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神秘青年


小说:我资质平平  作者:下地拔草
  刚刚转身准备跑路的宋易飞,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控制身体,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拿捏,缓缓地的飞到地上,自动走到青年的身边。
  青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重新得到控制权的他,只能战战兢兢的坐在对方边上。
  “前辈!我无意闯入这里,多有冒犯,还请您恕罪!”
  宋易飞可以发誓,自己从来没有对一个人这么恭敬过。
  “这是缘分,怎么能算冒犯呢!”
  那个青年语气淡漠,好似完全不在意。
  他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个杯子,然后用桌子上的青壶,倒了一杯浑浊的水递给宋易飞。
  “请!”
  “这……谢谢前辈!”
  宋易飞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端起酒杯喝了下去,他不能拒绝,也没有能力拒绝。
  喝下去之后,他发现这就是一杯水,没有酒味,也没有任何仙灵之气,就一杯普普通通的水。
  虽然心中有诸多疑惑,但是却不敢多问。
  青年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他不敢有丝毫的冒犯,害怕出现意外。
  离近了再去看,他发现青年长得普普通通,和世俗的凡人,没有任何区别,如果不用神念去查看,看不出任何灵异的地方。
  “你是人族?”青年又问道。
  “……”
  宋易飞愣了一下,不明白对方的意思,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一声是。
  “愚,还活着吗?”
  愚?
  “晚辈阅历较浅,未曾听说过这位前辈的大名!”宋易飞老老实实的回答。
  “哦!那估计是死了!”
  青年淡淡说了一句,没有什么难过,只是神情里出现一丝缅怀。
  他转头看了宋易飞一眼,然后点了点头说道:“你的天赋还不错,是谁的后代?”
  “我爹叫宋志安。”
  “宋志安?没听说过,看来时间真的是太久了。”
  接着青年又随口问了一些外界的情况,宋易飞斟酌着回答,大概过了一个多时辰,青年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就这么轻易的放我走了?
  此时的宋易飞,心里充满了荒诞,和不可思议。
  【准备离开的你,突然生出一股勇气,想要询问一下,怎么收走这棵世界……】
  心中犹豫了一下,宋易飞重新转过身去,硬着头皮问道:“晚辈斗胆问一声,前辈是不是被封印在这里了?”
  青年并没有生气,又端起一杯水,饮下之后,淡淡的说道:“没错,我从洪荒破碎之后,便一直被封印在这里,具体有多少年月,已经记不清楚了。”
  青年就好像在叙述一件毫不相干的事情,语气十分的平淡。
  “不知道晚辈能不能帮上忙?”
  宋易飞不知道这颗世界之树和对方的关系,所以想要拐弯抹角的询问。
  “你的实力太弱了,帮不了我的。”
  青年盯着他看了一眼,嘴角难得的露出了一丝微笑:
  “我的本体被玄黄塔,还有眼前的这棵世界树的幼苗镇压,除非是九劫层次,才有可能触动其中一样,让我的本体有一丝挣脱的机会。”
  听到青年的话,宋易飞心中不由得一喜。
  很显然,他收取世界之树的目的,和青年并不冲突,甚至可以帮到对方,青年应该会心甘情愿,不遗余力的帮忙。
  “我在外界的时候,曾经见别人把世界树收进体内培养,不知道眼前的这棵世界树,可不可以收进体内?”
  “收进体内?”
  宋易飞的话居然让青年愣了一下,好像在他的意识里,根本没有产生过类似的念头。
  青年好像在脑海中仔细的分析了一下这种可能,然后哑然失笑道:“不可能!世界之树每长出一条根须,就要连接一方大世界,世间所有的空间和世界,都只是它的养分而已,就算我本体的全盛时期,也无法承载它的力量!”
  “至于把它收进体内,那更是异想天开。世界树虽然可以结出各种先天灵宝和先天灵果,但是它吸收的其实是这个世界的养分,等它成长到足够的程度之后,整个世界都会被它吸收。”
  “当初洪荒九大祖龙,之所以不惜一切,耗费巨大元气砍倒世界之树,就是因为洪荒已经无法承载,如果任由它发展下去,整个洪荒都会毁灭!”
  “只可惜他们虽然砍掉了世界书,但是仍然无法阻止洪荒的毁灭!而且因为他们耗费了太多的元气,以至于被凤族乘虚而入,伤亡惨重!这才有了后来的龙凤大战,洪荒破灭!”
  “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世界树就是毒瘤!把它植入你的体内,只会吸干你的能量,没有什么好处!”
  青年的一席话,让宋易飞有些目瞪口呆。
  这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根据他所听到的传说,这个世界之所以存在,正是因为世界树撑起了这片天地,后来因为世界树的毁灭,洪荒才会破碎。
  青年继续说道:“你说的那种收入体内进行培养,应该是从世界树的残片上,另外生长出来的灵木!它们只是和世界树有一些相似,并不是世界树。”
  青年的修为不知道比他高上多少倍,面对青年,宋易飞就感觉在面对阴界意志的聚合体,以对方的实力和修为,显然没必要骗他。
  可是
  系统为什么提示我可以收?
  系统的存在同样神秘莫测,宋易飞无法确定两者到底谁对谁错。
  宋易飞不想要这么轻易的放弃,入宝山空手而归,怎么都说不过去。
  他沉思了一下,转换思路问道:“那前辈有没有办法,把它变成普通的灵木?到时间晚辈把它收走,前辈也能获得自由。”
  “自由!”
  青年轻轻笑了一下,转身背负着双手,仰望着世界树幼苗。
  “对我来说,自由就等于死亡。”
  “晚辈有些不太明白?”
  宋易飞小心翼翼的询问道,生怕触怒了对方。
  难道说对方的本体,已经和这一切联系到了一起,分离的同时,也会受到致命的伤害。
  青年并没有跟他解释,仍然背对着他,只是抬起右手,朝他伸了过去:
  “你身上应该有一块世界树的碎屑,拿给我。”
  “是。”
  宋易飞把世界树的碎屑取出来,递到青年手中。
  那块世界树的木块落到青年的手中之后,青年的手掌散发出柔合的青紫色光芒,木块开始缓缓扭曲变化,最后居然变成了一把木头斧子。
  “我看你好像很喜欢这棵树,拿着这把斧头到树梢上,挑选一节嫩芽砍下来,就算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吧!”
  说完之后,青年把木斧头递给宋易飞,自己重新做回桌边,继续喝着清水。
  “谢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