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雷劫?魂珠?


小说:诡眼开天  作者:天马行宇
  看着眼前墨黑色的鬼气水流,云谦右眼打开,鬼气全部如同燕雀归巢般融入右眼。
  体内的灵气压缩至肉体丹田,沉思了一会,就在地下库靠着墙边以道家手段打坐。
  左右手虎口相对,凝神让魂体出窍。
  云谦魂魄飘出肉体,只见其右眼发出幽绿色的光芒,随即鬼气把魂魄完全覆盖包裹。
  一切犹如本能般,鬼气压缩在魂魄头颅天眼的位置,身体周边的鬼气从散状态不断的融入到魂体的天眼位置。
  此刻云谦依旧没有觉得自身的鬼气达到满溢状态,但是凝聚成鬼珠却是觉得绰绰有余了。
  很快,鬼气在其天眼位置凝聚成一颗米粒大小的珠子,这就是云谦的魂珠了。
  周围一片安静,并没有雷劫的降临,只是地下库中刮起了一阵阴风,逐渐越来越大。
  随着云谦额头上的魂珠凝聚成功,以地下库为中心,方圆千里从地面散出的鬼气都齐齐的往中药馆位置聚集而来。
  天空开始凝聚成乌云,闷声咆哮,酝酿着大恐怖。
  这番动静,引得方圆千里众多修行者人心惶惶。
  动静实在有点大,不远处的棺材张也是走出了店铺看向了中药馆的方向。
  在凝媛都认为要成功的时候,半空中的云谦闷哼了一声。
  周围的鬼气猛地一下子停住了,这一下来得快去得也快。
  天空乌云散去了,鬼气也停住了。
  云谦的魂体缓缓重新融入到体内,凝媛快步到前。
  “主上!您可还好?”
  从地上站了起来,云谦只感觉到一阵虚弱,此刻他明白了为什么凝媛说晋升不了鬼王了。
  “魂珠只算是半成品,目前也只能算得上是半步鬼王的实力。”云谦对凝媛说道。
  “这里不可能成为鬼王,有种特殊的规则压制着。”
  凝媛听到云谦的话一愣,但是也不好出声。毕竟,她离鬼王只有一步之遥,并没有感觉有问题。
  见凝媛似乎不相信,身上的鬼气从右眼喷涌而出环绕着凝媛。
  借此机会,凝媛也开始凝聚鬼珠。
  只是对比云谦能凝聚成米粒大小的魂珠,她别说米粒大小了,连压缩到额头天眼位置都做不到。
  “这?主上,这是怎么回事?”凝媛觉得就算不能凝聚鬼珠,也应当开始有凝聚的迹象才对。
  “先撤吧,动静有点太大了。”云谦带着凝媛直接就从地下库离去,把周围的痕迹遮盖,接着鬼气的遮掩就出了门。
  走到了车旁时,云谦停了下来。
  “你怎么会在这?”棺材张指着云谦问道,鬼气遮掩不住凝媛的身影。
  云谦心想“这下难瞒住了,只能怪自己不够谨慎啊。”
  凝媛只是微微一笑,要真的遮掩,棺材张未必能发现她。
  这都在她计划之中,成鬼王的异象必然能吸引棺材张的到来,只能说云谦一时紧张忘了这个问题。
  看着沉默的云谦,棺材张闭上了眼睛,只见其额头处灵气聚集,天眼一开仔细的观察着凝媛。
  凝媛的修为被他探查清楚,已然是无限接近鬼王的地步,让他如临大敌。
  “这是接近鬼王级别的鬼修,为何会跟着你?”见云谦依旧不说话,棺材张有种不好的感觉,只怪自己出来带的法器少了。
  云谦硬着头皮说道:“这是我收服的鬼将。”
  天眼一扫,看清楚了凝媛的鬼气路线,正是从中药馆走出。
  棺材张心里不断的盘算着,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最终叹了一口说道:“这是你亲人的鬼魂?”
  在他眼里,云谦不可能收服这么强的鬼将,哪怕是他也不可能,眼下只有为他的亲人,才会跟随着云谦。
  虽然还有很多问题解释不通,但此刻也不是说话的地方。
  “先去棺材店,具体再详细说说。”
  棺材张让凝媛和云谦走在前面,在后盯着凝媛是否有异动。
  接近鬼王级别,他还是能勉强周旋。只有回到法坛,他才能压制住凝媛。
  云谦带着凝媛走回了棺材店,这几公里的路显得十分漫长。
  看着云谦跟凝媛都已经回到了棺材店,此时他的心才稍微放松了下来。
  “说吧,怎么回事?”回到法坛前,棺材张心里起码是相信了云谦收服了凝媛,否则这么强的压制力,鬼修可不会跑来送死。
  云谦不是没想好怎么解释,只是让他对棺材张说谎实在是有些难受,迟疑之间则是沉默。
  见云谦不说话,棺材张也不催,只是拿了根烟自顾自的抽了起来。
  “瞎佬陈不是死于意外。”云谦还是开口了,他决定还是得实肯,至于剩下的棺材张怎么处理他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棺材张手里的烟顿了一顿,继续听云谦说下去。
  “瞎佬陈是邪修,我并不是瞎佬陈的孙子。他只是想杀了我来练法,而她则是瞎佬陈的鬼将。”云谦说着,眼中闪过了一丝悲痛。
  一旁的凝媛舒了一口气,看来鬼主的身份瞒不下去了。
  棺材张听着,叹了一口说道:“所以说,瞎佬陈死于反噬?”
  云谦一愣,凝媛一傻。
  见云谦不说话,棺材张继续说道:“看来,这鬼将应该是你母亲了。”
  棺材张刚刚天眼开启的时候,也有观察凝媛与云谦之间的因果,其中那条粗大的因果线,只有亲人关系,才会达到这个程度。
  见云谦的沉默,棺材张已经大概明白了来龙去脉。
  瞎佬陈在十多年前,杀了凝媛来练法,才发现凝媛还有个小孩。看到凝媛的小孩,想让凝媛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借助那一刻的怨气来让其达到鬼王的实力。
  看着云谦的眼神,露出了极大的慈爱以及悲伤。
  “怪不得,总觉得你老是对我欲言又止,原来是这个原因啊!”
  不得不说,这才是最符合实际的猜想,谁能想到云谦是鬼主,凝媛是鬼主的护道者。
  云谦点头应下说道:“事情就是这样了,她把瞎佬陈杀了,而至于您说她是我母亲我也不太能肯定。”
  棺材张叹气说道:“一切都有注定,做邪修大部分都是死于反噬,至于你这收服的鬼将,必然是你的亲人。你也不要太过于悲伤,凡事多往好的地方想想。”
  一边感叹云谦的命运悲惨,一边又不得不想起日常无聊打发时间,看得那些修行传说,所有大能者必然有个悲痛的童年,这妥妥的天命所归啊!
  这下,棺材张看云谦的眼神更加的慈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