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限时淘汰(一)


小说:最终男主  作者:签仁天
  随着闹钟的响起,星的窗台上飘落一片枯叶。
  星缓慢地从床上下来,把书桌上的日历撕下一页,离开卧室时,顺手把昨晚看完的小说放进书架。
  假期已过了二十天,每一天都算不上充实,每一天都和平静,这份平静,与星进入学院前的生活一般,却也让他觉得不安。
  应该是我的身体在担心我会退化吧。
  星不紧不慢地含了口漱口水,想着。
  今天,星给自己找了一个出门的理由:“维持身体平衡。”
  然而,当他一开门,便看见一个熟人。
  星的心中不免有些扫兴:真是戏剧化......
  星平静地看着眼前正对自己和蔼地微笑的人,只见他开口道:
  “你好,星同学。”
  “你好。”
  ......
  “啊?真的假的?”
  聚会研究部的一间部室内,森彩衣听着星讲完后,语气里充满了惊讶。
  “嗯......”
  “我看看名单......”森彩衣把手环上星转发过来的信息小声地读着:“星、彩音、我、纯夏、洋子、松岛还有那个讨厌的家伙......我们之中会有一个人在假期结束的淘汰投票上被淘汰?”
  “而且不计入投票淘汰的人数之内。”
  “也就是说,下次投票将会淘汰十一个人?”
  “应该是的。”
  森彩衣把手环的显示屏关掉,右手敲着自己的耳垂,接着,她尝试着笑了几声,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
  “搞什么......喂,星,你在开玩笑吧?这种事情你怎么会信?”
  “我一开始也不信,但是这则信息的右下角有一个冰雪艺术节的图案。”星说:“我在艺术节期间,在咖啡店得到过艺术节的彩蛋——可以离开学院一日的许可卷,我记得那张许可卷的右下角也有一样的标记。”
  森彩衣嘟囔着:“就算是一样的标记......这算什么彩蛋啊!”
  “大概彩蛋只是对于使用者来说有用......那时候咖啡店的店长也告诉过我,不止一个彩蛋。”
  森彩衣沉默着坐下来,星继而道: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还是提前先做好准备吧。”
  “你什么时候收到的消息。”
  “昨天早上。”
  星对面的森彩衣把脸贴着桌子,伸出一根手指:
  “最后一个问题——你知道是谁给你发的消息吗?”
  “姑且......算是我的堂哥吧。”
  “哈?”森彩衣又猛地抬起头:“你堂哥?”
  “因为过去的一些原因,我堂哥和我关系本来就不好。”
  “......”
  “另外——”星想起假期第一天在文学部京子给自己看的那张照片,“我有理由相信他会这么做。”
  森彩衣的表情严肃起来:
  “若真是如此,星......我会把指定动作用在彩音身上......她对我来说很重要......当然,我会在投票当天用,在那之前,你有什么发现的话,一定要尽早告诉我......”
  “那是自然。”星表示赞同。
  森彩衣向星微微一笑,她打起精神慢慢地站起来,插着腰,轻松地笑道:“事不宜迟,赶紧把这事告诉名单上的人吧。”
  “那个......森同学。”
  “嗯?”森彩衣回过头。
  星平静地看着森彩衣:
  “如果我需要......你会完全相信我吗?”
  森彩衣一愣,随即笑道:“我会的。”
  “谢谢。”
  星朝森彩衣点点头,目光停留在自己手环里昨日收到了消息:
  “你已成为‘限时卷’的被执行人,在下一次投票中,将从你或者在学院内的一名重视你的人中挑选一位,其将被额外淘汰,初步名单为:星、星野纯夏、森彩衣、森彩音、松岛吉太郎、夜樱京子、香原洋子。”
  ......
  星把和森彩衣说过的话又对京子重述了一遍,为了打消京子多余的顾虑,他也把冰雪艺术节彩蛋一事也顺便说了。京子听后没有任何怀疑,只是神色凝重地问道:
  “昨天对你使用这个‘限时卷’的人,你认识吗?”
  “不认识,我对他没有任何印象。”
  “那他为什么会独自去你宿舍,还和你见面?”
  “这我就不清楚了。”星说,他看了京子一眼,道:“不过这也能能说明,他不是独自一人。”
  京子微微颔首,道:“你有什么办法?”
  “没有。”星回答,“只能听天由命了。”
  京子皱了皱眉,显然她对星的态度有些不太满意:
  “你真这么想?”
  “这是学院的淘汰手段,而且真实性也被确认了,所以我真的无能为力。”
  “呵——”京子冷笑一声,看着星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她不知为何便开始了嘲讽:“你之前不是挺会利用学院规定的漏洞吗?现在却怕成这个样子?”
  星面不改色道:
  “那你有办法吗?”
  京子心中的怒气被星的一句话压了下去,她瞪了星一眼,却也说不出话来,沉默了几秒后,她不甘地摇了摇头。
  星则保持着不在意的语气道:
  “小说里总有在前几章很厉害的角色,但其往往是配角,所以读者只要越往后读,便会意识到这些角色只不过是陪衬罢了——我勉强就是这样的角色,因此,眼下我只需要‘推动情节发展’,而不是‘改变故事结局’。”
  “可是!”
  京子平静不久地心情又激动起来,她的左手半握着拳,不自然地悬在空中:
  “你听清楚了!我们,还有其他的五个人之一会被淘汰,就算这样你也......”
  星冷冷地说道:
  “没事,七个人之中,我被淘汰的几率还是很小的。”
  京子仿佛听见自己的胸口被狠狠地撞击了一下,她全身一颤,像是不敢相信刚才的话是从星的口中说出的一样,她很少像现在这样震惊过,她把头低下去,努力克制着内心的情绪,她的前额刘海下一片阴影。
  星看着京子,过了一分钟左右,他站起来,就在他拉开门准备离开时,京子的声音传来:
  “这话是你自己想说的吗?”
  “算是......把事实告诉你吧。”
  “你想做什么?”
  “我这几天就不来文学部了。”
  星顿了顿,接着道:
  “文学部的副部长一职我果然还是不太适合,你还是让其他人来担任吧,我只是负责来把这件事告诉你,之后的事就与我无关了。”
  “为什么?”
  星转过身,道:
  “我得知自己成为‘限时卷’的当晚,也就是昨天晚上,我思考了很久,但是我实在想不出是谁会因为个人原因对我使用‘限时卷’,所以我觉得,大概是因为我是文学部的副部长吧......总之,我不想再招惹更多的麻烦。”
  京子咬紧了红唇,眸子前升起了一层薄雾,她低吼道:
  “你以后也不用来了。”
  “好的,京子。”
  星毫不犹豫的回答让京子心中一寒,她是典型的大小姐性格,于是越想越委屈:
  “别叫我京子,我和你不熟!”
  “知道了,部长。”
  星离开了京子的工作室后,没有过多的停留便快步走出了文学部,他刻意地加快了步伐,如同在逃离着什么,一直进入电梯,他才松懈下来。
  星的身体靠在电梯门边地护栏上,头抵着身后的玻璃,他叹了口气:
  “才刚开始就这么累......”
  电梯门开了,星来到旁边的综合楼B栋,再一次乘上了电梯。
  他还得去见一个人——狮国光。
  推开学生会的大门,里面还是一如既往地洋溢着温暖的气氛,星一边回应着学生会成员友好的问候,一边来到狮国光的工作室前,他敲了敲门,门开了,星对门后的狮国光道:
  “会长好。”
  狮国光微笑着向星点了点头,星进了工作室。
  作为学生会的副会长,假期里的工作不过是每周三次来学生会协助会长处理一些事情,偶尔和会长闲谈几句而已,星像往常一样帮狮国光整理着文件,随口问道:
  “会长,你对第一学院怎么看?”
  “嗯?星同学是指哪个方面呢?”
  “会长认可学院的淘汰机制吗?”
  “也谈不上是认可啦......但我会全力配合学院工作的。”
  狮国光脸上的笑渐渐便成了苦笑,他带着一丝遗憾的语气说道:
  “怎么说呢......我有时候也会想一些莫名其妙的事......”
  “会长愿意和我说说吗?”
  “如果你想听的话。”狮国光靠在座椅上,道:“一个世纪前的那场灾难,引起了民众的恐慌,据我了解,现在还没有真正合适的解药......于是,为了做出改变,便有了第一学院,同时也有了我们这样的所谓的人才。三年之后我们这里将会有人成为盟员,这点,我不能接受......”
  “会长的意思是?”
  “我们,整个第一学院的学生都不具备这种资格。”
  见星不说话,狮国光继续说道:
  “我们现在接受的教育,相对于过去来说是远远超前而全面的......但我们的心智,却没有得到同步的提升。”
  星仍然只是静静地听着,狮国光见状便没有多说,笑了笑,道:
  “这是我的一己之见,是不是很可笑呢?哈哈......”
  星回道:
  “不,会长说得有道理。”
  【已淘汰人数:62人】
  【剩余人数:938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