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这不比点火好用?


小说:我在神奈川继承神社  作者:献歌
  2016年,4月23号。
  事件结束的两天后。
  神奈川县立深泽高中。
  教师办公室里。
  “哈……你又去打架了?还是说你彻底堕落了?你父亲留下的高利贷,应该已经还清了吧?”
  大马金刀坐着的渡边老师叹了口气,看着北原南风缠着绷带的左手,表情逐渐变得危险。
  北原南风镇定道:“老师,其实我可以解释。”
  “那你说说看,我姑且也听听看。”
  渡边老师双臂抱于胸前,靠着椅背,看着北原南风的脸。
  “洗碗时,不小心割破手了。”
  “哦,然后因为碗破了,你两天都没吃饭,所以没有力气来学校?”
  北原南风惊讶道:“对啊,渡边老师,你怎么开始帮我编了……不是,你怎么那么清楚?”
  “……”
  渡边老师猛吸一口气,额头上的青筋爆了出来。
  她胸口起伏着,而且明显有越想越气的征兆。
  “你口才很好啊。”
  “过奖。”
  “……!”
  “其实是美绪……也就是我那个帮忙还清高利贷的义父的女儿,遇到危险了。”
  眼看大姐姐班主任真的要爆发了,北原南风笑了笑,认真解释了一下:“偶尔也会遇到不是吗?因爱生恨的男同学之类的,对方拿着刀,所以不可避免受了点伤,手上的是刀伤。”
  北原南风抬起左手扬了扬:“然后侧腹也被捅了一下,伤口不深,但挺麻烦的,就休养了两天。”
  听到北原南风的述说。
  渡边老师渐渐平静了下来,她皱着眉头,询问道:“真的?”
  北原南风半真半假道:“我报警了,当时我记得有个警官姓藤木来着,他应该还记得我,你可以求证一下。”
  “……你啊。”
  渡边老师盯着他的眼睛。
  北原南风坦然和她对视着。
  好一会后。
  渡边老师叹了口气,将后半句话说了出来:“你啊……怎么那么倒霉?”
  “我也想问来着。”
  “让我看看。”
  渡边老师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将他的校服下摆掀了起来:“多深……缠了那么多圈绷带,你确定两天就能来上学?”
  “我也有点担心,但医生对天发誓,并赌上自己的前程,信誓旦旦地跟我保证,我一定没事,我相信专业人士的判断。”
  北原南风坦然道。
  至于事实……当然不是这样,他强行要出院的时候,医生就差拿出放弃治疗书让他签了。
  “我发现你不上学半年,口才真的好了不少。”
  渡边老师重新坐了下来。
  “过奖。”
  “不是夸你!”
  “我知道,但人总是会成长的嘛,不能总活在过去。”
  “……也豁达了不少。”
  渡边老师补充了一句,然后往后仰去,重新靠着椅背,接着道:“这是好事,老师也不想看到你变得郁郁寡欢,最后堕落。
  实话说,我真的挺担心几年后,老师在街上遇到你,然后你来抢我包……如果真的发展成这样,我估计就只能亲手送你去天国,让你和你母亲见面了。”
  北原南风:“……?”
  可拍。
  这老师好可怕。
  渡边老师没在意北原南风古怪的神色,她说完那番硬核得不行的关怀话语后,顿了顿,笑道:“不过,既然变豁达了,不如和同学们搞好关系,改变一下自己的风评如何?你这样子,肯定有不少人认为你是去跟不良火拼了吧?谁也不会相信你是为了救自己的义妹受的伤。
  这么长久以往,也不是办法,少年,你要努力啊。”
  “……确实。”
  北原南风看向教师办公室的出口,整个人都丧了起来:“我其实也在苦恼这事。”
  ……
  12点19分。
  距离午休结束,差不多还剩下十分钟时。
  北原南风终于得以脱身,从教师办公室离开。
  其实大部分时间,跟大姐姐聊天还是挺愉快的。
  但大姐姐老师是个性情中人,每次到谈话的末尾,都会把话题拐到结婚那方面去。
  恕北原南风直言。
  跟一个大自己十岁的大龄少女聊婚姻,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因为说是聊,其实就是听她倒苦水,看她玩着花在教育自己学生的空隙,吐槽自己遇到的奇葩男人……
  后半段的谈话,真的是度日如年。
  现在一出教师办公室。
  终于从大龄未婚大姐姐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看到走廊上众多青春可人的JK。
  北原南风立刻觉得神清气爽。
  当然,觉得神清气爽的只有他自己。
  别人看到他,表情就有点微妙了……
  渡边老师没有说错,他左手绑着绷带来学校,在以往‘英勇事迹’的加持下,他的同学,甚至都没往他不小心受伤这个方向去想……
  没过半天,就谣言满天飞了。
  他的风评,真的差到了不能再差的程度。
  你说被人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北原南风还可以忍,但只要自己的视线在某个女性同学身上停留超过三秒钟,对方就要跑开,旁人还要向自己投来看变态的表情这点,北原南风是实在忍不了。
  这已经给他正常的校园生活——特别是看JK这点,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所以他才会说,他也在苦恼着风评这事。
  但苦恼归苦恼,他暂时也没有太好能扭转自己风评的办法……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啪嗒。
  北原南风一边轻轻打着响指,一边无视走廊上同学怪异的目光,回到了自己的教室。
  无论是走廊上的校友。
  还是班级上的同学。
  远远看到高大的他走过来,都会下意识往旁边躲闪。
  北原南风一路畅通无阻地回到教室,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看向窗外。
  右手依旧在下意识打着响指。
  自从前天在夏目美绪的示范下,学会了名为‘点火’,别名叫‘打火机’的术式后,他就经常这么干。
  他想试验一下,这肢体暗示,到底有没有存在的必要。
  和社畜大叔、轻浮青年以及巫女三人打过后。
  北原南风真的觉得,这些动作,实在太明显了。
  而实验的初步结果,截止到目前为止,跟夏目美绪说的稍微有些出入。
  就‘点火’这个术式,对于他来说,肢体暗示并不是必要的,作用并不大。
  就算如此频繁的打响指,他也依旧能区别单纯的打响指和‘点火’。
  夏目美绪看他昨天打了一天的响指。
  却依旧能说点火就点火。
  又蹲在角落,抱着膝盖晾了他十分钟。
  似乎挺受打击的。
  不过北原南风觉得这没什么了不起的。
  手指这玩意又不是下半身……
  动作和脑子分开,并不算难事。
  他其实想尝试一下更具有实用性的术式。
  但奈何他现在还根本不会任何实用性强的术式,就会一个点火。
  而根据美绪的说法,术式因人而异,每个人体内的‘灵’容量也不同,所以由自己构造的术式才是最适合自己的。而他又才刚转化成‘天选’,‘灵’容量可能还不稳定……他也就只能放弃直接跟她学‘燕’的想法。
  而对于自己到底该构筑一个怎么样的术式。
  北原南风没有思绪。
  现在他就在想术式的事。
  但满脑子都是和平制造者、M1911、M2勃朗宁、格洛克17、M16、95式突击步枪啊之类的玩意……
  这些玩意,不比什么点火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