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终于胜利!


小说:我的女友是大小姐  作者:愤青别来这
  对于半泽的这手棋,很多人都是不理解的。
  不过他人的不理解,在部分人眼中就变为了新的期望。
  比如观战室室内的韩国区代表团,又比如正坐在半泽直树正对面的金忠国。
  实话实说,在半泽下出这手棋之前,金忠国在脑袋里已幻想着自己输棋后在黄埔大桥上跳江自杀的场景!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今天的半泽直树为什么会下出那么多从没有见过的招。为什么获得了考试宝典的自己还是被对方捏的死死的。
  如果金忠国没感应错,半泽直树的落子速度和正确率已经和时光对弈的时候拉开了相当大的差距。
  根本和之前下棋的人不是一个人!
  峰回路转的是,现在这升级后的半泽却落下了这手棋。
  见到这步棋,金忠国像是发现了什么机会,双目死死盯着棋盘开始认真的盘算起来。
  只要搬回来三目,胜利者就是他!
  十几分钟后,金忠国用力的握了握拳头态度很坚决的落子。
  敌之要点就是我之要点,金忠国没有理睬半泽刚才下的那手棋,直接强占了之前众望所归的那个点。
  这个点被白棋一占,黑棋的一块大棋顿时不活,当然,由于白棋的脱先,作为一种补偿,金忠国有一块白棋的破绽也愈发明显。
  作为交换,整盘棋就此进入另外一个格局了。
  如果说之前是双方安安稳稳收官,那现在就是再次开战,一个要你赶尽杀绝,一个则可以趁机扩大自己的地!
  谁都没想到,眼下这种本来该一边倒的棋竟然变得悬念迭起!
  对局室内的气氛开始再次热烈。
  观战室内的气氛也愈发炙热。
  而就在这时,一个令半泽直树没有想到但却是合乎逻辑的说法出现了。
  “你们觉不觉得直树君这么做,可能和他的师门有关?”
  提出说法的是蕾姆,作为今次对弈的提前知情者,女孩很早就确定了半泽直树会胜。
  唯独没想到的是,在明明能确定胜局的时候,半泽又开始搞事了!
  为什么会这么下,蕾姆觉得一定有必然的理由。
  “有这种可能!”
  听了蕾姆的话,张草禾总编想了想说点点头。
  “中国古棋的精神的确有不少和直树这盘棋相似。难道说直树的老师是极端主战派?!”
  张曹禾想了想推测道。
  “战”和“围”,一直是围棋中最重要的两个思想。
  围棋中的“围”,往往体现在它的官子上面。所以吴清源先生会说,官子是围棋的一个本质。
  严格来说,无论是“战”还是“围”,都是无法割裂的,它们往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具有不可分割性。
  对于这个问题,到底以谁为主?就这个“主次问题”,千百年来没人能给一个正确答案。
  千百年了,人们一直在这个问题上孜孜以求。到底是以“战”为主,还是以“围”为主,这也让围棋形成了两个很主要的流派。
  一个是“战斗派”,另外一个就是“抠目流”。
  有趣的是,围棋的进步和发展,其实就是在这两个流派中不停碰撞,不停竞争中发展的。正是有这两个最主要的流派,才给世人呈现出各种各样的“棋风”。
  在日本围棋中,应该从秀策算起,“抠目流”成了日本围棋的主流,当然了,日本围棋也有“战斗派”。从丈和到坂田,从坂田到加藤,这些人的棋里面,“力量”的成分都要多一点。
  但总得来说,现代围棋抠目流极多!
  尤其是九十年代中期,李昌镐开始制霸棋坛,从1995年到2005年后,官子技术的被重视更是让抠目流大行其道!
  这群人的主流思想继而又影响了很多人。自然而然,“战斗派”就被忽视了,直到古大力横空出世,战斗派才再次有了新的吹号人!
  今日半泽直树下的棋明显有战斗派的风格。
  明明能用放手决定胜局,他却故意以战斗结束棋局!
  这么做恰恰是在和对手说:来啊,小子,你不认输我要你输得更多,能多赢绝不少赢!
  …………
  …………
  一个小时后,半泽和金忠国面前的棋盘又增加了30多个棋子。
  就在这时,半泽直树下出了最新一手棋!
  在半泽天树家的的电视里,当天树看到弟弟落下了这一枚黑子后。
  半泽天树将自己的后背完全依靠在沙发,闭上了双眼。
  以他的棋力和对围棋的熟悉,他很清楚,弟弟的胜利已彻底尘埃落定!
  或许大部分棋手都还没有看清楚弟弟黑棋的这条大龙死活!
  但天树已看了出来!
  在围棋中寻找“答案”很难,但是用“答案”来反推是否正确却较为容易。
  直树的这步棋称的上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已注定了这金忠国无论如何都杀不死黑棋的大龙!
  “直树赢了!?”
  在半泽天树的不远处,雪之下阳乃试探的问道。
  “看模样你很高兴啊!阳乃,是不是已迫不及待想投怀送抱,让我可爱的弟弟保护你呢。”
  一阵沉默后,半泽天树睁开眼,目光冰冷的看向雪之下阳乃!
  “那是你弟弟,他输棋了难道对你有好处。你们是一家人,不应该互相扶持吗?”
  阳乃反驳道。
  “一家人,一家人当着全世界的人的面说哥哥抢了自己喜欢的人。一家人会不老老实实的打篮球只想着给我添堵!”
  半泽天树的一双眼如鹰隼般狠狠的盯着阳乃,强调道:“因为他我现在可是被不少喷子骂!而且你还看不出来吗,这小子一直想着对付我,不然裴乾为什么帮他!那些中国企业为什么会帮他!”
  “那你们就不能好好相处吗?你们是一家人啊……”
  半泽天树打断道:“请记住,我姓秋元。我的母亲是秋元才加,我和弟弟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我可以允许他依附我,但绝不允许他凌驾我。”
  “你……”
  阳乃的身躯下意识的后退,因为他看到半泽天树忽然又走向了自己,一种极度不妙的危机感袭上心头。
  女孩下意识的想逃但同时又想起她无路可退!
  这座别墅守卫森严,除非半泽天树开口否则一只蚊子都飞不出去!
  “你很敏感啊……”
  天树戏谑的笑着。
  “你想干什么,我都答应你了会为你做事。你不能碰我你答应过的!”
  “呵呵,我……只说过你的纯洁是获得他信任的关键。”
  “而且你不觉得我应该给自己留一点筹码吗?……阳乃,我得在你身上做点什么?让你不能背叛我!”
  “半泽天树,你这疯子!你到底想对我做什么!我不准你做,我不允许!”
  雪之下阳乃身躯颤抖的拿起了茶几上的果盘丢向半泽天树,可半泽天树的敏捷性明显不是常人!
  不知是怎么做到的,那飞向天树的白瓷盘竟是被半泽天树一把捏住!
  “你知道吗?阳乃……除了那里,其实还有一个地方能进入……你的身体。”
  半泽天树的脸上露出狰狞儿而邪魅的笑。
  弟弟今天的表现着实是给了他精神上不小的惊喜,先前专注于看棋,他都差点忘了自己还没做让自身,身心愉悦的事情。
  阳乃听了半泽天树的话,美眸彻底瞪大!明白了后者要对自己做什么,晶莹的泪水夺眶而出。
  “半泽……天树,你敢对我这么做,我……一定会杀了你我发誓!”
  “在你发誓前,我劝你还是不要。因为那代价太大,我和你的视频我会全程记录,如果你想雪之下家成为全日本的笑料,如果你想你的父母能健健康康,如果你想你的妹妹我无忧无虑,我劝你乖乖的!”
  半泽天树冷冷的说着把阳乃逼到了墙角。
  “我不怕你恨我……能被你憎恨是我的荣幸,有些时候恨比爱一个人更让人着迷,不是吗。”
  “阳乃!”
  …………
  …………
  与此同时。
  在上海的那局棋终于接近了尾声,由于对弈时间的限制。
  随着半泽直树将金忠国的大龙一齐逼死,这次的小boss终于低下了他高傲的头颅。
  输了二十多目,全程被压着打,这种棋在下下去已再没有任何必要!
  认输的一刻,金忠国浑身弥漫着绝望的气息泪水落到了棋盘上面。
  他是承载着一个国家的荣誉和尊严上战场的,这下倒好不仅背负了千万民众的寄托,还压上了他的全部前途!
  怎么办,我接下来难道真要跳黄浦江?
  令金忠国没想到的是,胜利者半泽直树对他递出了一张名片,用韩文说:“你下的其实不错,如果韩国方面不愿意原谅你,你大可以来找我,这上面是我的电话,可千万不要放弃围棋。你们的国家太变态,我可以给你保护。”
  “你……”
  不等金忠国搭话,下一刻,对局室的大门被缓缓推开,中日韩三国的各路记者潮水般地涌了进来。
  金忠国本把名片下意识收进自己的裤兜带。
  下一刻,摄像机的闪光灯闪起,闭上眼再睁开,胜利者半泽直树已穿过人群和自己的父亲拥抱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