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徒孙沈一贯


小说:我要做阁老  作者:一袖乾坤
  离开府衙后,徐言与小书童便去往泰来客栈住下。
  在拿到府试案首后,徐言已经成了宁波府的名人,更是泰来客栈的红人。
  要知道,自打徐言提了那副“三十年县考无名,府考无名,院考也无名,人眼不开天眼见;八十日乡试第一,京试第一,殿试又第一,白衣脱下绯袍归;否极泰来。”的对联后,来泰来客栈住的读书人络绎不绝。有的甚至只是为了沾一沾徐案首的喜气。
  泰来客栈生意兴隆自然有徐言的一份功劳。
  故而泰来客栈的掌柜对徐言许下其本人住店永久免费的诺言。
  如此一来徐言若是再不去泰来客栈住店岂不是太过辜负掌柜美意了?
  院试临近,来府城候考的读书人明显多了不少。
  这些都是上次府试脱颖而出的才俊,都希望能够一鼓作气通过本次院试拿下生员功名。
  徐言便见到了不少熟人,其中自然就有慈溪陈茂礼。
  府试结束后,陈茂礼去了一趟绍兴,在那里结识了徐渭徐文长,并推荐他去投奔徐言,最终促成一段东翁幕僚间的佳话。
  此番他云游归来遇到徐言,自然不免提到了徐渭。
  “以时贤弟,你可收下了文长在身边做事?”
  二人方在屋中坐下,陈茂礼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履卿兄推荐的人,我自然是信得过的。”
  徐言淡淡一笑:“如今文长兄是我徐家书坊的大掌柜,如今正在杭州料理生意呢。”
  陈茂礼点了点头道:“如此便好。文长是有大才的,若是被埋没了实在可惜。”
  稍顿了顿,陈茂礼接道:“对了以时贤弟,听说你在杭州孤山书院一鸣惊人,甚至压了有宁波第一才子之称的沈明臣一头。”
  徐言心道这消息还真是藏不住啊。
  “不过是运气好些罢了。”
  “以时贤弟啊,你是不知道,如今你的诗词已经被人整理成集子拿到市面上卖了。”
  陈茂礼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徐言几欲吐血。
  拿我的诗词集子去卖?付过版权费了吗?
  虽然徐言也确实觉得这是个商机,但奈何他要保持自己清流士子的形象,故而这等逐利之事是不能做的。至少不能摆在明面上做。
  “听说京师那边也都传开了。不少翰林士子都赞赏有加呢。”
  陈茂礼继续八卦道:“用不了多久,全大明应该都知道以时贤弟的才名了。”
  徐言实在觉得有些无奈。太出名了也不好啊,到时随便一个同乡会、诗会都得作诗,哪里有那么多诗给他抄啊。
  看来以后还是得低调一些。
  正自念叨着,小书童来报说沈明臣来了。
  徐言便起身迎了出去。
  沈明臣风风火火的一口气跑到二楼,此刻站在门前大喘不已。
  “恩...嗯,徐公子。”
  他本能的想要喊出恩师二字,但见屋内还有人,连忙改口。
  毕竟徐言答应收他为徒时定下了三个规矩,其中就有不能在人前称呼他为老师的要求。
  “这位是?”
  见沈明臣满是疑惑,徐言便介绍道:“这位是慈溪学子陈茂礼。”
  然后又冲陈茂礼引荐道:“这位就是你方才口中的宁波第一才子沈明臣了。”
  二人各自拱了拱手,道了一句久仰。
  “这宁波第一才子的名头沈某实在不敢当,理当是徐公子的。”
  徐言见他身后跟着一个十来岁的少年,生的眉清目秀便好奇道:“这位小郎君是?”
  沈明臣连忙道:“这个是我的侄儿沈一贯,他听了徐公子的诗作十分仰慕,一定要让我带他来见你一面。”
  沈一贯?
  万历年间内阁首辅沈一贯?创立浙党的那个沈一贯?
  这厮可是鼎鼎有名的啊。
  细算一算,沈一贯应该是跟自己年纪相仿,怎么看起来这么清瘦,就像十岁出头的孩子一样?
  徐言无暇去想这些,便听到沈一贯冲他深施一礼道:“请徐先生收我为徒。”
  啥?又来?
  这沈家叔侄有完没完?
  沈明臣自然注意到了徐言面色的变化,连忙解释道:“这孩子事先并没有跟我说,都是他自己的主意。”
  徐言摇了摇头。
  是沈一贯自己的主意也好,是沈明臣的‘预谋’也罢,他是不打算再收沈一贯为徒了。
  一来沈一贯隆庆二年才中的进士,在官场之上崭露头角已经是万历年间的事情了。沈一贯属于大器晚成的类型,投资期太长,有这时间徐言都可以生个娃自己培养了。
  再说,将沈家叔侄同收为徒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这个我看就不必了吧。徐某也不过是区区一童生,并无功名在身。怎有收徒之理?”
  沈一贯毕竟是少年心性,见徐言拒绝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不过如此看来,沈明臣应该是没有把拜徐言为师的事情透露给沈一贯。不然这厮应该不会这么轻易的善罢甘休。
  见沈一贯有些失落,徐言安慰道:“你叔父有大才,你跟随他求学必定有所成就。”
  事实上,历史上沈一贯就是一直跟着沈明臣学习的。其诗学造诣基本上都是承自于这位叔父。
  而且既然徐言收了沈明臣做学生,沈明臣如果再收沈一贯为徒,那不就等于徐言变相收了沈一贯吗?
  这样想来,徐言却是平白多出一个徒孙。
  沈一贯这才露出一丝欣喜之色,点了点头道:“多谢徐先生指点。”
  徐言被沈一贯一口一个先生叫的好不别扭,便岔开话题道:“嘉则这次回宁波事情都处理完了?我还等着和你再游西湖呢。”
  沈明臣面露苦色道:“实不相瞒,我这次回乡是处理家产分割的事情。怕是需要些时间。”
  沈氏乃是鄞州望族,要分家的话肯定会牵扯到诸方利益,徐言心道这种事情肯定是一时半会处理不清的,有道是清官难断家务事,看来沈明臣也被此事弄得焦头烂额。
  “原来如此。”
  徐言点了点头道:“既然嘉则来了,那我们便好好喝一杯。今日不醉不归!”
  沈明臣和陈茂礼皆有此意,纷纷附和:“今日不醉不归!”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