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雨夜


小说:武侠江湖大冒险  作者:夜雨飘灯
  客栈外,急雨骤落,时而电闪雷鸣,狂风怒号,尘沙弥天,轰隆雷鸣中,有凄白的光透进,照着屋里的孤男寡女,还有一地尚有余温的尸体。
  风很大,夜雨飘灯,灯盏中点着的焰苗疯了似的扭动着,连带着屋里桌凳的影子都似活了过来,张牙舞爪,摇曳不停。
  苏青望着女人笑眯眯的出去,把那些人的马拴到了马圈里,然后又笑眯眯的跑回来,拍了拍身上的雨沫子,堵上门,笑道:“这雨可真是够大的啊!”
  接着蹲身搜摸着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
  她处理起尸体很有一套,怕是此道老手,手脚麻利的不似女人,精明极了,眼力更是过人,先是把值钱的东西搜刮了个一干二净,连人家嘴里的金牙,耳朵上的银环都被扣了下来,揪了下来。
  然后是兵器,最后连衣裳也没放过,苏青的剑只攻人死穴,人死了,衣裳还是好的,料子也不错,也被她扒了下来,不过,她总算还不是太视财如命了些,给人家留了条裤子,只把鞋子脱了。
  然后就是。
  “操他娘的,这是半年没洗脚了?店都给我熏臭了!”
  前一刻还凶神恶煞,欺男霸女的汉子,现在却光着身子,像是汤过的死猪一样被人搜刮了个干净,刀口上舔血,鬼门关敛财,指的大抵就是如此吧。
  女人翘着腿数着银子,忽然眼睛一亮,跑到苏青跟前,一把提起刀疤脸的那颗脑袋,转身又风风火火的从柜台后面翻出一沓皱巴巴的纸张,那上面全是画着人像,标着赏金,朝廷的悬赏令。
  又和手里的脑袋对了对,等看见刀疤男那张死不瞑目的脸后,女人像是得到了一个小小的惊喜,一拍大腿。
  “想不到这颗猪头还挺值钱的呢,三百两银子,买店的钱全回来了,赶明我就拿去领了赏!”
  苏青却垂着眼皮,瞧着地上的一滩血泊,里面歪歪扭扭的现出几行字:
  姓名:苏青
  世界:新龙门客栈
  任务:人在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能大能小,大时囊括四海八方,三山五岳,小时,不过脚下方寸之地,在龙门客栈中活过五个年头,结束前不得离开龙门关的范围。)
  进程:无
  注:完成任务,即可离开
  扭曲拼凑的字迹在此时此刻显得妖邪而诡异,像是乌红的墨迹,可惜的是,只有苏青一人能看到,随着血泊的流淌,字迹转瞬消失。
  在这待五年?
  苏青又看了看地上的尸体。
  这客栈,又何尝不是个江湖,刀光剑影,生死厮杀,近在眼前,逃都逃不开。
  “喂,我叫金镶玉,你叫什么啊?”
  “苏青!”
  他取过桌上的水囊,灌了一口,也不知道是不是水质的问题,灌入喉的水充斥着一股呛鼻的土腥味,不过苏青可不在乎这些,他在沙漠里迷了路,渴的生出幻觉的时候,连沙子都吃过。
  “哎!”
  见他渴的厉害,金镶玉却转了个身,按下他的手,笑着提醒道:“渴的久了可不能这么喝,会死人的!我今天带回来两斤熟牛肉,和一些晒好的肉干,还有两坛好酒,你等我会,先填填肚子!”
  “老娘在这待了大半个月了,瞧见的不是寇,就是贼,一个个你杀我我杀你的,明面上称兄道弟的,转身刀剑相向,像你这样的,还真是头一个!”
  她从包裹里翻出酒肉,大大咧咧的摆在了桌面。“赶紧吃吧,待在这地方,有今天没明天,吃饱了喝足了才痛快,免得指不定死的时候还饿着肚子,那多亏啊!”
  笑的像是朵花一样。
  “多谢!”
  苏青饿急了,也没什么讲究,狼吞虎咽。
  金镶玉瞧着他吃饭的模样,并没动筷,只噗嗤一笑,忽然一变脸色,阴恻恻的道:“你就不怕我在这酒肉里下了毒!”
  苏青一愣,抬眼瞧向她,嘴里裹着的肉还没咽下去呢。
  “哈哈,瞧把你吓的!”
  女人瞅见他那双明净的眸子,不知为何没了开玩笑的心思,反而笑的花枝乱颤,没讲究的抬起一条腿踩在凳子上,搭着手,给他添了碗酒。
  可她接下来却说:“赶紧吃吧,吃了这口肉,喝了这碗酒,就别出这门了,往后你就陪我在这大漠荒野中打点客栈,天高皇帝远,管它什么东厂锦衣卫的,咱们在这快意恩仇,天王老子管不着,要多自在有多在,一起过潇洒快活的日子!”
  等金镶玉说完了,搭眼看去,苏青却像是没听到一样,只顾着埋头吃东西,理都没理她,一张俏脸登时一变,重重的放下酒坛子,啐骂道:
  “吃吃吃,撑死你个饭桶!”
  就跟大漠里的天气一样,说变脸就变脸。
  见苏青还没反应,金镶玉一脚踹开凳子。
  哼,走人。
  转身噔噔噔上了楼。
  临了还不忘招呼道:“我这可不养闲人,吃完了把那几具尸首处理了,管你是剁碎了还是埋了,地上的血也给我冲干净了,要是赶明让我瞧见一滴,小心我拿飞镖射你妈个七八个窟窿眼!”
  人都看不见了,却还能听到骂声:“草,还以为天上掉馅饼,没想到是个只知道吃的饭桶玩意,不解风情的木头疙瘩,老天爷真是瞎了眼!”
  外面风雨交加。
  寒灯孤影,苏青只把牛肉肉干什么的一股脑的全塞进了嘴里,又大灌了几口酒水,这才抬起头来,长长呼出一口浊气,视线又落向了地上几具惨白的尸首。
  稍稍犹豫了一下,苏青推开了木门,一股狂风登时冲面扑了进来,卷着雨,裹着沙,扬着尘,让人连眼睛都睁不开。
  他拿起一个锄头,双手一提,只提起两具发凉的身子,迈着脚,大步流星的奔出了客栈。
  楼上,金镶玉透着门缝窥着苏青离开的背影,自言自语道:“他妈的,这鬼门关似的破地儿,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个人物?最好不是和我一样为了沙底下的东西来的,不然——哎呦,真他娘耐看,也不知道是不是道上混的?姑奶奶自打下了山,还没见谁不瞧我的!”
  女人眼中光华闪烁。
  “嘿嘿,管他的,老娘我就对这种男人有兴趣,到了——”
  说着说着,她突然脸一红,捧着脸颊。
  “呸,我什么时候这么没羞没臊了!”
  她一人自说自话,苏青则是已经一两个来回了,等她回过神的时候,看着楼底下,笑容忽的一滞,尔后脸色一变,“哗”的推开门,破口大骂道:
  “我操,我那颗猪头哪去了?姓苏的,你不给我把猪头找回来,明儿个就没饭吃,那可是三百两银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