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打点


小说:诸天盗梦者  作者:爱吃糖虫子
  自元至正十二年八月起,面对着义军接连败退的元,军第一次露出了獠牙。
  先是脱脱亲率大军出征徐州,徐州地处黄河与运河交汇处,当芝麻李等占领徐州后,尽有徐州附近州县。
  红巾军占据此处等于是切断了通过漕运对大都的物资供应。
  所以元庭对之的重视还在刘福通之上。
  九月,脱脱破徐州,与徐州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大屠杀。
  脱脱班师回朝,顺皇帝加其为太师,于徐州为脱脱建生祠,立《徐州平寇碑》,以著其功绩。
  说来也是讽刺!
  这等于是满人扬州十日,嘉定三屠之后,还要在当地建筑碑刻,炫耀武功。
  满人拼命想要洗白,掩盖历史,蒙古人却自以为得意,或许两者王朝的兴衰由此可有对比。
  至于北方红巾首领刘福通,此时他的也有些难受。
  因为一个重要的人物登场了——察罕帖木儿。
  察罕帖木儿身上的传奇性很强,他只是布衣出身,而后做到了大元朝河南行省平章政事。
  巅峰时期执掌大半的元朝兵马,是名副其实的天下兵马大元帅,死后更是追封王爵。
  他和他的养子扩廓帖木儿(汉名王保保),堪称是大元朝后期的天白玉柱,驾海紫金梁。
  父子二人接棒,硬生生的将大元朝拖了十余年,续命十年。
  现如今,布衣举人出身的察罕帖木儿的投笔从戎。
  其率先组织地主武装,纠集当地数百人,号称“义兵”,并与罗山县典吏李思齐组织的地主义兵武装相结合,用计袭破了罗山的红巾军。
  而后其很快得到了元庭以及各地地主的支持,察罕帖木儿手下大军很快滚动到数万人。
  与刘福通所属的红巾作战,接连取得胜利,以至于刘福通不得不从汝宁退守亳州。
  有了察罕帖木儿这个例子,元庭对于各地的地主更加的重视,允许他们合法的拥有武装,抵抗红巾。
  元顺帝和脱脱自以为得意,颇有扶持汉人打压汉人的意味。
  却不想,这番政策完全是脱缰的野马,直接拉开了大元朝各地诸侯割据分裂的局面。
  要知道,那些地主拥有足够的武装力量之后,可不一定会听你大元朝的。
  不过现阶段这一政策确实取得了辉煌的战果,元军联合各地地主武装对北、南、西各部红巾军进行了疯狂的镇压,使各路红巾军被迫转入低潮。
  元至正十三年初,元统治者调集几省军队,对南方红巾军进行围剿,天完政权的图腾彭莹玉战死。
  国都蕲水县城也被攻破,“莲台省”将士四百余人壮烈牺牲。
  徐寿辉率领部队只能实行战略性大转移,同时对军队也进行整顿。
  就在这一南一北,元庭都是取得了辉煌战果的同时,王猛这个淮西之雄还算得上安稳。
  他比势力虽然不如刘福通,但是他经营的更稳,走出来是一步一个脚印。
  就说这淮西的地主力量早就是被他数次清洗,难以撼动他的根基。
  当然,脱脱攻打徐州之后,也不是没有元军前来征讨他,不过在王猛的领军之下皆是败北。
  于此同时,王猛在击败数路元军之后,更是连续攻克盱眙、泗州,扩大战果。
  在其余各地红巾惨遭低潮的时候,王猛的表现极其亮眼。
  “主公,我等还要越过长江吗?”胡惟庸有些激动的说道。
  王猛只是瞥了他一眼,他知道胡惟庸为何激动。
  因为他看到了一个机会,一个趁着刘福通暂时势力颓败的时候,夺取红巾领袖的机会。
  打出这一张牌,王猛就能取代之前刘福通的位置。
  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刘福通这一次战局失利,察罕帖木儿只是诱因,主要的原因还是麾下地主势力的反击。
  正所谓不破不立,等到刘福通重新整顿之后,其势力会再一次达到巅峰。
  进而建立大宋政权,甚至开始北伐!
  不得不说,其实王猛也有些心动,但是一番思量之后,便放弃了。
  他和刘福通走的路不一样,他跟倾向于藏锋。
  王猛摇摇头:“不,依旧南下,北方毕竟是元庭的根据,况且刘福通也不是吃素的,我等之机会还是在江南。”
  “不过倒是需要推迟一段时间,最近风声太紧。”
  “接下来主要训练水军,为攻打集庆做好准备。”
  李善长闻言,心中也是一定,他就怕王猛朝令夕改。
  看着李善长,王猛开口道:“后勤可有压力?”
  李善长顿时保证道:“主公放心。”
  王猛稍稍颔首,然后对着胡惟庸开口道:“大都的那位蒙古老爷那里情况如何?”
  胡惟庸哈哈一笑:“那一位的胃口可不小啊。”
  王猛闻言也是一笑:“不要怕用钱,现在用的钱,日后元庭都会加倍吐出来。”
  没错,自从元庭大破徐州,并且开始扶持各地的地主之后,王猛就意识到一件事,大元朝对于各地的掌控变弱了。
  现在看似威势强盛,但是掌控力却在逐渐下降。
  可以对比,汉末黄巾起义,朝廷启用州牧制度,并且允许各地的豪族招募将士,参与平乱。
  黄巾被朝廷平叛之后,各地诸侯在这个过程之中积累的力量足以割据天下。
  掌控力下降,对于各地的反王的容忍性也提高了许多。
  简简单单的举例,以前对于这个反贼,大元朝很不得赶尽杀绝,但是意识到杀不完之后,又是以招安为主。
  而前些日子,王猛在一群猪队友的衬托之下,显得锋芒毕露。
  为了避免元庭的刻意针对,这时候向上打点一下,就显得很重要了。
  听上去有些不可思议,但这就是事实。
  不同于其余的红巾眼皮子窄,之看得见自己眼前。
  王猛早就是着眼于天下,尤其是大元朝的政治中心——大都。
  尤其是重视元庭内部的政治变革、博弈。
  一个优秀的领导者绝不能只看到自己的一块,一定要看到自己的竞争对手那一块。
  历史告诉我们,取得胜利的关键,不在于你如何的强大,而在于你能不能将你的竞争对手全部干掉。
  削弱对手,就等于是强大自己!
  清军入关够强吗?
  不!
  但是他的对手一个能打的都没有,所以努尔哈赤能取得天下。
  不是有一句话吗?得天下之易,莫过于满清。
  转回话题,大元朝是一个复杂的集体。
  脱脱主张对红巾以镇压为主,但是他只能对于只能代表一派人。
  脱脱也有自己的政治敌人——哈麻。
  而王猛所接触的就是这哈麻,其主张对于各地的反贼,怀柔招安为主。
  而且其魅惑、诱导妥欢帖睦尔淫乐,教元顺帝“演揲儿”法,修行房中之术,经常和元顺帝一起进行多人运动,召开无遮拦大会。
  用后世的话来说,哈麻完全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奸臣小人。
  但是小人好啊,正好能为王猛所用。
  大元朝之奸臣,岂不是吾等之同行者?
  而且根据大都传来的信息汇总,元顺帝就吃哈麻那一套,目前那位脱脱丞相在这一场政治博弈之中处于下风。
  从目前元军面对各路义军,都是要问一问是否投降,接受招安,就可以看出。
  王猛大把银子试下去,自然不是想要被招安,这可是污名,不好洗。
  但是表明态度,让这位政治倾向与王猛利益并不冲突的蒙古老爷,在其中周旋。
  使得大元认为王猛是可以被招安的,不让元庭大军前来攻打,躲避一下目前的风头就足够了。
  至于说元庭当真是令人前来招揽了,王猛不接受也不会明言拒绝,扯皮拖延时间就对了。
  “钱散下去,就要看到效果!”
  “若是没能见到效果,就让大都的人马动手,咱可是记得这位老爷膝下只有一个儿子。”
  “注意风向,若是情况不对就使人绑了这位公子,亮一亮刀子。”
  “当然,最好还是收了钱办事,你好我好,希望这位老爷不要给咱耍心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