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不愧是中国狼


小说:抗战的血1931  作者:醉卧人生
  寒冷的北风在山林中呼啸,摇曳的树木把覆盖在枝叶上的积雪甩飞,嘭!落在地面上,把地面上的积雪砸出一个大坑,咯吱,咯吱,践踏积雪的脚步声,在这深夜冰寒中响起。
  夜深人静,天空星辰繁点,挂着一轮弯月。
  在一处天然的山洞中,燃起篝火,火焰噼里啪啦的燃烧着,充斥着暖意!一身军装的郭小五蹲坐在篝火旁,手里拿着一根枯枝挑着燃烧的柴火,让火焰更旺一些。
  他的面容无悲无喜,发白的双鬓在篝火中照映岁月给他留下的痕迹,掏出一根烟,用手中的烧火棍引燃,吞吐着烟雾,保持着沉默。
  对于他来说来到这个时代,战争必须经历!他逃离不了,也躲不掉,手中有枪,手握兵权才能在这个时代活的有尊严,至少不会在日寇的刺刀下无助,憋屈,屈辱的死去。
  战场上经历的一切被他潜藏在心底,不希望再次提起!如今最重要的是回到家乡,看看自己的亲人,爹娘与妻儿!死去的在灵魂中隐藏着,活着的需要他继续挂念。
  一口口香烟的烟气被郭小五吞吐着,那平静的面容终于露出一丝思念的表情,显得很疲惫!他把抽完的烟头扔进篝火中,打开携带的包裹,里面装的是他的将军服,军大衣,还有几十块大洋,几块冷掉发硬的玉米饼子。
  他跟弟兄们一样,在最后一道命令下达后,他分到了相同的干粮与能活着到达河南寻找部队的钱,这是他们的路费,死了带到阴间的路上花,活下去填饱自己的肚子。
  再次拿起烧火棍,把一个玉米面饼子穿插上去,放在篝火上烤着,不停的转动着,直到整张玉米面饼子焦黄,才被郭小五把烧火棍收回来摘掉,掰开后冒着腾腾的热气,放入口中,饼子香软了很多。
  吃完烤热的饼子后,腰间的水壶被郭小五摘下,灌入口中喝了几口,感受到肺腑的冰凉。
  靠近篝火,拿出包裹内的军大衣披着,蜷缩着取暖开始入睡。
  深山中有狼的嚎叫声,两里的外孤立的一处院落内,升起了通红的火把,把整个黑暗照亮!几个日本兵在军曹的带领下,在院落中肆虐,发出狰狞的大笑声。
  院落里一条黄色的母狗,看到被欺辱的主人,嘶吼一声奔扑上去!被日军士兵的刺刀一刀穿透身躯,甩在地上!院子里已经躺着四个尸体,年轻青壮的男子,三尺长的刀口在胸口狰狞可怖,溢流着血液。
  两个年迈的老者,看起来是青壮的双亲!他们的胸膛被刺刀洞穿,还有一名七八岁的孩童!露出凸出的眼睛,能看出来这个孩童被日本兵活生生掐着脖子窒息而死。
  那还喘气的在屋内的八仙桌上躺着的女人,衣不遮体!全身挂着碎布条,但她已经奄奄一息,双眼无神,看起来生无可恋。
  她的胸口起伏着,突然她的拳头紧握,身体一僵!血液在嘴角溢出流淌着,她此刻咬舌自尽。
  战争的残酷,没有上苍的怜悯!残暴的侵略者,他们的眼中看到的只是他们征服下的奴隶,平民的灾难从战争者扭曲的人性开始。
  浓郁的血腥味充斥在院落,弥漫在院落中,顺着冷厉的北风刮着。
  那在山林中的野狼,闻到血腥味,七八只野狼聚拢成群,顺着血腥味低吼着奔扑而去,野狼们血腥刺激,陷入了癫狂,很快奔扑到这处院落,此时院落内的茅草房屋,已经被这群日本兵放火燃烧,猛烈的火焰把黑夜照的通红。
  领头的日军军曹一脸的晦气之色,凝视着屋内的尸体面色带着怒气!中国百姓的反抗让他十分不爽。
  然而这一刻,一声声低吼声传来,七八只野狼把这个军曹与另外五名日本兵包围,露出锋利的獠牙,毛发炸起凶恶的狼群,让日本兵们胆寒怯懦,相互依靠着挺着刺刀,戒备。
  呼!
  领头的野狼扑击而上,接着群狼纷纷跳跃而起,撕扯着日军士兵的躯体,留下一道道深可见骨的爪痕,撕咬掉一块块血肉。
  一声声日军士兵的嘶吼与惨叫声,夹杂着刺刀入体的声音!一匹匹同时被刺刀穿透身躯,受伤的野狼滴落着血液没有后退,继续吐着獠牙,凶狠的低吼着示威。
  领头的野狼腹部被刺刀洞穿,血液啪嗒啪嗒的滴落在厚厚的积雪上,温柔的血液把积雪穿透!它再次动了,一扑而上,一口咬住了日军军曹的脖颈,把日军军曹扑倒,呜呜嘶吼着拖拉着。
  嘭!
  一名日军士兵开了枪,枪声回荡在这黑暗而宁静的夜晚,一匹野狼被他射翻在地。
  正熟睡的郭小五,被枪声猛然惊醒!他立即起身拿起包裹,抓起步枪向着枪声传来的方向奔去,他在月下的树荫下奔跑的十分的快速,他看到了远处的火光,他立即知道那里有人家,正被日军士兵凌辱,他需要尽快赶到,把这股日军全部干掉。
  然而当他赶到的时候,院子里全是尸体,只有一名日军士兵挺着刺刀,在院落内赫赫发抖着!郭小五举起手中的步枪,准星套着他的脑袋,果断的开枪。
  砰!
  噗!
  子弹穿透最后一名日军士兵的头颅,郭小五拔出背后的大刀冲入了院子,他凝望着茅草屋燃烧的熊熊火焰,看着倒塌的茅屋屋内,躺着的尸体,知道自己来晚了。
  他转身检查五名日军士兵的尸体,把一名还喘气的日军士兵,一刀结果!看向了躺在院落内的七八只野狼。
  “不愧是中国狼!干的不错。”郭小五走到还紧咬着日军军曹的领头狼面前,由衷的夸奖道。
  他蹲下来把野狼与日军军曹分开,锋利的獠牙刺啦一声,带走日军一半的脖颈血肉,獠牙刺透的血肉,从野狼的嘴角滴落着血液。
  呜呜!
  呜……
  一匹灰色的小狼,扑进了院落!发出哀鸣,他低吼着一步步靠近郭小五。
  郭小五扭头看去,不由一愣!对着这匹看起来只有两个月大的小狼问道:“你要报仇!?”
  呜……
  小狼露着獠牙低吼着,一脸凶恶的向郭小五扑去,郭小五猛然伸手抓住了小狼的脖子,郭小五冷笑一声道:“你咬我!?你睁眼看看,这才是你的敌人,滚蛋!”
  郭小五用力把这小狼甩了出去,然后起身离开。
  小狼被扔的哇的一声,一个翻身再次起来!继续露出獠牙,全身毛发炸起,扑向郭小五。
  “嗯!?”郭小五眉头一皱,看着这高不过20公分的小家伙再次扑来,有些烦躁的迎过去,在小狼扑击跳跃而起的这一刻,郭小五伸手再次抓住它的脖子,然后甩手又一次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