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八章 李默偷内裤


小说:男明星的黑粉头子  作者:笔墨难过
  蓝作人听着他的话,心里只觉得好笑。
  他一向以为史正非脸皮已经足够厚了,可现在看来,这个谭隋脸皮的厚度简直十倍于史正非不止。
  明明是他自己胡搅蛮缠,冤枉人家李默骚扰班上女生生,又拿不出什么实际的证据,不能上报。
  蓝作人相信,若是谭隋这厮真有什么证据,他觉得会让李默万劫不复,滚出学校。
  但现在,谭隋居然也好意思说是他心地善良,不想葬送了李默一生的前途。
  脸皮厚成这样,果然不愧是腐败官员的后代,简直就是耳濡目染嘛。
  蓝作人忍着笑,故作严肃道:“谭同学吗,你这种想法很危险啊。难道因为他家穷,做了坏事就不惩罚?这样下去社会的公平何在?他现在这么穷就敢骚扰女同学,那以后上了大学,有了本事以后,还不得祸害更多的无辜女性?你们这不是在帮人,而是在祸害这个社会,荼毒我们的国家啊。
  公平正义都没了,这个国家还有什么前途可言?”
  蓝作人说的痛心疾首,余生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老神在在。谭隋则是心中不屑,“公平正义,小说看多了吧?这个社会就是关系的社会,就是利益的社会,你没权没势,谁愿意搭理你?”
  但这些话谭隋也仅仅只是在心里想想,他现在想着拉拢这两个李默的室友,让他们跟着自己一起对付李默。
  所以有些话,他自己明白就行,没必要说出来恶心人。
  “兄弟,你说的真有道理,我当时怎么就没想通这个道理呢?”谭隋也装出一副后悔模样。
  蓝作人则是淡淡道:“估计是因为你太笨了吧,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想不通?话说你当时到底怎么考上零班的?那可是尖子班中的尖子班啊,你该不会真的走了后门吧?”
  谭隋闻言恨不得将对面这个嘴欠的人暴揍一顿。为什么跟李默一个寝室的人,都是些夯货呢?
  按照他们这样的情商?以后出生社会真的活得下去?
  谭隋自认为了解这个社会的生存之道,按照华夏的文化,你不隐忍,不装孙子,你难道还想成功?
  君不见岳武穆横刀立马,战功赫赫,到头来不还是敌不过奸臣的一句恭维话。
  现在这个社会,人人都骂着秦桧是汉奸,是千古罪人。
  可自己做的事情,又跟秦桧有什么区别?溜须拍马,找关系,走后门,贪污腐败,各扫门前雪.....
  类似职场的尔虞我诈,居然也成了职场文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当真是个笑话。
  谭隋被气的真的不轻,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傻小子,张口闭口的戳着自己的痛处。
  他找关系走后门咋了?这是本事,是能耐?这个社会,谁特么的不找关系,不混圈子?
  “同学,你在这样是,咱们可就没得兄弟做了!”谭隋忍者怒火,适当的表达了一下自己的不满。
  蓝作人嘿嘿一下,适可而止没有继续戳谭隋的痛处,他只想着恶心谭隋一下,并不是想真的将关系弄僵。
  那样的话,不利于后续计划的开展。
  “嘿嘿,兄弟别生气,我特么的就是嘴贱。直肠子性格,有啥说啥,你别往心里去。我以前一直听是零班是泗水最好的班级,我梦想就是考进你们班级,可我他特么的考不进去,你现在一个零班学生在我面前晃荡,我难受的慌。
  我承认,我下贱,我羡慕你。
  兄弟你别往心里去。”
  蓝作人不是史正非那样的憨憨,十足的小精灵鬼。知道该怎么说话。
  简单的几句话,就拍了谭隋的马屁,缓解了刚刚紧张的氛围。
  谭隋听他这样说,心里好受了许多,再一看蓝作人,瞬间觉得他顺眼了许多。
  “兄弟,你们刚刚说李默偷你们的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史正非将话题扯回正轨。
  “嗨,还能怎么回事,不就是那小子偷了我们的东西,然后我们在他的柜子里面找出来了嘛。”
  枯荣中学的宿舍,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专属柜子。
  “那你们怎么不给老师打报告?他这种行为,违法了吧?你们甚至可以报警呢!”
  谭隋现在恨不得一巴掌招呼在蓝作人的脸上,这小子刚刚口口声声的问自己为什么不把李默骚扰女生的事情上报学校。
  结果李默投了他们的东西,他也压根儿没想着上报。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一只猪骂你是蠢猪,让谭隋呼吸都有些不畅了。
  真特么的是个活宝,这都什么人啊。
  蓝作人闻言立马装出一副忸怩的模样,“嗨,这不是因为那小子偷的东西有点特殊嘛!我们不好意说出口,余生说是不是?”
  谭隋闻言一愣,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其他歪歪绕绕。
  “原来这位兄弟叫余生啊,那兄弟你叫什么?”谭隋看向蓝作人。
  “我叫蓝作人。”
  “难做人?”谭隋没忍住,直接放肆的大笑了起来。他虽然懂得做人情商很重要,但并不认为蓝作人这种没钱没势的人值得他付出什么情商来虚与委蛇。
  蓝作人见状嘴角抽搐,心想:“小子,咱们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抱歉,我是在没忍住。蓝兄你别介意,我这人也是个直肠子,没啥坏心眼。”
  蓝作人哼了一声,懒得搭理他。
  过了片刻,谭隋平复下心情,冲着蓝作人好奇道:“蓝兄,你倒是给我说说,李默究竟偷了你们什么东西?”
  “哎呀,不是说了不好意思说了嘛!”
  谭隋看着蓝作人的小眼神,猛地一拍大腿,叫道:“那小子该不会是偷了你们的内裤吧?”
  蓝作人闻言一愣,心想,“兄弟你脑补可够厉害的。他一个男人怕不是神经病才会去偷其他男生的内裤吧?”
  白了谭隋一眼,蓝作人道:“你特么的想什么呢。那小子偷了我们的金品梅这些书?你可懂?”
  “金品梅?”谭隋脸色有些奇怪,上下盯着蓝作人,心想,“你特么的刚刚不是一口一个公平正义,跟个正人君子似得,原来也是个小色狼。”
  “所以你们是害怕这件事情捅出去,所以才不敢告诉老师?”
  “那不然呢?”蓝作人再次鄙夷了谭隋一眼,这特么是个弱智吧。
  谭隋也不介意他的眼神,邪笑道:“不告诉老师也没什么,但是咱们若是将这个消息在学生中传播呢?”
  蓝作人心下咯噔一声,咽了一口唾沫,怔怔的看向谭隋。他发现自己似乎有些弄巧成拙了。
  不会忙没有帮上,反倒是害了李默吧?
  蓝作人现在心里一片忐忑。
  谭隋这小子,心思够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