斗吧。”
  随着北辰寒江的话,光明教的战歌唱了起来,雄赳赳气昂昂。
  云从龙,风从虎,功名利禄尘与土。
  望神州,百姓苦,千里沃土皆荒芜。
  看天下,尽胡虏,天道残缺匹夫补。
  好男儿,别父母,只为苍生不为主。
  手持钢刀九十九,杀尽胡儿才罢手。
  我本堂堂男子汉,何为鞑虏作马牛。
  壮士饮尽碗中酒,千里征途不回头。
  金鼓齐鸣万众吼,不破黄龙誓不休。
  ……
  不知不觉天已黑了,一轮半月挂在天空上。
  看来离七月半的鬼节不远了。
  七月半,也就是七月十五日,那是他北辰寒江此行的时间限制,他承诺的,也不得不接受的任务是,七月半之前拥有十万名光明教徒。
  离七月半没有几日了。
  他的任务几乎不能完成。
  还有最重要的,七月十五日,禁地里的帝王之气很有可能再次升起。
  到时,各国,甚至各方人马都将染指其中,必是一场大战和浩劫。
  身为安禄山光明教的河西教主,北辰寒江知道他肩上的担子有多重。
  必须拿下三大家族的族魂之眼!
  ……
  河西大营内,灯光通明。
  河西军并不是碌碌无为贪生怕死之辈,相反,是一支骁勇善战之劲旅。
  七月半就要到了,就要到进入“禁地”进行决战,保卫大唐帝王之气的关键时刻到了,他们更不敢掉以轻心,日夜操练,尤其是夜战的阵法和阵容。
  夜战,那决定了七月半战斗胜负的关键。
  阴风鬼节七月半,只有雄壮的军威,坚韧不拔的军阵才能摧毁一切敌人,保卫大唐。
  北辰寒江来了,却没有带上他的善人军队,而是,背着他的狗蛋,一步步,走向河西大营。
  他要报仇!
  身后,善人队伍被留下,纵然他们个个都临危不惧视死如归,但他北辰寒江不想他们作无谓的牺牲。
  不就是取刀不仁的人头吗,我一个人就够了。
  善人队伍都是勇士,都是“死尸”,他们怎么能让自已的教主孤身犯险。
  然而北辰寒江却一枪抵在朱老黑的胸膛,对他和他们说道:“这是我的私事,不容别人插手,你们居高临下为我观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