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回光返照


小说:唐赟  作者:晋城
  李世民乃是一国之君,不可久留大安宫常伴左右,李渊对此看得很开,便嘱咐李世民回宫处理政事。李世民遵从父命,大唐正在迅速发展阶段,国事繁忙,他不得不回返太极宫。
  临行前,李渊让李世民亲自写下两份诏书:一份诏书是常用的制书形式,大致意思是加封楚王李宽为荆州大都督,食邑万户,实封一千户,赐永业田万亩,职田十倾,禄米七百石,赐绢帛百匹,金铤千两,钱百贯。
  第二份诏书仅仅是一种承诺约定,相当于李世民对李渊的保证书形式,言简意赅,这也是李渊为了以后李宽能重新被承认皇子身份的凭据,避免一些人的反对。
  事实上唐太宗这次写的诏书虽说是亲笔所写,不过并非正式的官方诏书,因为在唐朝皇帝需要处理某件大事时,需要中书省草拟一份公文,交给门下省审核通过再传回中书省,最后再递交给皇帝审阅,皇帝认为可以再发给门下省,门下省则是保留原件留作备档,抄送一份交给尚书省执行。
  李世民写好诏书便匆匆回宫处理政事,李渊则唤来王公公,正声道:“这份诏书你要贴身保管,待日后宽儿回京时再交给他。”
  王公公小心翼翼的收好李世民的第二份诏书,他已经猜到自己主子心里所想。当初让李宽过继给楚王李智云为嗣,李渊并没有想到会李宽从小表现出来的天赋超出自己想象,这才尽心竭力的培养成才。
  如果李宽很是平庸或是碌碌无为,李渊并不打算让李世民认回这个儿子,就让李宽平安的度过一生。既然李宽有此能力,李渊自然不会阻挡他的前程,若是没有皇子身份,如何在京城立足,又如何将自己所教的一切化为实际行动。
  纵然第一份诏书尚未颁布,依然是李世民亲笔所写,这是一种凭据,他又让李宽进来将此交给他。至于与李世民两人之间讨论后面的事情,则是只字未提。
  李宽想多多陪陪祖父李渊说话,可是李渊没有答应,反倒是督促他继续练功。至于读书李渊倒是没有多做要求,反倒是让他勤奋练功,李宽无奈只得前往翠华殿习武。
  十日后,迷迷糊糊的李渊突然变得清醒过来,精神抖擞看不出半点昏昏沉沉的样子,李宽心里很失落,也很害怕,他知道这是祖父回光返照,出现这样的情况距离最后一步不远了。
  在李宽心中最难受的莫过于当年的自己不懂回光返照,留下了一生之中最大的遗憾。在后世他还是金霄赟时,上初中时爷爷病重不起,却日日念叨着他的名字,说想孙子。
  重男轻女由来已久,他又是家中长孙,亦是第三代中唯一的男孩,自然备受爷爷宠爱。生在农村中的爷爷没读过什么书,却懂得很多道理,小时候跟在爷爷身边放牛、下河摸鱼都是家常便饭的事情,也没少被父亲胖揍,每次都是爷爷挡在前面护着自己。
  当他上学以后每天除了写作业就是写作业,已经没有太多时间陪伴爷爷身边,直到上初中爷爷一病不起依然没有改变,后来爷爷清醒过来让父亲接自己回来,不等自己回来便走了。
  前两天他回来过,父亲也说过爷爷的事情,可他不以为然,没放在心里,却不想再回来时已经是天人永隔。这件事成为他心中最大的遗憾,未能送疼爱自己的爷爷最后一程,而他也没能看到自己。
  往事不堪回首,如今的李宽却又再次面临这样的事情,明明知道李渊将会在贞观九年病逝,而他沉浸在练武、读书之上,这与之前又有何区别,可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祖父李渊日渐消瘦,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如今只能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李宽本在翠华殿练功,却看见本在床上躺着的祖父李渊来了,他心里咯噔一下,眼眶瞬间湿润了,也顾不得自己年纪一股脑的扑向李渊,紧紧地抱住他失声痛哭。
  “怎么这是?”李渊吓了一跳,任由李宽抱着自己,李渊从未被人如此亲近过,瞬间的不适应便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温暖,听着李宽的哭泣声:“爷爷!……”
  李渊回想起第一次见到李宽时的画面,他称呼自己也是同样的话,不过这次他倒是没有纠正李宽的语病,赵公公、钱公公闻声急忙赶来,看见主子精神抖擞,犹如当年那个征战沙场的李渊回来了。
  本以为主子身体好转了,随即看见王公公脸上的哀伤与悲痛,两人心里一阵酸痛,悲从心起,均是默默地流着眼泪,他们也猜到这是李渊的回光返照,心里莫名的哀悼。
  李宽哭了许久,李渊轻轻的拍拍他的后背,轻声道:“宽儿,随祖父去蓬莱阁走走!”
  李宽好不容易止住哭声,随同李渊一起前往蓬莱阁观赏瑶池中的莲花,此时莲花尚未绽放,只有一偏僻的莲叶。由于李渊身体每况愈下,李世民增加大安宫的侍卫,以便随时知晓情况。
  当李渊从床上下地走路,李世民便已经得知消息,他急忙放下手中公务赶往大安宫直奔蓬莱阁。李渊见李世民来了,微笑的点点头,李世民心里同样不好受。
  接着,李渊在蓬莱阁坐了一会看了一眼四周的风景,又抬头看向了旁边的山峰,道:“去那走走吧!”
  “父皇!”
  “皇祖父!”
  “太上皇!”
  李世民、李宽等众人全都吓了一跳,纷纷出言劝阻,奈何李渊不顾众人劝阻,毅然决然的朝着山上走去,众人也无奈只得跟了上去,钱公公带领侍卫率先一步上山,将山林中的危险尽数排除。
  “宽儿,你可知此山有一条上山的路?”李宽摇头不知,李世民更是不知道,大安宫本是他的府邸,不过他从未住过,也不曾知道这些事了,李渊笑着说道:“在此山的西面有一道古路,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父亲曾带我走过一次。”
  李世民、李宽等人震惊不已,此事他们都是第一次听说,唯有王公公、钱公公两人镇定自若,钱公公自然不必说,他负责李渊的安危,自然得摸清楚此地的情况,王公公则是与李渊一起上去过,知道也不足为奇,赵公公知道却是不曾上去过,那条路实在是太难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