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赏钱


小说:仙关争渡  作者:焚田
  聂擒熊轻易拳杀黑山狼,程永态度亲近了许多。
  二人走进后方一片幽静园林,在一间木楼坐下,程永递出一份卷轴道:
  “叶道友,烈蛟斗兽场虽然不比宗门,但也有自己的规矩。道友先看下再决定留不留下。”
  聂擒熊接过认真看了一遍,点头道:“我留下。”
  卷轴上规矩看似很多,但核心只有几条:听从斗兽场安排,不得与其他斗兽场修士接触,外出要提前申请……
  聂擒熊的工钱,每打一场结算一次,不过吃住倒是免费。
  程永点了点头取出一个玉坠道:“这玉坠可以传讯和确定道友方位,劳烦道友炼化。”
  聂擒熊点了点头,接过玉坠打入一道法力后,直接悬在法衣旁。
  看到聂擒熊十分配合,程永也放心下来,笑着道:“叶道友为何唤做‘小银拳’而不是‘银拳’?”
  聂擒熊摇了摇头道:“拳术不精只敢称‘小’,师尊说何日能突破筑窍,再改做‘银拳’。”
  程永暗自点了点头,这般手段不凡的修士不可能没有高人指点,问道:“敢问道友师尊是?”
  聂擒熊皱起眉头,摇头道:“叶某不成筑窍,无颜提及师尊法号。程管事莫要再问。”
  程永本也是随口一问,立即止住道:“老夫多言,道友勿怪!不过斗兽场中斗兽士都有些响亮名号,‘小银拳’终究不如‘银拳’威风。”
  聂擒熊稍作沉默,用力摇头道:“师尊之命,不敢违背。”
  “那此事我们日后再谈,道友先在这里安置下,熟悉几日。”
  被带到一排紧挨着的低矮黑色木屋前,程永道:
  “道友初成斗兽士,按照规矩只能住在这里。不过以道友的实力,想必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有单独的院落。”
  聂擒熊看着附近几个修士,收回视线道:“如何才能有单独的院落?”
  周围修士大多都是凝气前中期修士,每个人都是一副穷苦相。
  “每月胜过十场、替斗兽场赚够五两法银或者单场赏钱超过五块碎银。”
  斗兽场中修士比斗时,有些围观修士看得尽兴,会向场中扔入赏钱。
  这些赏钱斗兽场与斗兽士五五分成,不少斗兽士为了多得些赏钱,在场中用尽花招。
  有的明明可以一击斩杀妖兽,却刻意百般折磨,弄得处处都是鲜血。
  有的故意营造败局,被妖兽逼入绝地后,才施展手段“反败为胜”。
  也有的用些下流招数,厮杀时有意无意的挣开法衣内衫。
  不过赏钱最多的是斗兽士玩火自焚,被妖兽反杀后,围观修士扔入场中的“上路钱”。
  程永离开后,聂擒熊进去房间。
  房内仅有一床一桌、一椅一柜,另外附带个洗漱侧屋。
  房间显然换过几次主人,桌面有些凹凸不平,上面有刀痕、拳印、针孔……
  看过几眼,聂擒熊拴上门朝前方那三座木楼走去。
  即便对自己的实力有几分把握,聂擒熊也不会轻视对手。
  给木楼外的修士看过玉坠,他刚一进去便听到一声尖锐的妖兽嚎叫声,紧接着便是叫好声。
  走出几步,聂擒熊看到场中一个赤膊斗兽士踩在一只紫翅貂头上。
  斗兽士手中还抓着半只两尺长的肉翅朝周围修士展示。
  紫翅貂长有两道肉翅,虽然无法飞空,但是身法极快。
  这修士胸背上遍布数十道爪痕,看来吃了不少苦头。
  斗兽士看到周围满是叫好,却无人扔出赏钱,心里泛起几丝恼怒,运起一股法力直接踩死脚下妖兽。
  “混账蛮修!大爷还没瞧过瘾,你敢了结那妖兽!”
  “这厮定是妖族奴犬,看不得他主子受苦,才尽尽孝心!”
  “五虎兄干得漂亮!妖崽子就该一脚踩死!”
  一时间种种喝彩叫骂纷纷响起,场中斗兽士早已习以为常,朝周围修士拱了拱手,退了出去。
  聂擒熊看着周围狂热的修士,心里有些震动。
  这是三座木楼中最小的一座,但也长逾百丈,宽近三十丈。
  一层摆了许多长椅,不过更多的修士都站在斗兽场旁边观看。
  二楼像是酒楼一般,摆着许多花草装饰的桌椅。三层则是一间间包厢。
  看不清二三楼有多少修士,但是单单围在斗兽场周围的就有数百人之多。
  聂擒熊盘算一番,觉得单场赚下五块碎银的赏钱,应该不难。
  斗兽场中赤膊修士退走后,进来几个小厮清理妖兽尸体。
  过了片刻,两头妖兽被扔入场中,它们似乎失去了神志,进入斗兽场后直接开始厮杀。
  吼声震耳、鲜血飞溅,妖兽之间的厮杀远比之前惨烈。
  但是周围修士的兴致却减少了许多,纷纷坐回到椅子上。
  仅有十余个修士仍旧留在场边,唤来斗兽场的小厮下注。
  许多女修也趁着这段时间,提着食匣售卖各种灵食、灵果。
  聂擒熊在斗兽场中一直看了近两个时辰,才反身离开这里。
  与他预料中的血腥厮杀,极为危险不同,两个时辰内没有一个斗兽士死于妖兽之手。
  看起来最危险的一场,斗兽士大半个身子都被妖兽咬入口中。
  但那只妖兽的满口利齿,已经先一步被法器敲碎。
  那斗兽士凭借着一手妖口脱险,单是赏钱便赚了超过一两法银。
  之后聂擒熊又在烈蛟斗兽场各处转了一番,给程永传去一道讯息,想早日入场比斗。
  进入斗兽场第三日,聂擒熊收到传讯,两个时辰后入场比斗。
  同时烈蛟斗兽场外面,换了一幅新的幻阵。
  一堵长近三丈的高墙上,一个白衫少年与一头丈高黑毛妖兽相对而站。
  白衫少年相貌英俊、略显柔弱,黑毛妖兽面目凶恶、獠牙外翻。
  当中八个大字悬在上方:小银拳首斗鬼面猿!
  几个过路修士看到后,一人笑道:“这烈蛟斗兽场又搞出了新花样。”
  另一人摇头道:“上次妖娆美人、这次俊秀公子,真是男修女修的钱,一个都不放过。”
  “你们说,这次他们会不会给这鬼面猿下黑手?”
  “管它会用什么手段,本公子又不好男风,我们去彩凤看美人。”
  “等…等等,进去看看说不定有新乐子。”
  另外几个修士彼此对视一眼,最后随着好友进去烈蛟斗兽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