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中邪


小说:灵界编织  作者:蚩尤旌旗
  事情的发展,和楚天预料的南辕北辙。
  他以为,自己会被编入灵界研究组,从此披上一层马甲,混在一群各门各派的大佬间发育,最终把灵界推到全世界范围。
  现实却是……。
  “可惜你修道的年纪实在是太晚了,要不然肯定已经阴神成就,能够加入我们。”清净散人说这话的时候不胜唏嘘,他是真的惋惜一个这么好的道门苗子被忽视而没能成长起来。
  “施主确定没有其他的什么感悟了吗?”慧静和尚问道,显然还想有点其他什么收获。
  楚天内心***,脸上平静无波,根本看不出来对于此事的在意。
  在被叮嘱了一番不要随意泄露洞天信息后,杨过和楚天就被一行人送出了灵界范围。在确定灵界会不断扩张,而且玄门全部法脉都知道后,对于这里的信息封锁就变得不那么严格。
  当楚天和杨过被送回吃中饭的地方时,时间才过去了不到一个小时。于是杨过又打电话给老年,叫他不用帮忙巡逻了,自然又引出了老年的满口芬芳。
  楚天心里郁闷,不想说话。杨过似乎也看出了这一点,下午一开始的巡逻显得无比的沉闷。
  只是一道自旁边居民楼冲出的黑红色烟气,打断了这种沉默。
  “队长,楼上第七层左边第三户有情况,看样子应该是厉害的怨灵。”楚天看着那道血气将整个窗户都染成血红,看样子是非常凶恶的怨灵。
  “通知附近的民生安全部门,我们立刻换衣服。”这辆车不光是表面上的道路维修车,里面还准备了许多的官方身份,这主要是为了在清除恶灵怨鬼的时候能提高效率,最大限度地减少伤亡。
  相关人员们来的很快,开的车辆没有一般的鸣笛声,因为这不是什么能通告大众的事件。来了两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像是津门相声里的搭档一样。
  互相认识了下,楚天和杨过跟着两人一路上了七楼,找到靠窗的那户,敲起了门。
  “叩叩叩”,敲了几下,门被打开,一个敷着面膜的年轻女子看见门外这么多的执法人员,等时被吓了一跳。
  “你们好,请问有什么事?”在出示了身份证明之后,女子微不可见地略松了口气,客客气气地问道。
  杨过看向楚天,楚天轻轻点头,微微打开的门里,能看见里面到处弥漫的血红色烟气。
  “我们是负责抽查户籍的,请问你是原屋主吗?”高个安全人员问道,他叫赵城。
  “我爸是,你们进来吧!”这个年轻女子把一众人迎进了客厅,转身去端出了几杯茶。
  “家里还有其他人在家吗?如果方便的话,我们想看下身份证和户口本,做下登记。”赵城说着,像模像样地取出一个登记簿翻开,里面已经写满了好几页。
  “我妈上班去了,就我爸在家,他身体不舒服,在卧室里休息呢,你们稍等下,我去叫下他。”女子去了卧室。
  杨过问道:“源头在这里吗?”
  他能感觉到周围有不属于人类的气息,但是来自哪里却无法获悉,这也是为什么阴阳眼在玄门行动小队里吃香的原因。
  “不在客厅,就在那间卧室里。”楚天看向女子刚进去的卧室,一声尖叫声响起又戛然而止。
  四人赶忙冲入卧室里,就看见一个中年大汉,正双眼血红地掐住年轻女子的脖子,极为用力,像是要把人脑袋彻底折下来一样。
  杨过大喝一声,“放手!”
  他的手在衣袋里一抽,一把朱砂就劈头盖脸地打了出去,落到大汉身上,竟然发出了火星迸溅的声音,一种糊臭味传来。
  大汉张口惨嚎一声,不似人类,放开了手中的女子,从床上一下子翻滚到地上,朝着杨过扑来。
  楚天目光迅速锁定一个放在床头柜上的黑色的,像是埙一样的东西。血红色的烟尘汩汩冒出,大部分都没入了眼前的大汉,其余则是散落到这户人家剩下的地方。
  大汉双手指甲尖利生长,上面红光闪烁,对着杨过交错划下。杨过则不退反进,一掌如灵蛇一样钻入对方两只手中,手臂灵活地一搅,将两只并拢下抓的手打散。然后这只手继续前伸,一掌打在对方胸前,将人击飞了出去。另一只手后发先至,两指夹着一张黄色符纸,贴在了大汉的脑门上。
  大汉颓然落地,浑身轻微震颤不已,却无法动弹。
  “这就是源头!”楚天指了指柜子上的东西,杨过点点头,从口袋里取出一副黑色的皮质手套带上,小心地将这东西拿了起来。楚天小心凑近看了看,发现确实是个玉埙。表面光滑,玉质清亮,要是没有冒黑红之气的话,是个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这是哪来的?”杨过问旁边已经清醒过来的女子。
  女子先是被自己父亲扼住脖子,然后看见了父亲不似人类的种种状态,正是惊恐万分的时候,一边的安全人员实在是给了她莫大的安慰,让她没有当即陷入崩溃。而且看情形,父亲的下场明显也是由他们来决定的。
  听见杨过的问话,她不敢怠慢,仔细地端详了下黑色玉埙,“这是我爸从路边摊淘来的,说是古董。”
  “古董倒是古董,只怕不是什么正经路数。”楚天确实看见这东西上有古董的那种岁月流逝诞生的气,但是更多是那种带着诅咒和憎恨的黑红色烟气。
  “这东西,算是鬼器吧?”楚天问道,他从书上看到过,这种明显有咒怨栖身的东西,多半是从什么古墓中挖出来的,而且一般是墓主贴身的陪葬品。若是惊动了墓中亡魂,使得人魂魄不宁,那么他就会跟着盗墓之人一起离开,祸害任何接触到自己墓中物品的人。
  “还不清楚!”杨过从怀里一连取出了五六张符篆,将这东西彻彻底底地封了起来。黑红色的烟尘没了源头,一旁被符篆定住的大汉猛地挣扎起来,七窍中都开始流出血来。
  女子惊叫出声,杨过猛地扑上去,拇指和中指捏在一起,戴着手套狠狠地印在大汉的印堂上。一道不易察觉的雷光一闪而逝,一个血红色的影子从大汉的身体里猛地弹了出来,向着墙壁里疯狂逃去。
  “要跑了!”楚天忙叫道,却见杨过动作灵敏地自地上一跃而起,一把抓住那个红色影子,扯了回来,几下揉成了一团。任由那个影子不断地尖啸挣扎,也无济于事,最后被杨过拿出一个玉瓶放了进去,没了动静。
  “爸!”得到杨过示意没事了之后,女子赶忙上前检查她父亲的情况。两名执法人员帮她将她父亲抬到床上。
  杨过给躺在床上的大汉把了把脉,又掏出个小小手电筒,扒开这人的眼皮照了照,对女子交代道,“没什么大碍,记得养一阵子,多煮点糖水喝。”
  看不出来,杨过竟然还有这些技能!
  “至于这个,我就拿走了。”杨过指的是那个玉埙,“稍后有人来调查这东西的来路,别害怕,说实话就好。”
  杨过和楚天很快离开,留下赵城和另外一人收拾手尾。
  “队长,你还会中医?”楚天好奇。
  “略懂略懂。”杨过笑着说,“主要是这一行干得久了,中医有时候比西医更能贴合具体情况,就学了一些。”
  “队长当初到底是因为什么加入玄门的?”楚天问道。玄门把自己的影子藏得很好,至少普罗大众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个世界部分被遮掩起来的黑暗。
  说起这个话题,杨过有些感叹,“最开始的时候,我干的是倒买倒卖的活计,不管是废品废书古物我都收。”
  “年轻的时候为了钱,真的是什么都敢干,”杨过苦笑了下,“有人把一枚晗珠卖给了我,后来出了点事,机缘巧合之下,就加入了玄门。”
  晗珠是古代贵族下葬时,含在口中,锁住尸身最后一口气的东西,通常是玉质,价值不菲。不过因为锁住尸体的最后一口气,让其不腐,也一般是鬼怪藏身之处,很容易出问题。
  一路巡查下来,再没有碰到其他的问题。到了晚上十一二点,楚天两人才回到驻地。
  挣扎着洗了个澡,楚天趴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恍惚之间,楚天觉得自己似乎在做梦,但是太累了,直接听之任之。
  最先开始发现灵界上空变化的是天师山的一名弟子,当时他正在静室里修炼,无意间抬头,看到了一大团灿烂无比的光晕在灵界上空,日月之下变换不定,如同云霞,又如极光。
  现在道门弟子受到了其余门派势力的排斥,不得不分了一部分修建好的灵界道观出去,现在道门弟子修炼都排队,这个弟子都排到深夜来了。
  得到弟子禀报的诸位玄门上层,纷纷进入灵界,闯入了那片绚烂的云霞中。
  清净散人带着一众弟子穿过厚厚的云霞之后,发现到了一处飘渺虚幻的小小世界。
  一个巨大的神人躺在层层混沌云气之中,正在沉睡。一呼一吸之间,无数的各色气流被神人吸进去,呼出来的,却是世间万象,明月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