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你放不放手?!


小说:不可名状的塔罗牌  作者:卖萌的坑神
  “放手。”爱丽丝哑着嗓子说着。
  “不放。”亚伦简单地回应,淡淡的血腥味已经迫不及待地从嘴里溜了出来。
  “骗子。”
  “我不是。”
  “为什么要骗我?!”
  “爱丽丝,契约,戴格斯的契约。”
  疯狂挣扎的爱丽丝陡然僵住了,宛若石雕般凝固了。
  她低声呢喃着:“叔叔……”
  叔叔他知道这门婚约是假的,但为什么要瞒着她?
  往日的记忆悉数涌上心头,也直到这时候,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恐怕她才是那个一直被蒙在鼓里的那个人。
  不只是戴格斯,恐怕连艾伦叔叔也知道这件事吧?
  也只有她才会如此天真地相信所谓的婚约,以一种决绝而又悲壮的心态来到这里。
  谁都没有告诉她,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也直到这时候,她才明白叔叔临终前的那段话究竟意味着什么。
  “小爱莉……你要认真回答我,这很重要……”
  “你真的喜欢那小子?抛去家族所谓的婚约……”
  “我很抱歉,也很残忍,但我……必须这么做,回答我,小爱莉,看在我的面子上!”
  那根本就不是她叔叔为了家族荣誉怕她逃跑而设立的契约,相反,在设立契约的那一刻开始,他才是那个背弃了家族荣誉的人!
  这是来自超凡者的契约,是以一位黄金阶超凡者的生命和灵魂为代价,在两位星之塔超凡者见证下所达成的契约。
  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那份原本莫须有的婚约就这么简单而悲壮地变成了事实。
  就算是鸢尾花家族再怎么不愿意,也不得不捏着鼻子承认这件事。
  那象征着一条黄金阶超凡者的人命,这比任何的聘礼和言语都要沉重。
  就算传出去,难道真的会有人相信这原本的婚约只是一个谎言?
  在这一刻,在冥冥之中,爱丽丝仿佛听到了莫名的人声:“抱歉,小爱莉,这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
  她缓缓转身,看着那张在刚才因她的挣扎而再度苍白几分的面容,眼神闪动。
  “爱丽丝·格莱斯顿,你是否愿意嫁亚伦·阿尔伯特作为你的丈夫,与他在神圣的婚约中共同生活,无论是疾病或健康、贫穷或富裕、美貌或失色、顺利或失意,你都愿意爱他、安慰他、尊敬他、保护他,并愿意在你们一生之中对她永远忠心不变”
  亚伦低声地重复着当初的誓词,脸上的表情同样复杂。
  他也直到这时候,才真正明白这誓词的含义。
  这誓词根本就不是用来限制爱丽丝的,这是用来限制他的啊!
  戴格斯清楚这是一桩假婚约,也清楚亚伦根本就不可能知道会有这么一件婚约,更很清楚亚伦的种种表现都在伪装。
  他看在眼里,但并不说破。
  或许亚伦眼馋鸢尾花家族的荣誉、贪恋名号,或许这是一个落魄贵族能够最快重振家族的捷径,或许是……
  但不管怎样,这有什么关系呢?
  戴格斯恐怕早就知道会有类似今天的情况发生,也能想到鸢尾花家族绝对只能会在明面上认下这门婚约。
  到时候,所谓的鸢尾花家族的千金身份,不过是个空壳,实际上根本不可能得到鸢尾花家族的任何帮助。
  这哪是让爱丽丝不要放弃他,而是强迫他不要放弃爱丽丝才对啊!
  “你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爱丽丝的眼神晦涩难明。
  “哪件?”亚伦下意识地反问,但迎接他的只是她带着恼怒的沉默:你猜!!!
  亚伦宁愿再度面对巴尔斯甚至是蠕行之主,都不愿意面对此时的爱丽丝。
  老实说,这时候闭嘴不说话绝对是个错误,但相对说错话来说,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同样,他也知道,要是他敢在这时候沉默,多半爱丽丝就要不顾贵族礼仪当着众人的面爆锤他了。
  亚伦只能老老实实地说着:“我说我刚刚知道,你信么?”
  爱丽丝恶狠狠地剐了亚伦一眼,又看了看还在看热闹的索克隆,咳嗽几声,贴近亚伦耳边低声警告着:“等会再和你说,别跑!”
  说着,她默不作声地退后了数步,站在了亚伦身后,用行动证明着她的态度。
  “看够了没?”亚伦这才重新将视线移到索克隆身上,看着他那副凑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似笑非笑地说着。
  要不是事先爱丽丝和他就有多次深入交流,又加上各种铺垫,要不然今天他和爱丽丝之间的事恐怕就不会这么轻易地结束。
  而这一切都是这个便宜大舅哥带来的……
  “看起来,确实般配啊。”索克隆饶有兴致地继续鼓掌称赞着,眼中满是讥讽,还有些遗憾。
  在他的构想里,最后的结局可不是这样的,少说也能欣赏到两个人反目成仇才对。
  他不惜违抗他父亲的命令,可不就是为了看预料中的画面的?
  “索克隆,如果你没有别的事,就请离开吧,”亚伦冷哼一声,出声警告着:“否则你会后悔的。”
  “哦,后悔?”索克隆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亚伦,“你是说我会后悔?别开玩笑了,你能让我后悔?”说着,他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般哈哈大笑起来。
  你这flag都插起来了,就别怪我动手了……
  亚伦随意地打量了一眼他身后那十几位沉默的骑兵,默不作声地略微估算了一下战力。
  想要击杀这个便宜大舅哥,对他来说恐怕有点难,但在爱丽丝的帮助下,并不是没有机会。
  只是这十几名骑兵显然比索克隆更加棘手,但凡真的动手,放跑了一个骑兵,走漏了消息,其结果多半都是亚伦不愿意接受的。
  好家伙,惹恼了尤格托斯家族也就算了,又平白无故增加了一个潜在敌人月之塔,要是再招惹上爱丽丝的娘家,恐怕他真的要考虑和爱丽丝一起在巴地比拉过日子了。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没有反击的余地,相反,其中可操作的空间远比他想象中的还大。