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父子再见


小说:唐赟  作者:晋城
  太上皇李渊病重的消息瞒不住了,或者说是李渊有意为之,他想在自己还能清醒的情况下与李世民好好的聊一下,坦诚相待的说话话,李渊知道这次不说就没有以后了。
  “陛下,大安宫那边传来消息说太上皇身体抱恙,时常剧烈咳嗽,且看不清楚东西。”
  此时唐太宗李世民正在太极殿中批阅奏章,乍闻此事手中朱笔直接掉落在案桌上,猛地起身急道:“你再说一遍太上皇怎么了?”
  太监惶恐不安的复述一遍,李世民这才确信自己没有听错,自己父亲的身体真的不行了,算算日子已经古稀之年,他也来不及多想,立即下旨道:“传朕口谕,命尚药局的御医全部前往大安宫为太上皇治病,让皇后太子随即前往大安宫。”
  一朝天子一朝臣!
  此时的殿中监乃是李世民亲自挑选之人,他迅速的领会其意,命左右少监前去通传皇后、太子等前往大安宫。纵然李世民三番两次前往都被拒之门外,其他人前往也被拒绝,这次大安宫传出消息,必定是太上皇授意。
  既然如此,此次前往大安宫必不会被拒之门外!
  唐太宗李世民这次可不是做做样子,而是真的忧心忡忡,顾不得换上衣服,穿着常服立即备好马车,为了尽快赶往大安宫,直奔西门前往。一刻钟,李世民便抵达大安宫应天门前。
  王公公、赵公公、李宽三人早已在外等候迎接,三人立即行礼直接被李世民免了,急切的问道:“王老,父皇身体如何?”
  王公公沉声道:“皇上您去了便知!”
  李世民怒气冲冲的吼道:“父皇身体抱恙为何迟迟不愿意传尚药局御医前来诊治,为何今日才让朕知道?王老,您是父皇身边的老人了,难道真的眼睁睁的看着父皇承受如此痛苦吗?”
  王公公羞愧的低下头,李世民第一次对他发火,可他无力反驳。纵然他想上报,主子李渊始终咬紧牙关不允许,这次是迫不得已之下才松口,命他将消息传回皇宫让皇上知晓。
  “父皇在哪?”
  李世民破口大骂王公公,也没时间与他多言,心急如焚的追问李渊在何处,王公公连忙引路带着李世民一路狂奔至大安殿,推门而入时李世民眼见自己的父皇躺在椅子上,听见推门的声音,不等他开口,面带笑容的说道:“世民来了吗?”
  “父皇,儿臣来了!”
  李世民顾不得九五之尊的尊严,扑通一声跪在李渊旁边,彼时李渊的视线内能看见的东西已经屈指可数,缓缓的起身摸索了半天,李世民见状心里一痛,连忙双手握住父亲的手,没有任何血肉且苍白的手让李世民悔恨不已,曾经父亲的手是多么温暖的大手,如今的父亲已经老了,病重的动弹不得,随意一动李渊就会剧烈咳嗽,王公公连忙上前用手帕接住,李世民看见手帕上的淡薄的血迹,心里一紧,他猜得父皇病了许久,眼下已经是病入膏肓,想起此事语气不由得重了许多:“父皇,您为何不早些告诉儿臣。”
  “早告诉你能怎么办?”
  李渊一笑置之,对于生死早已看淡,好不容易看清楚李世民容貌,见他满脸红光,整个气质都与记忆中的他大不相同,而他的将军肚与自己如出一辙,心里知道做了皇帝以后李世民不必太过操心,自然就会发福。
  “这个病已经不是一朝一夕,药石无灵,我的身体自己知道。再说你是一国之君,政务繁忙,让你整日担心那岂不是我的罪过了?行了,生死有命,天道轮回罢了!”
  李渊谈笑间将生死置之度外,他今日愿意见李世民,就是想与他说说话,便示意李世民起来坐下,王公公早已搬来椅子,李世民见父皇想得开他心里还是不好受。
  王公公躬身施礼便退出房间,而他明白自己主子的想法,既然无能为力治好主子的病,那就不能让他有后顾之忧。因此他站在门外守着,不允许任何人进入房间。
  皇后长孙氏、太子李承乾等都来了依然被阻挡在门外,等到主子的命令才让可进入其中。
  “世民,你可知父皇为何这些年一直不愿意见你吗?”李世民沉默了,他猜测父皇不见自己是因为当年的玄武门之变,他逼宫夺位,李渊接着说道:“前两年的确是因为玄武门之事,后来却不是因为这个。”
  “那是什么原因?”李世民好奇的追问道。
  李渊叹息一声:“因为我这个父亲并不称职,无脸面与你相见。你做皇帝以后,我虽说不怎么露面,一些祭祀等重要活动我还是会出现,也知道你这些年的努力。”
  “我不见你也是不想打扰你,国不可一日无君,亦不可有两位皇帝。我已经退位自然不是皇帝,虽是太上皇要是时常与你见面,恐对你的统治不利,避而远之才能让你坐稳皇位,执掌江山社稷,你的能力与本事我心知肚明。”
  李世民心里感慨万千,自从做了皇帝以后,他每日勤于政务,关心着国家大事,努力做好这个皇帝,无非就是想得到李渊的认同。没想到今天居然从父亲的口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认同,这样的情绪让李世民颇为感叹。
  李渊主动放下心结愿意李世民交谈,李世民自然也愿意与父亲聊聊,两人从小时候聊起,甚至还提及到了大唐以后的发展,曾经破裂的父子关系因这次而重新修复。
  父子坦诚相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李世民也追问了当年为何父皇不支持自己夺帝位的原因,李渊也如实说出心里想法,李世民闻言分析了一遍,的确那个时候他处于弱势,与太子李建成相比,他在朝中的影响力不能与大哥相抗衡,而且那个时候大多家族都支持李建成,若非李世民在玄武门发动政变,太子李建成继承帝位顺理成章,也不至于向他这样前期需要李渊坐镇朝堂,稳住群臣。
  这一天两人都聊了许久,将多年隐藏在心底的话一股脑的说清楚,而李渊也破例说出心里话,对于朝政他早已不参与,却十分认同李世民的统御天下之术,李世民今天得到的赞扬比之前加起来都要多,心情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