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人才用处


小说:召唤大纵横时代  作者:岳修炎
  随着大宋日报急速刊行洛阳,这行关于封王的争端才终于落下了帷幕。
  也正因为此次时间的影响,第一批印刷的五千份报纸,竟然也成功售出。江河继续顺水推舟,扩大了报纸的编辑社,来加速报纸的生产速度。
  可报纸毕竟还是传播时事的东西,在这个消息传递极慢的洛阳,一天哪有那么多的事情。所以江河便把大宋日报定为成旬日刊,每旬发布一辑,一月三辑,网罗天下时事。
  参照着大宋日报,江河还改革了邸报体制。邸报上一般刊印主要官员的调动、任免以及国家大事,只在官员圈子内流行,历史悠久。
  江河把原本手誊的邸报也该为印刷,仿照着大宋日报,也构建了一个班底,交由吏部管辖,命其定期印制邸报刊行天下。
  不仅如此,印刷技术还被应用在了许多其他领域。尤其是在江河搜集一大批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数年后,这些最爱着书立说的家伙们突然遇到一片沃土,自然不肯放过。
  当下里,苏东坡的文章、黄庭坚的小词、王安石的政论、汪大渊的着作还有一大批江河弟子不断构建的新学,都风靡洛阳。
  洛阳纸贵是不可能了,现在洛阳工坊中每日生产出规格、品质不同的纸张,都有盈余。
  纸张价格迅速降下,别说平常士子寻常写写画画,就是擦屁股用的草纸都飞入寻常百姓家了。
  两者的相互补充,扩大了洛阳市场,江河又干脆把明清小说搬了过来,选择了一些适合刊印之物,假托是今人所作,刊行于世。
  诸如:《穆天子传》、《东周列国记》等等一系列作品被刊印在了大宋的书籍之上。
  在文化领域内,江河又积极发展其他文化,甚至还把王实甫和汤显祖也给召唤过来,两人作品也很快委托当下,进行修改创作,在江河的倡导下,也渐趋风靡。
  召唤两人不是江河的本意,实在是召唤点数攒在手里太没用处,干脆一下子召唤许多人,没想到竟然召唤出了这两位。
  出开这两位之外,还有几位绘画大师、书法大家,不过不是一流名家,江河也不大熟知。
  在这些穿越时空的大家影响之下,洛阳文化日渐鼎盛,极大丰富了大宋生活。
  除此之外,召唤人物还给江河带来了军事上的进步。
  先前,他在英雄阁内把梁山的一百单八将给包了个圆,后来只是晾在一旁,直到最近才发现了这些梁山好汉,不知是打家劫舍一把好手,其中还有不少专业性人才。
  神医安道全掌握了许多宋代疾病,妙手书生萧让的书法也是一新,更有土木工程的扛把子九尾龟陶宗旺,兽医师紫髯伯皇甫端,造船达人玉幡竿孟康以及服装设计师兼针织刺绣专家通臂猿侯健。
  一系列的人才被安排妥当,最让江河满意的还是金钱豹子汤隆,这家伙竟然懂得不少宋代实用的冶金技术,配合了宋应星带来的明代理论技术,两人搭配又成功调制出了新的兵器合金比例。
  而另一位梁山头目轰天雷凌振的重要性更是不言而喻。
  这位制造火炮的天才,一入江河的火炮制作工坊,就沉寂了好几个月。江河还以为是自己的金属不太合格,有一次微服私访,来到工坊,发现凌振竟然已经造出了七八门不同规格的火炮,一下子让江河的火炮工艺前进了好几百年。
  摸着冰冷的炮口,江河深为震撼:“这炮一月能铸多少?”
  “陛下,现在工坊人数太少,只有五百多人,一月下来,这样的炮,能造二十门炮吧!”
  “怎么才这么点儿?”江河有些不情愿:“这炮的原料我给你提供,你随意使用,难道还这么慢?”
  “这已经不慢了,现在采用的还是传统泥范铸造技术,铸造出来的火炮,还需经过打磨。而且眼下炮弹制造遇到了瓶颈,就算造出了这么多炮也没有炮弹用不是?”
  听了凌振的解释,江河才悻悻住嘴。
  摩挲着炮膛,暗道当初要是就有这东西,自己能早五年登极。然而现在造出来也不迟,火炮在上一次征服鬼方的战斗之中,展现了极强的战斗能力。
  这东西刚刚被制造出来,就算没有实际的杀伤力,光是开跑时的发射声音,就足以给敌方士气带来巨大的打击。
  更何况,火炮的主要功能还是用于攻城,此次进攻大月氏,江河便打算给岳飞配上一营炮兵,奈何眼下的火炮只有五六门,算上轰天雷凌振这里的几门炮也完全不够用。
  厚着脸皮调走了三门火炮,江河把其迅速交付军队,命令士兵日夜在城外操练。
  虽然炮弹发射需要应用到数学知识,可就凭江河手下士兵的识字率,江河还是很快放弃了。毕竟让大老粗去学三角函数,可比考状元还难。
  好在熟能生巧,大宋的火炮若要真计算什么三角函数,可能还不如倚靠玄学来的靠谱。
  既然精准打击不能做到,江河只能选择火力覆盖,接下来的几日大批次地向工坊之中拨款拨人,以求能在今年夏天之前,凑齐一营火炮。
  除了火炮之外这个深深震撼了江河的发明之外,令洛阳乃至天下震动的事情,还要属江河册封了三位皇子。
  皇长子江言被封为燕王,嫡长子江锜被封为太子,皇三子江铰被封为楚王。江言和江铰的封地都是五万户的实际封地。
  大宋的中央领土,也因此减少了六个县。虽然两人还没成年不用之藩,可江河已经派去专人打理领地。
  此外,江河还封江樵为梁王,食邑一万户。江樵连连推辞不肯接受,江河便降其为梁国公,食邑不变,僵持良久江樵才胆战心惊地接受下来。
  此外还有几名宗室子弟被封为列侯,就不细说。
  而在关于封王与否的大讨论结束之后,江河又顺势把西域战事放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虽说是去年的事情,可关于如何对付月氏的问题上,洛阳士民竟然一致认为灭了就是了。
  的确,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意识形态掌控的大宋,皇帝的无上权力仿也代表着对征讨的专享权。
  一句“天命在我”便是宣战借口,更何况大月氏还侵入大宋,劫掠了大宋的子民和财富。
  那身为大宋皇帝的江河出兵理由自然就更加充分了。
  在过了清明之后,江河也等来了使者的消息。使者汇报,眼下西域诸国对大月氏的态度有三,一是大月氏的走狗,二是观望派,除开两者之外就是离大月氏较远的国度,有的根本不知大月氏是个什么东西。
  当然了,使者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走遍西域,这只是他在西域浅尝辄止后的理性推断,尽管如此,江河还是知道了,眼下在西域大宋是真的没有排面。竟然没有一个国家选择站在大宋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